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2章 章 一举数得

    若金元宗不起歹心,大家相安无事,她甚至都打算为了交好这位钦差,送些银两古玩了。可金元宗竟敢觊觎自己姐妹俩,还想挑唆李承恩动手,那么,就让他吃吃苦头吧。

    “娘子,芸娘到底是谁杀的啊?为何不说是靖王府赎的人啊?”九娘对这有点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谁杀的芸娘?

    当然是李承恩。

    百花楼的人说是靖王府的人丢下银子把人买走了,她就猜到是李承恩

    玉秀听了九娘的问话,低声说,“他在明州的根基,可比金元宗深多了。”

    若是王彬状告的不是金元宗,而是李承恩,只怕,靖王爷会第一个下手将王彬给杀了,将这消息摁死在建昌。

    一心要封为世子的儿子,怎么能染上这种污点?

    看九娘、玉栋几个都还不解,她笑着说,“饭要一口一口吃,事要一点一点做。金元宗倒霉了,李承恩就算没被牵出来,名声也会受损。”

    芸娘,我虽然不能帮你立刻报仇,但是,你不会白死的。在决定下手教训金元宗时,玉秀就想着如何让李承恩倒霉了。

    “姐,我们对金大人这么客气,他为何还要害我们?”玉淑有些不明白。

    以前杨氏要害他们,颜庆洪要害他们,玉淑知道都是因为想拿自己家的钱,可这金元宗为什么要害他们啊?

    “淑儿,木秀于林风必摧之。我们有钱没权,还是几个孩子,对他们这些位高权重的大人来说,我们的钱,就是等着他们拿的无主之物。”玉秀怕吓着玉淑,没说金元宗对自己姐妹俩的龌龊心思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二姐,这就是先生说的怀璧其罪。”玉梁大声说。

    “对,小四说的这意思不错。以后我们防人之心还是不可无。”玉秀点头肯定后,玉梁高兴地笑了。

    有金元宗之事后,玉秀知道,为保平安,在自家没有一定的实力前,以后兄妹四个还是得再低调些。

    “这次幸好有百花楼的姑娘报信,不然,我们可就被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娘子怜惜青楼姐妹,给她们提供退路,这次她们也不会报信。都是娘子结了善缘,才有这善果。”九娘庆幸地说。

    玉秀也觉得庆幸,这次能先下手,是因为百花楼的花娘及时报信。若是等李承恩抛尸之事发作后,再想挽回,可就艰难万分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五味茶楼,大家都爱喝我们家的茶,茶楼里才会聚了那么多文人书生。”玉栋也感慨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次的事,要不是王彬这样的秀才带头,还不会有这么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事情到了明州,就不是玉栋兄妹几个能插手了,他们也只能听个消息。

    过了几日,沈莛上门,一进门就直言要求见玉秀。

    玉栋和玉秀来到厅堂,看沈莛一脸笑容,喜气遮掩不住。

    他一看到玉秀,不由拱手说道,“颜娘子,这次四两拨千斤,借着金元宗一事,竟然让大公子美名远扬。”

    的确,这事谁都没想到。

    李承允带着金元宗等人回到明州后,靖王爷亲自过问,一边将此事具折上报京城,一边责成明州知府审理此案。

    因为已经快到六月底,今年刚好是明州府秋闱之时,各地学子们纷纷赶往府城。

    有学子们听说了此案来龙去脉,纷纷聚到府衙门外旁听。

    金元宗狎妓之事牵扯到李承恩,明州知府没让李承恩上堂,可金元宗一提,就有知道内情的人帮着在堂外给其他人解释。

    一时间,李承恩在文人学子中名声一落千丈,众人提起靖王府二公子,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二公子深夜狎妓、私德不修。

    等李承恩听到这传闻,震怒地想要追查时,悠悠众口,他哪还堵得住啊。

    与他相对的,是王彬当堂感激靖王府大公子李承允谦和正直、与民为善。若不是有大公子的庇护,他一个落拓秀才,怎么告得到堂堂钦差?

    一起一落,李承允这个靖王府的大公子,第一次在明州亮相,得到的是万千赞誉。

    而经由此案,露华香脂粉不再是闺阁女眷才知道的东西,几乎江南的文人书生们都知道了。更有脑子灵活的,听说那两盒呈堂作证的露华香,是颜家的贡品,找人画了那图形出来,一文一张卖给那些想知道贡品长啥样的人。

    露华香瓷盒上,那三个花鸟所写成的“露华香”三字,让人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有爱好书画的文人,也在打听这三个字是谁书写的。

    借着金元宗一案,捧了李承允,打响了露华香的招牌,这事做的,太漂亮了。

    沈莛知道,这事必定是玉秀安排的。他本对玉秀有了忌惮,现在再看,却是敬服了。十一岁的小娘子,居然有这么大的手笔,还有这么大的胆量。

    不要说闺阁女子,就算是他这样的男子,谁敢轻易向钦差动手?

    幸好,颜玉秀也是站在李承允一边的。他们将来在明州乃至江南,这日子必定越来越好过。

    来东屏村前,沈莛已经给自家的管事们下令,以后,一定要看着颜家的生意。

    玉秀知道此事能让李承允得利,却没想到,这事的效果之好,远超自己预计。

    这下,李承恩暂时也想不到找自家麻烦了。只是李承允,如今立于风口,刘氏母子肯定会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。

    沈莛是死心塌地要靠着李承允的,“大郎,娘子,我打算安排些人在茶楼酒肆,将这事再宣扬一下,你们看如何?”

    他这是赶着来和玉栋玉秀商量,要不要趁热打铁,将李承允推得更高些。

    玉栋看向玉秀,对这种人心诡谲,他觉得自己十个脑袋,也比不上自己大妹妹一个。所以,他只管听大妹妹的主意,出力就好。

    玉秀摇头打断了沈莛的高昂兴致,“沈公子,当务之急,还是先看大公子的腿疾才好。”

    沈莛仔细一想,可不是嘛,先给大公子看好腿伤。如今靖王请封世子的表到现在还未批复,到时,李承允行走于人前,名声又好,不是还可争上一争吗?

    沈莛想通之后,不再急着要为李承允传名,而是提起了另一件事。[.]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