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5章 章 玉栋的志气

    第五日,李承允果然单独设宴,宴请了昨日的几个举子们,酒宴就定在五味酒楼。

    王彬和玉栋都与李承允有旧,王彬又感念玉栋在王府别庄时让人来声援自己,所以相处得很是融洽。

    酒宴之后,沈莛又宴请玉栋和李承允,三人席间说起买粮之事。李承允听沈莛说过此事,觉得不错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放榜过了十日,中秋佳节临近。玉栋归心似箭,在明州的事处置地差不多了,约了王彬一起返回建昌。

    此次文武解元都出自建昌,是建昌县的荣耀。两人回到府城,武知县亲自迎接为他们接风。

    玉栋只好在县城又待了一夜,第二天回到东屏村。

    家里早就望眼欲穿了,玉栋一走上村里的河堤路,玉秀就让山青带人沿路放鞭炮迎接他回家。

    这次,比起上次中武秀才时不一样,不仅东屏村的出来看热闹,连附近几个村的人都赶来看解元老爷长什么样。

    玉栋一人大步走在前面,富贵和阿胜跟在后面,再后面赵全生带了十几个大汉跟随。

    九娘和颜庆江站在大门里,玉淑和玉梁一看到玉栋,激动得跑上去,一边一个拉住他。

    他们兄妹四个长这么大,还从来没分开这么久过。

    “哥,你在府城玩得开心不?”

    “姐,哥瘦了,我们给他多炖点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玉梁和玉淑两个说着,拖着玉栋回家。

    玉秀站在大门外,看到玉栋走到家门口,分山青吩咐,“快,放大炮仗,还有那几桶烟花也点上。”

    九娘高兴地跟郑氏说,“快把铜钱散出去。”

    铜钱漫天撒下,大人小孩欢呼不停。

    玉栋走到九娘和颜庆江面前,叫了一声“小叔,婶娘”。

    颜庆江高兴地哎了一声,拍着玉栋肩膀,“栋儿,厉害。”说着拖着玉栋就往家里走,“告诉大哥去,快点。”

    玉秀看着众人放完鞭炮,撒了铜钱回到屋里,颜庆江已经递了三支香给玉栋,要他快点给颜庆山和王氏上香,玉栋接过香点上,看玉秀进屋后,才上前恭敬地下跪磕头上香。

    “哥,我也要好好读书。大姐说,等我中了举,她就请个戏班子来村里。”玉梁挺着小胸脯大声宣布。

    玉栋一把抱起他举到头顶,“好,等小四中举,我们唱个三天三夜。”

    一家人热闹着,听到玉栋回来的消息,武举人、金福清等人都上门道贺。

    这次中举,比起上次中秀才又更隆重,武举人看着玉栋少年英武,想起小儿子离家出走后音讯全无,心中有些感伤。

    看玉栋如今,早知道他何必阻止小儿子学武呢?若是早年就支持,或许现在也中了武举甚至武进士了。

    玉栋陪众人说话,九娘、玉秀和玉淑到厨房吩咐先置办了几桌酒席出来,送到前院。

    “秀秀,这么大的喜事,我们可得好好庆贺才行。”九娘比玉秀姐妹俩还要激动,一想到玉栋态度诚恳地叫自己“婶娘”,她就觉得不好好为玉栋操持庆贺,都对不住他的心意。

    九娘嫁到颜家后,除了还是管着建昌那边的铺子外,其他事也帮不上忙。这次碰上这大喜事,她跟玉秀念叨,这厨房的事她包了。

    九娘嫁进门后,难免有几分拘谨,现在她主动说要管,玉秀当然不反对。

    玉淑听九娘说要管厨房,还是将招待各府小娘子的活揽了。

    颜家上下喜气洋洋,趁着中秋佳节,一家人先是在家中摆酒,宴请周围乡绅。这次摆酒,连武知县也亲自到了,前院后院直摆了三十桌,门前还摆了流水席。

    随后,他们又做佛事感激祖宗保佑,在附近几座名寺做布施。

    周明听说玉栋中了解元的消息后,高兴非常,让人送了一份贺礼过来,是一把名刀。另外他还写信给玉栋,只说玉栋若是有意从军的话,他可代为安排。

    中举之后,是可以直接举官的。

    武举和文举不同之处,在于文举出身的人做文官的话,众人会觉得此人是正途出身。可武举出身的人做武官的话,因为军中很多都是行伍出身的,这些人觉得这些考出来的武举人,都是绣花枕头。

    武举出身的人在军中,不仅不会被另眼相看,反而容易受排挤。

    周明作为成王府世子,成王府军功赫赫,他这许诺可就值钱了。有成王府举荐,玉栋无论到哪支军中当差,谅军中将领们都不敢慢待。

    周世子如此大方许诺,未尝没有巴结未来大舅哥的意思。可惜,玉栋不领情。

    玉栋的打算是,看那夜玉秀的意思,对周明也是有几分意思的。成王府门槛太高,他若还靠周明才当差立足,岂不是更让成王府看轻他们兄妹?

    他也有男儿热血,想要沙场建功。可为家里着想,自己还是先等两年,进京去赶考进士。到时小四也大了,若是自己名落孙山,他就直接到军中效力,大不了从兵卒做起。累积军功,自然能一步步升迁,也好成为弟弟妹妹们的依靠。

    若自己没出息升迁不了,他至少也和父亲一样,在军中为国效力过,到时再回乡过活就是。

    家里还有玉梁,连唐先生都夸他聪明,将来玉梁有功名后,也不怕玉秀和玉淑会被夫家看轻。

    抱着这念头,玉栋虽然很想到军中一展抱负,还是回信婉言谢绝了。

    玉栋谢绝,玉秀倒很赞成,她不知道玉栋的想法,只觉得军里风险太大。她还是希望哥顶个举人功名,在家安享富家翁的日子。

    周明接到玉栋的信,有些失望,不过一时没能再回信。他派洛平赶回北地,将蜀中有北蛮的消息告知成王。

    金元宗的消息他也听说了,多方打听,可金元宗这化险为夷之事,好像就是得了武帝宠信后,有了这好结果。

    周明打听不到破绽,金元宗又安心在家闭门思过,不出家门一步。他也只好先将这事放下,几天后,粮草收到大半,连忙押送回北地了。

    路上运送粮草,速度就慢,他七月离开明州境内,回到北地时,都快九月了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