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7章 章 后退者斩

    成王周定康也是久经沙场的,眼疾手快地拨开两支箭,第三支却再也无力躲开,那箭直射入他前胸。他胸口一痛,从马上落下。

    围过来的几个北蛮兵,兴奋地提刀过来,有几人举刀砍下。

    成王想要举刀却手臂无力,眼睛一闭,苦笑地想:今日是真的要毙命于此了。

    忽然,几声刺耳的金属相撞的声音,成王睁开眼,看到一个清秀的娃娃脸的少年士兵,穿着永定军中小旗的衣饰。

    这人提刀挡开了几个北蛮人,“王爷,快起来!”说着伸手想要将周定康拉起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,北蛮士兵里有人听懂永定话。原本被他抵挡后,有北蛮士兵想绕开他们去抵挡那些追上来的永定士兵,听他叫王爷,这些人兴奋两眼放光,不顾死活地又冲上来。

    周定康知道,他不能躺倒在地,否则就算不被北蛮士兵杀死,两军的战马也会将他踩死。

    眼看那小旗又挡开了两把砍来的刀,他也顾不得疼痛,翻身站起,一只手忍痛将插在胸前的羽箭齐根折断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其实他耳边轰轰作响,疼得好像什么都听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禀王爷,我叫武季方!”那小旗大声答道,空出一只手撑住周定康摇摇欲倒的身子,另一手挥刀又抵挡住几个北蛮士兵的刀枪。

    他单手对敌有些吃力,幸好缓过这一阵后,周定康的亲兵们终于从后面和左右围上来,将他们护在中间。

    还没来得及喘口气,听到后面有人大叫:“王爷被杀啦,快!快退!”

    “快跑啊,王爷被北蛮杀啦!”

    “世子受伤啦!”

    接连几个乱七八糟的声音响起,听说主帅和先锋受伤被杀,有不明真相的士兵心中慌乱,也跟着转身往后跑。

    战场上人心改变,有时就在瞬间。大家都勠力往前杀敌时,所有人都会跟着往前冲,可一有人带头跑,也会有人跟着往回跑。

    周明正在军阵中,听到外面的喊叫,想看看是谁竟敢扰乱军心,可一转头,却没看到父亲的帅字旗,再一看,也没看到父亲的身影。

    难道父亲真被杀了?

    他心中一急,也想立马回身看个究竟。

    “爷,小心!”洛平跟在他身后,喊了一声帮他抵了一刀。

    刺耳的金属声,还有身边的喊杀声,周明一咬腮边软肉,那刺痛让他脑子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眼看天色有些昏暗,好像又要下雪的样子,北蛮人却一反刚才的颓势,不断在击鼓催行。

    周明也是从小在军中长大的,他知道这种时候若是后撤,将是兵败如山倒。而且一旦军心不稳,那就不是后退,而是溃败。北蛮若是趁机掩杀,城关可能就马上失守了!

    周家世代杀敌镇守北地,城关从未失守过!

    他得马上稳定军心,继续杀敌。父亲一定没事的,他是先锋在前面冲杀都没事,父亲在后面压阵怎么会有事!刚才父亲还擂鼓催兵呢!

    这一定是诡计!不能慌!

    周明一咬牙,压下涌上来的心慌,大喝一声“擅退者,杀!”

    他高举手中的刀,往北蛮帅旗一指,“不要中计,北蛮人要败啦!跟我去活捉北蛮元帅!”

    先锋营的士兵听自己的先锋官大叫着往前冲,也跟着高喝“冲啊,活捉北蛮元帅”。

    周定康站在地上,胸中血气翻滚,哇一下就吐了一口血出来。吐出这口血后,他觉得神智清醒了些,能听到周围的喊杀声,还能听到前面先锋营传来的“活捉北蛮元帅”的喊声。

    “后退者斩!”他对身边的亲兵大声喊道,“你们几个分为两队,一队到后军督军吩咐再有扰乱军心者斩立决,一队往前,到先锋营,找到世子,告诉他鸣金即退,不要恋战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,那您……”周定康是被惊马给送到战场来的,此时的位置,是战场外围,永定的兵将们还没赶上,离先锋营又还有距离。其他人追过来时被外围包抄的北蛮人给困住,此时护在边上的只有十几个亲兵。

    “你,把帅旗举起来!”周定康指了一个亲兵,又对那小旗说,“你跟我身边护卫!”

    “是!”武季方大声答应,“你们去,有我一个口气,王爷保证没事!”

    这时候了还吹牛!有亲兵看那一脸英雄气概的小旗,却无奈,王爷军令,没人敢违抗!几个亲兵只好领命分兵。

    听到周明在战场中传出的喊声,其他将领们也都是训练有素的,又都是跟着成王多年,马上发现情形不对,立刻都开始约束自己部下。

    可刚才那一阵混乱,足够北蛮人挽回颓势。

    没有帅旗,没有元帅,永定的军心就难安!

    周定康眼看情势危急,顾不得胸前的血,拉着自己的披风往前掩了掩,对武季方说,“快,扶我上马!”

    他那匹战马后臀中箭,他掉下马背后,在两军冲杀中,那马早就不见踪影了。

    武季方抢过北蛮人的一匹马,扶着周定康上马。

    周定康铠甲鲜明,亲兵举起了帅旗,“传令,跟我杀!”

    周定康稳稳骑马站在帅字旗下,手中大刀一挥,下令往前冲杀。

    后军督战的将士,接到了周定康亲兵的传令,齐声高喊,“阵前后退,杀无赦!”有几个还在往后退的,被他们提刀给砍杀了。

    眼看跑回去就被杀了,那些盲目跟着跑的也停下脚步,暂时稳住局面。

    后队兵马看到帅字旗依然飘扬,而成王爷正好好地骑在战马上,士气一振,跟着往前冲杀起来。

    北蛮那边的将帅们明明接报说周定康已死,可现在看到周定康毫发无损、奋勇重逢的样子,不由有些呆愣。

    他们今日一战,压根就没有打算死战,而是打算等永定军队混乱时,趁机夺取城关的。他们战意原本就有些低落,永定士兵被那句“后退者斩”给激发的,不敢往后退,只能往前拼死冲杀。

    终于,北蛮人的战圈看着收缩了一些。

    这一仗,已经打了近两个时辰。看天色更加昏暗,很可能又要下雪了。找本站请搜索“6毛”或输入网址:.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