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6章 章 明枪暗箭

    北地九月已经开始草叶枯黄,关外的北蛮人,终于也不能再肆意放牧,也得准备过冬粮草了。

    成王派人在关内各个关卡上派人,严查有北蛮从关门到关外去,可一直没查到人。

    听说周明押粮回来,他连忙叫周明去说话。

    周明相信玉栋的消息不会有误,“父亲,会不会北蛮人从小道出关?”

    永定和北蛮之间,有崇山峻岭,没法将每座山都看死。

    “滕王与北蛮勾结,必有所图谋。我们还是先将出关的路看死,再查看关内有无异动吧。”

    周定康觉得,滕王李世冀总不可能请几个北蛮人过去喝个茶看看蜀中风光,他所图谋的,难道是里应外合?

    周定康觉得滕王好歹也是永定皇室,当不至于自毁长城。若是北蛮攻入中原,难道他要拱手让出半壁河山,和北蛮划江而治?

    成王父子自然想不到,有时,人为追逐权势,是不会考虑后果的。

    九月末,北地每日晨起,都能看到厚厚的一层霜,看着像下雪了一样。

    北蛮军营里,也开始调集粮草,还四处派出人到附近村庄劫掠。

    到了十月,初雪之后,北蛮扣关以来,终于和永定打了结结实实的第一场仗。

    这一仗试探成分居多,双方派兵都很谨慎,成王派了周明当先锋,与北蛮厮杀了一个多时辰后,双方各自鸣金收兵。

    成王召集众将,周明来不及脱下战甲,就坐到了议事厅上,说出了他的感觉,“北蛮此次作战,没有往年凶悍。”

    在城楼观战的人,也都看出来了。北蛮将领们一触即退,压根没有决一死战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这群蛮人打又不想打,退又不肯退,到底想干什么?”有将领觉得憋火。

    这样的仗,一连打了五日,双方都有些打出真火来,战事一次比一次激烈,死伤也一次比一次多。

    第五日收兵后,大军刚刚退到城中,忽然有士兵指着远处大叫“不好了,着火啦!着火啦!”

    周明铠甲还带血,听到叫喊,往烟起处一看,脸色大变,看那火起的方向,正是屯粮所在。

    他也顾不上让士兵们休息,“快点,走,跟我先救火去!”

    冬日,粮草不容有失。所有人都顾不上休息,往火场跑去。

    一群人涌到火场边时,周定康已经亲自在那看着救火,火势渐渐小了,可还未扑灭。

    “父亲,怎么样了?怎么会着火的?”

    “还不知道。起火处看守粮草的郑校尉不见了,还在找人。”周定康摇摇头,无奈地说道,“有士兵说有火油的味道,有两营粮草被烧了。”

    这火,起得突然又蹊跷。

    城外正在大战,满城人都在看着战事,自然放松了对城内的警惕。

    偏偏这时候,军中失火了。

    后军里,看守粮草的士兵有一千二百人。因为城内没什么事,每日两个时辰一班,一班两百人。士兵们五人或十人一队,分散巡逻。

    往年都是如此这惯例,从未出事,今年却被烧了粮草。而负责看守粮草的校尉,怎么都找不到人。

    周明涌起不安的预感。火势破灭,清点粮草,周明押来的粮草,竟然被烧了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“王爷,末将无能,都是末将看守不利,才出此大事。末将甘愿军法从事!”后军将军是跟着成王多年的老将,看粮草被烧,只觉羞愧难当。

    周定康摆了摆手,这事,怪不了他,看这将领为了救火,脸上燎伤了几处,“你这过暂且记下。当务之急,先将郑校尉找出来,查出起火缘由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,烧了这些粮草,剩下的粮草不够过冬之用了。我们得火速派人回去催运粮草。”

    “好,这事本王马上具折快马送回京里,请圣上筹粮。”

    众人正在说话,有士兵来禀告,郑校尉找到了,在南城外五十里处,被人杀了。

    郑校尉也死了?

    这下,真是无法查清缘由了。

    成王周定康只觉头痛。战事拖延多时,他今年带兵到北地后,一直没有打过几场大仗,朝廷里已经有不满的声音传出。若不是武帝对周家一向信任,朝中也没其他大将可换,只怕都要有人奏请换将了。

    周定康也不是不想打。

    他带人出城,北蛮就退。

    他追,北蛮人逃。

    他退,北蛮人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北蛮就像一块狗皮膏药,死死贴在城关外,黏黏糊糊扯不掉。

    他就算有天大的本事,架不住人不跟你打啊。

    关外牧草肥美时,北蛮人营地里都没什么辎重,退避方便。

    如今天气日渐寒冷,北蛮也得囤积粮草,他们进退就不如之前方便。周定康原本打算趁着这时候,摸清北蛮人虚实,与他们打一仗,将他们驱离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他这边刚决定动手,自家的粮草被人烧了。

    “明日,本王亲自带兵压阵,我们与北蛮再战一场,将他们驱离到百里之外。”周定康当机立断。

    城中缺粮时,北蛮营地与永定城关太近,对永定来说风险太大。

    众位将领也知道这道理,自然毫无异议。

    第六天,北蛮还未来城下叫阵,城中号角齐鸣,一队队永定士兵出城。

    北蛮一见这架势,知道周定康是打算与他们打场大仗了,也催鼓集结,列阵迎敌。

    成王亲自带兵压阵,依然是周明带队做先锋。三声鼓响,周明一夹马腹,一马当先冲入敌阵。

    北蛮军阵霎时被周明撕开一个口子,乱了起来。

    周定康看北蛮阵营松动,挥旗下令跟上,自己也一催战马,往前奔出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后面忽然飞出一支羽箭,一箭射在成王战马的马屁股上。战马吃痛,嘶鸣一声后倏地往前冲去,看那去势,将要直接冲入北蛮的军阵中。

    “王爷小心!”其他将领愣了片刻后,纷纷打马追上护卫。

    只是周定康的马是负痛飞奔,速度更快了几分,很快就要冲进正在厮杀的军阵中。

    有北蛮人看到成王甲衣鲜明,一看就是大将,提枪围过来。

    周定康也是久经沙场的,双手勒住缰绳,想要安抚马匹,这时,左边北蛮军营中,又有三箭飞来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