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1章 章 赵全生的消息

    柳絮派那个伙计来,是告知玉秀赵全生从蜀中回来了,到店铺来求见。

    赵全生原本说不到两月就能从蜀中运回云锦,如今已经过了两个多月。沈莛说蜀中诸多管制,看来是真的。

    玉秀跟玉栋提过赵全生的事,听说他回来了,幸好玉栋还没去府城,自然是要见一见的。

    她让伙计回去,让柳絮与赵全生约了第二日在县城见他。

    第二日,玉栋和玉秀在县城的五味酒楼雅间中见了赵全生。

    这间雅间是有内外隔间的,玉秀就待在内间,玉栋带着阿胜,在外间见了赵全生和他两个兄弟。

    从内间的窗棱中看出去,玉秀发现和上次相见比,赵全生胡子拉碴,显得邋遢不少。显然是从蜀中一路回来,还没好好拾掇过。

    赵全生一看这次是颜大郎见自己,倒是比上次恭敬几分。玉栋的武秀才身份,让他不敢小视。

    玉栋请赵全生坐下,对他一路辛苦奔波多有慰问。

    赵全生不好意思地说,“大郎君这么客气,实在是让赵某惭愧。上次在大娘子面前夸下海口,什么不到两月就能回还,结果到如今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云锦的价格也被人抬高了,蜀中兰江水路管得更严了,只运回来区区十匹。”

    赵全生越说越惭愧,兰江水路被官府把持管制,他是知道的。可没想到,今年去发现,沿途岗哨更多,查得更严了。

    “赵爷勿用自责,我们也听说兰江沿路都有官府设卡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本设卡,大商船查得少些。我们这次去搭了一艘大商船,没想到这一路还是查,后来想弃船走陆路。结果在中间被拦路上不许走动。也不知哪里来的北蛮,从兰江到云都,沿途那些官兵护送,结果把我们拦路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北蛮?”玉栋脱口疑问地问道,“蜀中也有蛮夷,赵爷怎么知道就是北蛮?”

    蜀中有西南蛮夷,也是异族装扮,西南蛮夷到云都,沿途官兵护送的话,也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“赵某以前也从北边走货过,北蛮人长相还是知道的。再说,那几个北蛮人,虽然身材不高大,可那走路的步子,跟我们这种常年走路的就不一样。那罗圈腿、内八字,一看就是常年骑马的。”

    赵全生很自信地说,“我们先被严令坐船上不许下来,等了好几日,直到那几个北蛮经过了,才准许上岸。被这前前后后,少说也耽搁了十来天功夫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怪不得赵爷,蜀中难走……”

    坐在内间的玉秀,听赵全生说在兰江遇上北蛮,心中警铃大作。北蛮人到蜀中,而且沿路有官兵护送,那肯定是滕王下令的。

    北蛮和滕王有勾结!

    玉秀想到这里,再想到前世成王之死,只觉手心里出了一把冷汗,等她回过神来,就听到外间赵全生正说道,“多谢颜大郎义气。说句实话,赵某找上您家商号,原本是有求靠之意的,可这第一单生意就砸了,实在无颜再提。”

    “赵爷这是说真的?”玉栋惊喜地说,“我家中经营这些商铺,都赖家中掌柜管事们。赵爷这样熟悉行商的人,若愿意来我们家,我是欢迎至极的。”

    玉栋本就是实在人,这些话他说起来,更显得诚恳。

    赵全生一听玉栋将自己抬得这么高,有些喜出望外。他本来是想靠着运云锦这事,显显本事。到时再开口求靠,也能抬点身价。

    如今运送云锦这事没办好,再提求靠就有些尴尬了。

    可他好不容易见到玉栋,再不提,万一下次又是颜娘子出来见面,更不好提了。

    赵全生骨子里,还是看不起女子的。在玉栋面前说求靠,他觉得自己是投在秀才门下。可要是在玉秀面前说,岂不是求女子庇护了?

    所以,虽然云锦这单生意不够漂亮,他还是赶紧开口了。再说,他也没法子,如今生意不好接,官府对他们这些跑单帮的又多有管束。

    “大郎君高看了。若是大郎君不嫌弃,我和底下这几个人,都想投在您门下求口饭吃。”

    “这真是求之不得。赵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赵爷,大郎君叫我赵全生就是。”刚才玉栋叫他赵爷他还能受了,如今既然说了求靠,再被称呼赵爷,可就是不恭了,“我们一共有十来个人,都是跑单帮的。家中也没什么银钱,就靠卖力气赚点家用。大郎君要是肯收我们,我们都愿意签身契。郎君家用女掌柜的规矩,我们都听说过,仁义,佩服。”

    玉秀和玉栋来时就商量过,若是赵全生提出求靠之意,玉栋看情形答应。

    现在赵全生自己把话都说透了,玉栋没一口答应,只让他先回去问过大家,“若您真来我家做事,就做我们家运货的管事。其他人,您要不再问他们一声,若愿意,明日就来东屏村找我们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多谢大郎君。我这就回去再问一遍,愿意的明天都来见过郎君。”赵全生一口应下,满脸喜色地和两个兄弟告辞了。

    有了颜家庇护,他们以后好歹衣食不愁不怕没生意了。

    玉栋看他们离开后,转身走进内间,“秀秀,你是不是打算组商队啊?”

    赵全生跑单帮的,最熟悉的就是行商走货,玉秀一力要收下这人,他想着必定是秀秀打算让自家也弄个商队。

    “哥,赵全生走南闯北见多识广,就算我们没商队,你跟他多聊聊各地见闻,也能长些见识啊。而且,我们家铺子开多了,以后自然会要运货的。”

    玉栋觉得玉秀说得也有道理,赵全生这人看着粗俗,可说话直爽不招人讨厌,“这赵全生一看就是讲义气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哥,赵全生这事先不提,刚才他说的在蜀中见到北蛮的事,这事可是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对,刚才我听了也觉得奇怪,我们要不给周世子送个信去?”玉栋对这也很在意,北蛮和朝廷战事不休,北蛮人很少来到关内。

    他想到周明就在江南,这消息得告诉他一声才好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