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4章 章 同桌而食

    这一晚,玉秀下厨做了几个菜,反正没有外人,直接五个人就在玉秀和玉淑的院子里摆饭。

    自从买了仆妇后,家里厨房饭菜都是山青媳妇做的。她手艺不错,南北风味都会做,还有几道拿手菜,比如盐水鸭、水晶蹄髈等。

    可今日玉秀高兴,一定要下厨做几道菜。她长于做小点心,还有一些精细菜肴。

    两人在灶上忙活一番,很快就做出来几个大菜。

    六月正是吃苦瓜、茄子的时候,玉秀做了道苦瓜炒鸡蛋,又拌了一道蒜末茄子。这两样都是消暑菜肴,清凉解毒,夏日吃的最多。

    圆桌摆上,颜庆江一定要拉九娘也坐下吃饭。玉栋和玉秀几个当然不会驳小叔的面子。

    九娘坐上桌后,端起碗小口地吃着,眼神一会儿就看向颜庆江去。

    颜庆江吃饭,一向是无肉不欢的,山青媳妇做的水晶蹄膀,就数他和玉梁吃的多,叔侄俩一人一块啃得飞快。

    玉秀看玉梁啃完一块蹄髈,夹起一筷子苦瓜放到玉梁碗里,“小四,吃点苦瓜,解暑。”

    玉梁不挑食,拿手巾擦擦手后,拿起筷子,就着苦瓜开始扒饭。

    一张大圆桌,苦瓜炒蛋离颜庆江最远。

    九娘看玉栋几个吃着,都没人帮颜庆江夹菜,伸手夹了一筷子放颜庆江碗里。

    颜庆江一愣,看看碗里碧油油的苦瓜,再看看转开眼睛假装吃得认真的九娘,高兴地和玉梁一样,也拿起筷子扒饭。

    九娘看他连油手都没擦,不由急了,“嗳,你倒是擦擦手啊。”

    颜庆江从善如流地放下碗,抓起手巾抹了几下手和嘴,然后,再端起饭碗往嘴里扒饭,那速度,生怕有人和他抢一样。

    九娘看颜庆江吃的那么欢,又给他夹了一筷子苦瓜,颜庆江乐了,吃完碗里的,就眼巴巴看着九娘,等她给夹。

    这么夹了几次,一盘子苦瓜,被她夹了一大半,九娘不好意思了,低声说了句“别的也吃”,就不帮颜庆江夹菜,自己低头猛吃了。

    颜庆江看九娘光吃白饭,夹起一块蹄髈肉就放九娘碗里,九娘一笑,小口小口地咬着肉,吃完了一碗饭。

    玉栋和玉秀几个都看到了,四个人挤眉弄眼,只当没看到。

    等饭快吃完,九娘看还有一点苦瓜,又夹给颜庆江。

    玉梁看颜庆江嘴里吃进一半苦瓜,惊讶地说,“小叔,你不是从不吃苦瓜的吗?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,我爱吃,爱吃!”颜庆江连忙将剩下的苦瓜塞进嘴里,一副吃得很香甜的样子,两颊一下撑起来,跟猪头一样。

    玉淑正喝汤,看他这样,没撑住,一口汤呛到,忍不住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玉梁看看颜庆江,再看看九娘,促狭地拖长了声音“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九娘在这声哦里,脸上渐渐染上红晕,最后,成了火红火红的一片。

    玉秀看到她那胀红的脸,一副着急关切的语气,“九娘,你是不是中暑啦?脸怎么红成这样?”

    “姐,九娘不是中暑,是热的。那蹄髈太烫,热了。”玉淑咳嗽完,接口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九娘在青楼待了十几年,以为自己早忘了羞涩为何物,却在他们几个的眼光里,感觉自己脸更热了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颜庆江是不吃苦瓜的,自己夹了那筷子,看他吃那么快,还以为他爱吃呢。

    自己也真是,以两位郎君和娘子对二老爷的关爱,哪可能将二老爷爱吃的菜放那么远。二老爷面前,放着水晶蹄髈、放着红烧鸭块,还有蒜末茄子,二老爷自己夹这几样夹得最多。

    她听着玉秀和玉淑一搭一档的话,再看颜庆江还真急切地看着自己,好像只要自己真是中暑,他就要马上冲过来的样子,“大娘子真是……二娘子跟着大娘子也学坏了。”她不由嗔怪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跟着我就是学坏了啊……”玉秀拖长声音,“小叔,那让九娘去明州吧,免得跟我学坏了,你说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好,不好!”颜庆江可不管玉秀笑不笑,急切地摆手,“太远了,看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颜庆江这话太实在,一时间玉栋几个都撑不住地笑。

    九娘嗔怪地想瞪他一眼,心里却甜丝丝地,那瞪人的眼神,怎么看都是泛着甜意。

    颜庆江只觉得九娘这是赞同自己刚才说的话,大声说,“你们看,九娘也这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——”玉梁和玉淑又大声哦了一声。

    九娘匆匆说了句“我吃饱了”,放下碗筷就要出门。

    玉秀放下碗,说了一句“你们吃着,我去看看”,追着九娘出去。

    颜庆江也想跟出去,玉栋一把拉住他,“小叔,秀秀帮你问话呢,你去干什么?”

    颜庆江被拉住,他也不明白玉栋说的问话是什么意思,反正秀秀不会害自己,就坐回凳子上。可那副抓耳挠腮的着急样,跟凳子上长了刺似的。

    九娘跑出屋子,走到院子前的杨梅树下,不知该往哪里走好,就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玉秀走出来,看九娘站在杨梅树下发呆,慢慢走了过去,“九娘……”

    九娘看到是玉秀,讷讷喊了一声“大娘子”,不知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杨梅树下,跟老宅时一样,还是放着石板桌。

    这块石板,是老宅重建时,玉栋几个特意留下来,就为了等房子建好后,再跟从前一样,放到杨梅树下。

    现在,石板桌边,多了几张圆石凳。

    玉秀走到一张石凳前坐下,“九娘,坐吧。”

    九娘走到玉秀边上,依言坐到玉秀边上的石凳上,等玉秀开口。

    “这杨梅树,是我爹亲手种的。这石板桌,也是我爹娘亲手安置的。”玉秀看看那越发高大的杨梅树,慢慢地说道。

    九娘来到颜家后,自然也知晓了玉栋兄妹四个的事,“老爷和夫人,都是好人,而且,也很恩爱。”

    玉秀一笑,“我不知道爹和娘是否恩爱,只是,我爹对我娘,的确是很好的,什么都帮娘想着,家中万事都不让我娘操心。”[.]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