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9章 章 武季方提醒

    武大勇走到周明面前,端正神态,按军中的规矩抱拳行礼,“左军小旗武季方,拜见世子爷。”

    他本名就叫武季方,以前觉得行走江湖应该要个威风的名字,就给自己取名叫武大勇。投军后自然还是得用回本名。

    他刚才在院门外徘徊良久,一直在犹豫要不要见周明。

    乍听到洛平叫自己,他想着自己是逃家的,转身就想逃。可再一想,自己等这半天,不就为了说事的吗?再说自己逃家又不是什么亏心事,又跑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从云昌镇那夜负气离家后,也不知自己该到哪儿去,就一路往北瞎走。

    在砚山那边结识了几个江湖人,大家都说要去军中搏个出身,他一听觉得这是个好法子。若是自己靠军功做了将军,他爹武举人肯定再也不会嫌弃他练武不习文了。要是他是将军,那他娶谁家里也管不着了吧?

    于是,他跟着那几个江湖人,来到北地投军。

    北地这边与北蛮战事多,零星战事不断。

    他作战勇猛,武艺也好,后来他那一队的小旗打仗时阵亡了。他积累军功升迁,被提拔当了小旗。

    周明在军中走动,他也见过几次,可他心里憋着一股气,一定要靠自己的本事立功,混个人样出来。等他回到家里,要让他阿婆和爹娘看看,所以,从没想着要求见一下周明这个世子爷。

    心里那点顾虑一抛开,他马上落落大方了,蹭蹭几步走近,“周世子,好久不见了!洛平,好久不见了!”

    周明听他自称小旗,再看他这一身装束,“东屏村你家里到处找人,原来你从军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那是。好男儿一定要从军!”武大勇胸膛一挺,久不见的江湖英雄气概又露出几分,“我要为国杀敌,靠军功封妻荫子。”

    周明原本乍见熟人还挺高兴,一听“封妻荫子”四字,马上想到武季方是为何逃家了。可是,刚才亲兵说了,这是成王的救命恩人啊,他咳咳了几声,“季方,多谢你在阵前救了我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,我们江湖中人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武大勇的招牌语句,洛平想笑又得憋住,最后直呛了好几声。

    武季方自己咳了一声,“那个……我是说,这是军中上下应尽之责。那个,周世子,我留下不是要表功啊,只是,这事,感觉蹊跷。”

    武季方生怕周明误会他在这徘徊,是为了邀功请赏,连忙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为人磊落,此事的疑点,你先说说看。”周明知道,武大勇不是这样的人,顺势捧了他一句。

    “当时,左军是看王爷帅令后跟着往前冲的,结果,我们就忽然发现王爷那马不对劲,一马当先往前跑了,后来我看见那马后腿被人射了一箭。我们将军下令让我们跟上保护王爷。我站得前面,跟得近,王爷冲入战阵后,北蛮那边冲他射箭,王爷没避开中了一箭。后来,王爷刚掉下马,就听到外面有人叫着快跑……”

    武季方想着当时的情形,仔细说了当时前后经过,末了,他说道,“当时两军冲杀,正混乱着,王爷掉下马,除了我们这些跟得近的,其他人应该一时半会看不到才对啊。”

    周明点点头,可惜成王的那匹战马已经跑了,混战之中也不知去向,不然还能凭那支羽箭,或许能找到背后下手之人。现在,要想从这二十几万大军中找出下黑手的,可不容易。

    武季方看周明没说话,挠挠头,“那个,世子爷,我都说完了,无事的话,先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周明这时也不便留他,点头答应,又问了他在左军哪一营旗下。

    “爷,难道军中出了内奸?”洛平有些忧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内奸不是和北蛮勾结,只怕是和蜀中有勾结。”周明略一细思,将最近的事串联起来。

    滕王李世冀,竟然想要暗害自己父亲?

    “此处的事你不用理会,只管保护我父亲回京,一定要尽快。还有派去明州的人,也要赶紧出发。”

    “爷放心,我们一定誓死护卫王爷。”洛平正了脸色,抱拳郑重说道。

    周明不再多说,让他们下去准备。

    他自己慢慢往议事厅走去。

    北地的将领,大多都是周家提拔起来的,对成王府应该是忠心可靠。如今,父亲在两军阵前遭了暗算,这下毒手的,会是军中将领吗?

    周明仔细一想,暗自摇头,不会,军中的将领们还是可靠的。这暗鬼,肯定是躲在士卒兵丁中。

    当时阵前厮杀,他带着前锋营与北蛮交战,右军跟在自己后面,跟在父亲身边的,应该是左军和后军之人。

    这些将领们,都骑在马上,若是弯弓搭箭,众目睽睽之下,很难掩人耳目。

    再说,从武季方所说的话来看,北蛮人事先不知道父亲今日会冲进军阵中。他们只是在等消息,听到有人大喊逃跑时,北蛮元帅才派兵攻上。

    若是事先知道,他们就不会只寥寥射出几箭,而是会在外面张开大网等着。

    若是滕王已经收买了将领,那这将领就可直接与北蛮通风报信,或者约定阵前信号,而不用靠着阵前士卒们的混乱来判断局势了。

    想通这几处,周明心中稍安,只要不是军中将领通敌,那就好办。

    走到议事厅外,他深吸一口气,微寒的冷风,让他神智更清醒几分。

    那些等在这里的将领们正在议论纷纷,军中人都是大嗓门,议事厅吵得屋顶都要掀开了。

    “诸位久等了。”周明大步走入厅中,朗声说道。

    看到周明进门,众人哑了一下,过一会儿又七嘴八舌追着问成王伤势如何。

    周明将所有的担心、心慌都压了下去,只是轻描淡写地说要送回京去请太医再看看,已经启程。

    众人看周明那语气,成王伤势虽重,应该无性命之忧,都安心下来。

    左军将军秦安因为离成王最近,却没能护住王爷,憋了一肚子火,“世子,王爷那马忽然受惊才跑到阵前的,还有竟然有人敢阵前扰乱军心。这事在我们北地从未有过,得好好查查。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