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7章 章 滕王客卿

    玉栋听周明谈起军中的事情,不由好奇地问道,“那北地不产粮食吗?”他生长于江南,从没去过北地。

    “今年北地有几处受灾,粮食也少。南方一般是秋粮入库。圣上下令从南方调粮,我就到明州这边来催粮押送了。”

    周明说得轻描淡写,玉秀却听出来其中诸多艰难。

    北地像靠近蜀中的青州一带,都是盛产粮食的,难道都没有余粮?

    从南方运粮,为何要周明亲自来,他是不放心别人吗?

    若是青州一带要屯粮,那必定是朝廷防着这边有战事,难道滕王已经开始伸手了?

    玉秀想了想,跟周明说道,“教我哥练武的洪师傅,他今年,被滕王的人请去了蜀中。我们跟别人都说洪师傅是出远门去了。”

    洪师傅?

    周明知道玉栋的师傅叫洪天锡,“他什么时候去蜀中的?”

    “四月就走了。如今应该到蜀中了。洪师傅的身份我们也没问。”

    玉秀相信,周明不会出卖洪天锡的。她说了洪天锡的事,也是想着若是滕王起兵,周明能有个数。

    周明脸色有些郑重,“如今有传言说,前朝的西南将军洪典,被滕王请出山了,如今是滕王府的客卿。洪典是先皇时的大将,打仗勇猛,在平定西南蛮夷时立了大功。后来,还在盛年时,他就执意告老还乡。”

    “我父亲还惋惜,说洪将军是员猛将,就是折损在朝中争斗上了。”

    洪典?

    洪天锡?

    玉栋着急地问,“那位洪将军真的在滕王府?他会不会有事?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滕王府客卿,滕王必定是待为上宾的。”只是,若是滕王起兵战败……

    玉秀刚才说对外只说洪天锡出远门了,她是想为洪天锡留一条退路吧?若滕王战败,她还想让洪天锡回到云昌镇回到东屏村来,好好过日子?

    周明有些感慨,终不忍说出其他扫兴的话。

    洪天锡既然被滕王请出山,那滕王起兵,洪天锡必定是领军的大将。若滕王战败,洪天锡就是附逆首恶,哪还可能回到云昌镇来?

    “圣上给滕王下了诏书,想要招滕王的几个儿子到京城去。滕王接旨后,迟迟没有成行。滕王说是因春汛兰江水涨无法行船,恳请延迟些日子。”

    周明又将近日朝廷中各位大人们对此事的奏对,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武帝打着选储的名义,要招滕王的几个儿子到京城去。滕王若是心中无私,自然会尽快安排儿子们赶赴京城。

    如今,接旨后却迟迟没有成行,这不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?

    玉秀想起前世,前世确实立了滕王的幼子为储,今世,这些都要改变了吗?

    周明看她凝眉沉思,连忙轻松地说道,“明州不是蜀中往京城的必经之地,没什么事。若真有战事,你们待在这儿也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战事若真起了,滕王必定是要率领大军直上攻取京城。可是,明州的砚山就在兰江边,到时,兵祸还是会波及的。

    “周世子,能不能……给那位洪将军捎话?”玉栋想起在滕王府中的师傅,若是能给他送信,是不是就能将师傅劝回家来?

    周明摇了摇头,“滕王府里看守森严,不是一般人能伸进手的。”

    玉秀听了哥哥的话,却想起一个人,或许可以让沈莛在云都的管事试试?这事到底风险太大,她还得从长计议。

    几人说了几句话后,看天色渐深,洛平有些着急。他们还得赶回明州去,看着粮草装车,尽快赶回北地去呢。

    为什么每次都要他做这吃力不讨好的人?

    洛平心里哀嚎了两声,身为尽责的下属,还是提醒道,“爷,天晚了……我们还得赶回明州去。”

    周明唔了一声,看看玉秀再看看玉栋,就是不起身。

    玉栋却也马上警惕起来,想到这可是翻墙来见自己大妹妹的人,也坐着不动。他觉得,自己若是起身走了,秀秀就会被这登徒子给抢走了。

    忠厚的玉栋,以往提起周明都会敬仰不已,事关妹妹的所有权,他立即将周明定为登徒子了。

    玉秀看着两边僵持着,想让周明走,可看周明眼巴巴看着自己。一想到他一路从明州赶过来,连话都没说几句又要连夜赶回去,不由有些心软,“那个……哥,我先送周世子出去吧?”

    玉秀说着站起来,周明马上眉开眼笑地起身。

    玉栋看他们走的方向,“秀秀,大门在另一边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们从墙头走就行。”周明非常轻快地答道,“免得还吵醒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敢情这是爬墙爬上瘾啦?玉栋瞪了他一眼,看自家妹妹有些恳求的眼神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玉秀领着周明回到那边的院墙,洛平非常识相地跳上墙头,看着墙外的风景。

    周明从怀里又掏出一个锦盒,“这是我在北地得到的,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玉秀接过那锦盒,比上次的小巧,可盒子上还是挂着一把锁,不由好笑,“钥匙呢?”

    “钥匙?哦,那个,我忘在北地了。等下次,再给你送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还说是来送钥匙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来送钥匙的,到你家才发现,我忘带了。”周明非常“磊落”地说,“等以后一起给你。”

    明知他说的是假话,玉秀能怎么办?难道还去搜身不成?

    “若是滕王起兵,会是让谁平叛啊?”她转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我父亲估摸着,若是北地战事已定,可能会让我来领兵平叛。若是战事未定,那应该是就近的守军中抽一个将领吧。”对这局势,周明和成王讨论过很多次,自然不会瞒着玉秀。

    这和玉秀想的差不多。

    说完这个,两人一时无话,相对而立,却谁都不提走的事了。

    知道洛平忍不住咳嗽了一声,两人才像惊醒一样。

    “那个,我走了。你别怕,我安排了两个人给你们当侍卫,最迟后天就能到了。”

    李承恩能轻易将死人丢进颜家内院,就是颜家守卫太弱的缘故。周明一路上深思之后,选了两个侍卫,安排他们过来。只是,他自己一路是快马加鞭,倒赶在那两人前头到颜家了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