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0章 章 建昌来人

    在喜房里,摆了一桌酒菜,坐着玉淑、慧娘、英娘等几个未婚的小娘子。

    慧娘自从在砚山住着后,胆子比以前大,人前也敢说话也会说话了,还能帮着玉淑招呼客人。

    新房里这桌酒菜,是特意给新娘子备的。

    陪坐的必须是男方这边未婚的小娘子。这也算是体贴新娘子刚到夫家、心情紧张。让未婚小娘子们陪着说话,能缓解心情吧。

    而能被请到新娘桌坐陪客,是属于男方家比较有脸面的客人了。

    东屏村年纪和玉淑玉秀相当、平日关系又好的,也不过七八个,今日都安排在这一桌。

    郑氏、柳絮、金奴等人都没踏入新房,在后院帮着玉秀招呼客人。

    她们都梳着已婚的妇人发髻,当然不能坐到新娘桌来陪吃了。

    很快,就有吆喝声喊着开席,前院后院喝酒猜拳,一片热闹声。

    等一顿即系吃完,天色也黑了,大家陆续告辞离去。有几个促狭想要闹洞房的,都被郑氏、柳絮等人给劝走了。

    等送完客,家里又让人将剩下的菜烧了四桌。一桌酒菜送到新房去,让颜庆江和九娘两个慢慢吃。

    其他的三桌,都摆在堂屋,洪伯陪着钱昌等人坐一桌,玉栋四个坐了一桌,郑氏等人坐了一桌,热热闹闹吃一顿。

    颜庆江成亲的喜事,府中上上下下散过一次赏钱,每人做了一身新衣,今日忙完又都各有赏赐,所以,每个人都笑得开怀。

    玉秀笑着跟郑氏、柳絮等人说,“九娘做了我的小婶子,以后你们看中什么人,都跟我说。回头我一个个给你陪送嫁妆,风风光光地嫁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别人我不管,大娘子,我可是打算给您做陪房的。”柳絮脆声应道。

    郑氏几个都跟着说是,几个人说得好像玉秀马上要嫁了,倒是让玉秀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这几日忙着成亲的事,大家也都累了。吃完饭收拾好,各自歇息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柳絮等几个掌柜就各自赶回店铺去。玉栋和玉秀一早起来,带人将家中牌位请到堂屋,准备了香案等物。颜庆江和九娘起床后,也穿戴好过来了。

    颜庆江换下那身大红衣裳,穿了一件枣红色外袍,发髻梳得整整齐齐,扎着深色头巾,一丝碎发都没落。脚上一双黑色薄底鞋,干净利落。

    九娘自己还是穿着一身红色衣裳,略施脂粉。和往日一样梳着妇人发髻,可今日这发髻因为戴了几朵压鬓珠花,鲜活多了。

    玉梁正在堂屋屋檐下张望,看颜庆江这么一身打扮过来,“小叔,你这一身真好看!”

    “是九娘帮我挑的,好看吧?”颜庆江被夸奖得还转了一圈,展示给玉梁看。

    玉栋和玉秀还有玉淑听到声音,转身就看到颜庆江双手平举着转了两圈,都笑起来,“小叔,好看,婶娘的眼光真好。”

    九娘嗔怪地看了颜庆江一眼,嘟囔了一句“别胡说”,赶上几步走到堂屋,“郎君,大娘子,你们在忙什么?我来……”

    玉秀听她还叫郎君娘子,笑了,“婶娘,按着辈分,你现在叫我们名字就好啦。”

    九娘犹豫了一下,才低声喊了一声“秀秀”,玉秀大声应了一声。玉淑走过来给九娘行福礼,九娘不等玉淑屈膝就扶住了。

    新婚第一日,应该是认亲礼。没过多久,颜锦鹏、韩氏一家人也来了。

    颜家这几个人,按辈分就是颜庆江最长。他和九娘给桌上的牌位行礼,算是认了祖宗后,转身,接受其他晚辈们的行礼。

    九娘自然要给见面礼。

    颜锦鹏和韩氏上前叫婶娘,九娘给两人每人一个荷包,里面显然装了银裸子。

    然后是玉栋兄妹四个上前,再是颜林和颜慧。

    九娘显然赶做了这些荷包,所以每个荷包的针脚看着还挺新。她那针线活不如玉秀和玉淑,只是针脚细致,看着就是用心的。

    一家人认亲后摆上早饭,颜锦鹏一家吃完,就要赶回砚山去。

    如今砚山那边的田庄已经开工了。颜锦鹏不盯着不放心。他又拿出地契交给玉秀,在砚山靠近兰江那边,又买了两百亩田地,“那边虽然靠近江边,可土质也不好,这些田地,都很便宜。”

    玉秀看看田契的价格,两百亩田地,只要四百多两银子,想起周明那挨宰的一万八千两,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

    她收好地契后,又嘱咐颜锦鹏将那一带转悠一下,看看那里能做停船码头。

    颜锦鹏一一记下,套上马车,带上韩氏等人就走了。在砚山待惯后,再回到东屏村,想起颜庆洪和颜锦程的闲言碎语,他们一刻也不想多待。

    九娘做为新嫁娘,这三天是待在家里哪里也不去的。她在家里也熟悉,不离开家门,就跟着郑氏去作坊帮忙,颜庆江如今是一刻不离地跟在九娘身后,活像一条小尾巴。

    玉梁几日没读书,唐赫章没和李承允一起去明州,这几日还在王府田庄,钱昌就送玉梁去读书。

    玉秀和玉淑两个商量着,给玉栋准备去明州赶赴秋闱的行礼。

    这次去明州赶考,住宿是不用担心。沈莛一早就传话说在明州的食宿会帮忙安排,玉秀也早就派人去明州打点了。他们家如今在明州还没有开出铺子,原本想要在明州买套宅院,后来事情一桩接一桩,这事情也还耽搁着。

    趁着这次玉栋到明州,玉秀打算派个管事的过去,在那边买宅院和铺子。玉栋考完之后要在明州等着放榜,刚好可以在那边做主,将买宅院的事和开铺子的事一起办了。

    这次秋闱若是高中,玉栋就是武举人了,能直接授官。玉秀不希望玉栋太早做官,只希望他考出武举人后先在家待两年,三年后就能进京去考个武进士。

    玉栋自己倒没想这么多,他觉得自己考中的机会不大。只是看两个妹妹在那盘算,不忍心说出来泼她们冷水。

    三人正在收拾着,洪伯进来禀告,说柳絮派伙计来了。

    上午柳絮才回到建昌,下午怎么又派伙计来了?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