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2章 章 意外不断

    玉秀也觉得这事得尽快送信过去,让其他人去不放心,玉栋决定自己跑一趟。

    可他们不知道周明现在是在明州还是在哪里,那夜周明来去匆匆也没说催粮后几天离开。

    “我先去明州,若是周世子走了,就沿着明州往北追。”玉栋当机立断决定道。

    玉秀也觉得只能这样了,兄妹两人商定之后,离开五味酒楼。

    大街上,此时行人寥寥。

    兄妹俩一个骑马一个坐马车,经过城门时,遇上了建昌县县衙的师爷。

    这师爷跟颜家兄妹可不陌生,一眼就看到了骑在马上的玉栋,大老远就招呼地喊了一声“颜大郎”。

    玉栋看这师爷正要进城的样子,催马让开城门,往前跑了几步,下马走近招呼道,“师爷,您这是从哪里回来啊?武知县又下乡公干了?”

    “最近事情多,知县大人在县衙忙着,我是下乡收粮去了。”这师爷擦擦额头的汗,跟玉栋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“收粮?现在秋粮还没收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啊,可没办法。对了,您听说没?”那师爷凑近玉栋压低声音说道,“那位金元宗金大人,居然因祸得福,听说回京后还有褒奖呢。”

    金元宗擅动御用之物,居然没有获罪?

    玉栋听到这消息,只觉得心里有些发紧,连忙细问。

    武知县从明州得到消息,玉栋听完,只能感慨这金元宗真是好运。

    金元宗此次南下,到颜家来检查御用脂粉只是附带之事,主要还负有清点各地府库之责。

    他这一路下来,将各地府库都看了一遍。各地府库有不干净的,难免给他孝敬。

    金元宗倒也真狠,因为擅动御用之物被拿下后,当机立断,将那些给他孝敬的府库给一一招了,只说自己收下那些孝敬是权宜之计,为的是免得让这些管理府库之人填补漏洞。

    他还将自己此次惹下的罪,推到是有人阴私陷害。

    金元宗回到京城后,武帝听他所辨之事,又派人下来二次查探。

    那些贿赂过金元宗的府库,果然都被查出问题了。

    朝中有人认为金元宗查探府库之功,不应该拿来抵罪,可也有官员出面力保,比如御史台就有御史说金元宗这是因公得罪小人,那话里话外的矛头,直指明州上下。

    最后,金元宗罚俸一年闭门三个月以作惩罚,另外武帝念他智谋得当查出府库积弊,给予褒奖。

    按擅动贡品的罪名来说,金元宗这点惩罚压根不算什么,何况还有褒奖。

    师爷也是感慨地说,“这金大人可真是够狠,他这么一招供,江南官场上上下下都被他坑了,听说靖王爷也上了请罪表。刚巧这次成王世子来南方调粮,各地府库粮食不全的多,军粮可耽搁不得。所以,上面下令,各地都预先征集些粮草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送到明州吗?成王世子在明州?”

    “成王世子押送粮食到砚山那边的兰江边了,各地征集到的粮食,都押运到那边去。我们知县大人就是为这事,最近各村都要通告,让大家有粮的赶紧交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那武知县和县衙上下都要劳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啊,我得赶回县衙去,就不跟您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那师爷说完八卦,告辞回县衙交差了。

    玉栋也不骑马了,让阿胜牵马跟随,坐上马车里,将那师爷的话和玉秀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玉秀没想到,金元宗居然逃过一劫。他有这么大的魄力,将江南官场都给得罪遍?

    不过,武帝连擅动贡品的罪名,都这么轻描淡写地放过,金元宗,看来是深得帝心了。

    也是,金元宗为了将府库真相告知朝廷,不惜得罪江南官场上下,这可是孤臣作为,武帝看着,这是多忠心耿耿啊。

    朝廷里做官,讲究同气连枝互相关照,可也有一类大臣,以孤直著称。

    这样的大臣,同僚们不喜欢,做官也很艰难,但只要得帝心了,皇帝信任,这官位就安如泰山。

    难道,金元宗还是会和前世一样,扶摇直上,坐上户部尚书的位置?

    前世,没有这些事,金元宗是怎么升官的?玉秀跟着金元宗的日子不长,可跟着的那些日子,还是很受宠的。金元宗经常炫耀收了什么东西,户部进了多少。可从来没听他多说过哪个大人,这次竟然有人力保他。

    想到金元宗对颜家对自己姐妹俩的龌龊心思,玉秀只觉后背发寒。幸好,他远在京城。

    玉栋又说起武知县现在在县衙忙着筹粮。如今每年都是纳秋粮的。江南这边种双季稻,大家经常拿春粮粜了供家里花销,秋粮上缴一部分,再自家留一部分。

    现在才七月,还未到收秋粮的时候,春粮又或吃或粜,这收粮只怕不易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有哪些府库出了岔子,这粮食到底缺了多少。

    想到周明说来征粮的事,玉秀不由有些担心,不知道他收到多少粮食了。

    “秀秀,周世子这次来调军粮,不知道能调到不。以前我听师傅说,军粮首先依赖国库。然后,就是各地府库。可军不管政,要到地方筹粮可不容易。”玉栋想起以前洪天锡的话,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“哥,你先赶到砚山那边,将赵全生说的消息告诉他,然后,问问金元宗的事。”

    周明那夜还说御史弹劾金元宗,不知他是否知道了金元宗被褒奖的事。

    军粮的事,现在并不着急,毕竟,周明是拿着朝廷指令来筹粮的,各个府库最多拿不出那么多粮,可总不能一粒米都不给吧。

    玉栋觉得玉秀说的有理,反正周明只要收到撑一月的粮食就够了,到了八月,各地陆续开始收割,粮食就多了。

    兄妹俩回到东屏村,跟钱昌和钟有行提了蜀中有北蛮出没的消息。这两人都是行伍出身,又是在北地当兵的,一听北蛮那颗心就提起来了。

    玉栋也顾不上休息,拿了干粮,和钟有行一起,两人骑马匆匆先赶到砚山去报信。找本站请搜索“6毛”或输入网址:.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