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9章 章 热闹婚礼

    按理新娘得亲手做件嫁衣的,可他们这日子选得紧,嫁衣是来不及亲手做了。颜庆江和九娘也都不愿意将日子往后挪,玉秀就让人在县城的绣楼找绣娘给做了一件。九娘自己在家里绣了枕套等物。

    为了九娘面上好看,玉秀为她准备了五抬嫁妆。九娘做了露华香铺子掌柜后,月钱不少,她想拿银子,玉秀玩笑地让她留着做私房。

    庄户人家嫁女,陪嫁的东西都是家常过日子用的,箱柜橱床、桌椅板凳等家具、被褥衣料等。少的可能就一人一包袱嫁了,多的也就七八抬嫁妆,再好的如韩氏当年嫁给颜锦鹏还陪嫁了几亩田地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九娘是卖身投靠在颜家。

    颜家兄妹给准备了五抬嫁妆,既不会让九娘没面子,也不会太张扬让人说闲话。

    自然,现在也有人说闲话,就有人说九娘是看上了颜家的富贵,连嫁个傻子都愿意。也有人看她平时都梳着妇人发髻,以为她是寡妇二嫁,觉得二嫁还嫁得如此高调。对这些闲言碎语,九娘只是付之一笑。

    六月二十六,玉秀就在云昌镇的客如云客栈包下了几间上房,九娘就在这边发嫁。

    柳絮、金奴等人作为女方傧相,红婶一早赶到客栈去,陪着新娘子从镇上上花轿回来。

    颜家这边,颜庆江的新郎官礼服早就准备好了,他一身大红衣裳,几次走到大门口张望,也不管别人的取笑。

    等到金满堂笑着说“吉时到了,迎亲去喽”,颜庆江哧溜一下就骑上了为新郎官准备的马。

    在东屏村,新郎官迎亲,大部分走着去的,少数几个骑驴的,骑马可是稀罕事。毕竟马可不是寻常庄户人家能养得起的。

    颜庆江这匹马,是洪天锡留给玉栋的那匹枣红马。他一直嚷嚷着新郎官要骑马,玉栋不愿意让他扫兴,教了他几天。

    只要马不跑,颜庆江这么骑着还是挺有模有样的。玉栋又让阿胜和钟有行跟着颜庆江,护在马两边,万一马惊了有他们两个在,也不怕颜庆江有事。

    颜家大门前,迎亲的乐队早就等着了,金满堂一挥手说走,锣鼓锁拿喇叭就响起来。

    颜庆江骑在高头大马上,左右张望,好不神气。他长相本就不错,在玉秀着意打扮下,更是风度翩翩。

    颜锦鹏和韩氏带着颜林和颜慧从砚山回来,一家人帮着玉栋和玉秀张罗。

    知道消息的武举人等几家人家,早就让家中管事送来贺礼。因为是颜庆江娶亲,玉栋和玉秀没有多请外面的客人,主要就请了东屏村的人。

    男客女客各开了十桌,依然请了五味酒楼的厨子和伙计来帮忙。颜锦鹏帮着玉栋在前院招呼,白金福和金满堂的大儿子做了喊客的傧相。

    喊客,就是在酒席开之前,按着主人家的单子去请客人入席。一个村里的,按照送礼多少,会有一人入席还是全家入席的区别。那些全家入席的,为了不给主人家添麻烦,往往都会在自家等着,等喊客的上门通知后,再到主家入席。

    韩氏和荣嫂是迎亲发糖的。等新娘子进门时,还得撒糖添个热闹。

    玉淑和玉梁这次清闲了,两人就管招呼各家孩子,玉梁还帮忙前后院递话啥的。他带着随砚,跑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到了巳时末,就有人奔过来通知,“快点快点,新娘子快到啦,新娘子快到啦。”

    富贵连忙在家门口一左一右铺了两串一千响的挂鞭,很快喜乐声传来,颜庆江胸前戴着大红花穿着一身红衣,一马当先而来。他身后是一顶四人抬着的大红花轿,轿夫们促狭,正在颠轿讨喜钱。

    颠轿,是轿夫们在迎亲时常用的讨喜钱的法子。新娘子坐在轿子里,轿夫们故意将轿子起起落落地颠动,新娘子坐得难受,为了让轿夫们抬好点,边上的喜娘自然赶紧给红封。

    玉秀早就给红婶准备了几十个红封,预备着这种情况。红婶一看轿子开始颠了,笑着一人塞了一个,轿子总算又平稳下来。

    村子里的孩子们,也凑热闹。白延郎带头,一群孩子们跟着他,在河堤路上拦轿。

    金满堂笑着让抬喜糖的抓了几大把喜糖丢出去,孩子们一下作鸟兽散了。白延郎直跺脚,这还没讨到红包呢。

    可惜没人睬他,对铁蛋这样的孩子们来说,糖可比红包重要多了。

    阿胜机灵地上前给了白延郎一个红包,终于,这路也清了。

    在颜家大门前看热闹的直发嘘声,觉得白延郎这一群拦轿的太弱,居然没多少时间就过了。

    很快,一群人到了颜家大门口。

    大门口处,放了火盆等物,颜庆江下马,接过一根红绸,另一头九娘拉着从轿中出来。

    “新娘子进门啦!”富贵响亮地喊了一声,两边的鞭炮开始放起来,震耳欲聋声中,九娘跨过火盆,走进了颜家大门。

    玉栋、玉秀、玉淑和玉梁都站在大门口看着,等九娘跨过火盆,再跨过马鞍,沿着院子里的石板路,走到厅堂。

    颜家没有长辈了,厅堂上就放了颜家列祖牌位,充当高堂。

    颜庆江和九娘在“一拜天地!二拜高堂!夫妻对拜!”三声吆喝里,分别由金满堂和红婶引导着跪拜磕头,最后一声“礼成,送入洞房”,颜庆江就牵着九娘走到准备好的喜房中。

    红婶一进屋,笑着问,“这床有没有被滚床童子滚过啊?”

    喜房中的新婚大床,必须让童子滚一下,寓意招子的意思。昨晚玉秀就让玉梁在这大床上好好地滚了几遍。

    “滚过了,小四昨晚滚了好几遍。”玉淑在边上说。

    玉梁在边上听了,脸上不好意思地红起来,嘴里嘟囔着不知说什么,众人也都笑起来。

    红婶看他那不好意思的样子,“回头你小叔生了大胖儿子,让你叔和婶儿好好谢你。”

    玉梁喊了一声“我去前院帮忙”,掉头就跑了。

    颜庆江将九娘送入喜房后,金满堂带着他出去敬酒了。

    [.]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