第241章 章 今非昔比

    那师爷眉开眼笑地接过钱袋,“管事回去,代我们多谢大郎君啊。也只有大郎君知道我们的辛苦,放心吧,这事证据齐全,和颜家一点事儿都不会有。”

    这事,若是有心想找颜家敲竹杠的,或许会为难一下。

    可武知县和颜家,还用敲竹杠吗?再说谁不知道靖王府大公子、成王世子,对颜家的看重。他们谁敢上颜家敲竹杠啊?

    所以,师爷敢打包票,这事跟颜家无关。

    富贵又连连感谢一番,向武知县行礼告退,回东屏村禀告。

    事情至此,证据齐全。

    武知县派人将这消息送到王府田庄,李承允与李承恩商量后,派人快马加鞭回明州送信。这边请金元宗同行,带上王彬,立即启程回明州。

    昨夜来过的秀才们,听说王彬要被带到明州,纷纷来到王府田庄门前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,我等在建昌翘首以待,只望大公子不负建昌学子殷勤厚望,不因芸娘出身卑贱而法外,不因王彬人微言轻而轻看。”一位与王彬交好的秀才,直接拿了一张纸出来,“这是我等连夜代王彬所写的状纸。”

    李承允接过一看,状纸背面的名字,应该都是建昌境内文武秀才,密密麻麻不下百来个。

    这一份状纸,可比一般的万民折分量还重了。

    随着芸娘尸身上有露花香贡品的出现,金元宗此次是必定获罪了。就算他撇清了杀人、撇清了擅用贡品之罪,这一份看管不严之罪,却是板上钉钉逃不掉了。

    金元宗得知这消息后,脸色灰败,他兴冲冲一路南下,还肩负了清点各地府库的皇命,这差事办好了,回京就是大功。

    没想到,莫名其妙就在建昌县折损了。

    李承恩听说芸娘尸身在云昌镇外被发现时,吓了一跳。他明明下令是丢到颜家去,怎么会在这边出现?

    他看着坐在轮椅上,白衣翩翩,在一群书生中,宛如众星拱月的李承允,难道是他的手笔?

    李承允看完状纸,沉声说道,“家父一直告诫我们要不负皇恩、心怀百姓,允虽无官职,此次必定全力,给大家一个交代!”

    此刻,坐在轮椅上的李承允,一反往日温和之态,让人感觉就像是一尊威严的神像,不敢亵渎。

    众位书生们躬身行礼,送李承允登车而去。

    玉秀站在东屏村的石桥头,远远看着这一队车马,走上往西的官道,忍不住冷冷一笑。

    金元宗,今时今日,我不是前世那个无依无靠的颜玉秀!你想算计我,只怕不容易了!

    九娘这几天一直待在东屏村,此时也跟着玉秀身边,看那一群人远去,她看着自家娘子的眼神,有不解,也有敬畏。

    玉秀回到家里,“好了,没事了。你明日就回县城去吧。”

    颜庆江一听玉秀要让九娘走,脸色就垮了,九娘看他张嘴暗暗瞪了一眼,颜庆江张开的嘴巴又闭上,不敢再说。

    玉栋到现在还有些莫名。昨日秀秀让他给同科武生传话,说京里来的钦差欺负王彬一群文人手无缚鸡之力,拉了一群人到王府田庄去助威。

    他考中武秀才后,与同科学子都有交游,加上他为人热心仗义,很快在同科武生中就有了声望。有他传言,马上就有一群人赶去了。

    “秀秀,你昨日让我找那些人去,是为了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不是说了,是怕王彬他们吃亏嘛。”玉秀笑着说。

    知道金元宗和李承恩觊觎自己姐妹和颜家作坊后,她让柳絮打听他们有何异常,芸娘被赎身之事很快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这王彬是一个屡试不第的秀才,家中有几亩田地,父母双亡也没娶妻。他为人正直,性格执拗。屡试不第后,无心仕途。索性混迹青楼为为青楼女子写些曲词歌赋,在青楼里很有几个红粉知己。

    芸娘,刚好是他红粉知己中的一个。

    玉秀得知芸娘被赎身后,又让人去客栈中打听,那些小二们都说钦差大人所住的院落里没有女子声音。

    玉秀就让让柳絮去把百花楼出来的金奴叫来,让她去找王彬求助,就说是芸娘遇害了。

    其他的事,就如王彬所说的,他去客栈打听没有芸娘消息,又捡到芸娘的手帕,帕子上用胭脂写了救命二字。他拿着帕子去脂粉店打听,到了露花香铺子,柳絮告诉他这是自家铺子的贡品,才呈交给京城来的钦差。

    王彬听说之后,认定芸娘是被金元宗害死了,或许是因为芸娘发现金元宗擅动贡品,或者是因为金元宗拿贡品赏赐芸娘,酒醒后怕被人发现……他听说之后就要上县衙为芸娘告状。

    柳絮告诉他,武知县去云昌镇那边的王府田庄了,要告状,何不去王府田庄,当着靖王府大公子的面呢?

    王彬一听有理,跟自己的好友交代一声,言明自己要以秀才之身,状告钦差。颇有几分荆轲刺秦的悲壮,赶往王府田庄。

    他好友不忍见王彬吃亏送死,又找了其他好友商量。不知怎么的,这消息就在五味茶楼里传开了。

    五味茶楼,最不缺的客人就是文人。

    众人议论时,有人对王彬大为赞叹。

    听说京城来的钦差擅用贡品,滥杀人命,王彬不惧强权、义之所在不避生死,让众人大为佩服。

    书生意气,挥斥方遒。

    有人就提出要去王府田庄外请命,声援王彬。

    有人带头,就有人跟随。建昌县内的书生们,不约而同来到王府田庄。这才有了昨夜田庄大门外的一幕。

    原本,这事最大的问题是芸娘生不见人死不见尸。若是靖王高抬贵手,金元宗可能就逃过一劫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,芸娘的尸身,在自家内院发现了。

    这还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。住进新居后,蓝妞一直被关在外院,昨夜玉秀怕出事,将蓝妞放进内院来。

    蓝妞闻到了血腥气,在芸娘埋身处汪汪直叫。那地方是家里不起眼的角落。玉秀看地上泥土还是新盖的痕迹,将家中其他人都打发走,让山青去田庄找小北过来帮忙,她又拿了一盒贡品胭脂做成用过的样子,放到芸娘身上。

    这事只有自己和小北知道,家里其他人都不知蓝妞发现的,是芸娘的尸身。

    [.]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