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3章 章 合作的前提

    “颜家是不是打算做蜀地云锦的生意?”虽然是疑问,但语气中,却是确定无疑。

    玉秀让赵全生带人去蜀地拉货,这消息并未张扬。沈莛居然知道自家打算做云锦生意,这消息,果然灵通。

    做云锦生意,玉秀反正没想瞒住人,跟沈莛这样消息灵通之人,她索性大方地点头,“是的,因为我家掌柜的说布料生意好,建议做些布料生意。普通布料、丝绸江南寻常可见,只有蜀地云锦,在江南卖得少。”

    沈莛听玉秀说是掌柜建议的,想起颜家所用的女掌柜,要么是过气的青楼女妓,要么是落难妇人。颜家做的是胭脂花粉的女眷生意,用这些妇人做掌柜,生意更好。

    而且,如今这些女掌柜,就是露华香脂粉铺的招牌了。

    “颜娘子可能不知道,蜀地不仅云锦好,还有不少好东西,比如药材等。可因为滕王爷到蜀地后,就在兰江各个码头设了岗,派兵驻守。凡是往来客商,除了持有指定官凭的,其余的都要层层检查。这一路下来,原本水路走半月,可能要走上一个多月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路下来,检查的官兵还要收船税,原本十文的东西,等出了蜀中,成本就要百文了。”

    滕王这么做,既控制了兰江水路,又能增加财税。多年下来,这可是一笔巨资。而且,因为他所收的船税不是朝廷所管,也不需上缴朝廷。

    难怪国库空虚,滕王府却是越来越有钱了。

    玉秀到底刚做生意,这些事情并不知道,听沈莛如此熟悉,不由问道,“那蜀地的生意不是不能做了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不能做,蜀地多山,山势险峻。陆路上,滕王也只能派人守住几个官道。运货不多的客商都会找向导带路,翻山回来。”

    山道险峻,就不能跑马车,运送东西也有限。

    沈莛告诉自己这些,是想做什么?

    “沈公子,您也知道,我们兄妹初做生意,很多事都不懂,尤其是这跑货运货的事,我们也就只知道明州境内如何做。沈公子见多识广,若肯指教一二,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玉秀这态度很光棍,颇有任沈莛开价的意思。

    沈莛是想与颜家兄妹交好,可不是想结仇的,当然不会漫天要价,“我家在蜀中云都府有买卖,那掌柜的和滕王一位爱妾的哥哥相熟,所以我们家的商船往来,都是拿了官凭走水路的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若是想要进蜀地云锦,我家的商队倒可帮忙。”

    云都,是滕王府所在,也是蜀中的首府。

    玉秀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沈家搭上滕王爱妾的哥哥这条线,必定费了不少心力。沈莛就这么告诉自己,是信任,可也是亮了一张好牌。他表明沈家有这资源和能力做事。

    沈家商队运送的货物,从来都是只供自家铺子使用,不帮别人运货的。沈莛这么大方地要帮自己运货,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沈莛摸了摸自己的八字胡,任凭玉秀打量,一副坦荡的样子。

    玉秀看了玉栋一眼,兄妹俩心意相通,玉栋接口道,“沈公子,沈家商队能帮忙,我们自然感激不尽。可是,所谓无功不受禄,我们若是占了便宜,心中反而不安。不知我们兄妹在什么地方能略尽绵力?”

    沈莛听玉栋说出这些话,倒是刮目相看。看来颜大郎与生意人打交道多了,心智上也不再是一味敦厚,会揣测人心了。

    “大郎真是痛快人。自从蜀中商船可运货后,上岸码头有些不便。听说砚山那边,靠近兰江的一片田地,是被大郎买了?”

    沈莛一说这个,玉秀终于明白他想要什么了。

    砚山那片田地,靠近兰江,又是通往南北官道的要处。田地贫瘠不利耕种,位置却是绝佳。

    她去砚山看过后,让颜锦鹏将那一片田地尽可能多买点。她打算就在兰江那里做个货船码头,货物上岸后,可直接运送南北。

    如今因为滕王在兰江上游拦截管辖,兰江货运并不繁荣。一旦上游放开后呢?

    蜀地有云锦、织染等物,还有各种药材、花椒香料等,到时,通过兰江,蜀地的东西会运出来,而南北货物也可运往蜀地。

    到时,人来人往,那一片必定会成为繁华之地。

    沈莛也是看上了那处绝佳的位置,想要分一杯羹了。

    这么说来,前世沈莛买下砚山那一带,是看中那处位于交通要道,而不是为了玉矿了。这还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,最后他凭着那玉矿成了首富,还得了朝廷嘉奖。

    “那片地方,地势极佳。我们买下后,打算以后做安身立命之所呢。沈公子,您觉得那里如何?”

    沈莛看了玉秀一眼,这颜娘子一下就将那片地方的价值挑明了,还说了是颜家打算做安身立命的地方,那自己想要田地是不用提了。

    “若是在那里建个码头,必定是好的。到时我沈家商队运货,也可从那上岸。”

    玉秀拉了拉玉栋,悄声问道,“哥,码头那里开出来后,我们让沈家占二成干股,可好?”

    玉栋点头答应,将玉秀的主意说了。

    沈莛略一盘算,对此还算满意。这码头的二成干股,以后可是财源滚滚。

    码头也未建立,自然也不会定文书,这事,就是一个君子协议。

    沈莛谈好了这事,又说了些闲话后,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玉栋送客到门口,转回来,玉秀高兴地拖着他笑,“哥,沈公子找我们合作呢,沈公子找我们合作呢!”

    玉栋吓了一跳,好像从去年开始,大妹妹一直是沉稳的样子,难得看她如此情绪外露的样子。

    也难怪玉秀高兴。在她记忆里,前世,沈莛可是江南首富。

    他做生意眼光独到,手法老练狠辣。他看中的生意,可没什么合作之说,只有千方百计夺取。

    如今,他找上门来找自家兄妹合作。

    前世的记忆太鲜明,这么一对比,玉秀难得露了孩子气的一面。

    原来自己还挺有商才的,玉秀美滋滋地想着,“哥,忙活了这么多天,今晚我下厨做饭,得好好吃一顿。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