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0章 章 聚集军心

    “对,那些敢乱跑的,都看看是哪里来的窝囊废。”马上有将领跟着附和。

    阵前扰乱军心,这不仅丢的是那些逃兵的脸,连他们的上官都要受挂落。

    “跑的都被督军杀了,城外满地尸体,还分得出来谁是谁吗?”有理智些的,想到如今城外全是尸体。是阵前后退被杀,还是冲锋死于敌手,这可不好分。

    这些将领们大多都是行伍出身,大字不识几个,连自己名字都写得狗爬似的,让他们上阵打仗行,让他们出主意,有点够呛。

    七嘴八舌声音虽多,可有用的主意一个没有。

    周明也赞成查人,至于要分清哪些是战死的,哪些是后退被斩杀的,他来议事厅时已经想过了。

    “此事好办。清扫战场时,让人注意着,凡是头身朝向南边倒的,一律先记下名字,再一一分辨。”

    城关在南,北蛮在北,如果是往前冲死在杀敌的路上,那头身自然是会往北倒。而那些阵前脱逃,死在督战后军手中的士兵,因为是转身逃跑想要跑回城关,头身自然是朝南可能性大。

    那些将领们一琢磨,左军将军秦安一拍大腿,“世子这法子好!就这么办!老子这就带人去清点。”他刚才被骂得够呛,此时急着要卖力赎罪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你去,你个老小子跟谁称老子啊。”有相熟的将军,带着善意地嘲笑了一句,其实也是提醒秦安失态了。

    秦安一醒神,在周明面前自称老子,好像是有点不敬,讷讷地不知嘟囔了一句什么,抱拳一礼转身跑出议事厅去办事。

    周明看着众人,知道这些人对周家还是忠心的。只是,自己年纪轻,还未正式统帅过,难免有人态度上有些轻忽。

    这种轻忽,甚至是下意识的。如左军将军,在成王面前请缨后,若成王未松口答应,他绝不敢擅自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以往成王在时,周明只管上阵杀敌,旁的事也就跟着看看学学,宛如站在成王羽翼下的雏鸟。

    如今,成王生死未知,周明知道,领兵的就是自己了。他不能让周家的威名,在自己手上折损。所以,虑事得周到些,再周到些。

    但要收服这些人的心,靠威压只能压住一时,他索性只先议眼前之事:“今日一战,我们和北蛮各有损伤,接下来一段日子,天寒地冻,北蛮若不退兵,我们也只能先闭关不出。另外城中的粮草也清点一下,还得尽快向朝廷催粮。”

    说起正事,众人连腰背都挺直几分。

    周明看众人神态端正,侧耳倾听,又接着说道,“众位将军都不是外人,有件事,我就实话实说了。诸位想必也猜到,此次我父亲受伤,是遭了暗算。他那战马被人射了一箭,才会受惊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在北地御敌,谁会暗算我父亲?我怀疑是有人和北蛮勾结,想要趁我父亲重伤战死之时,让北蛮趁机夺关,进军中原。”

    这些将领们都是在北地浴血奋战的,听说有人和北蛮勾结,这简直是犯了众怒。

    “世子,知道是哪个龟儿子吗?”

    “是哪个出卖祖宗的王八蛋?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今儿这仗怎么琢磨怎么怪,果然有猫腻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只是我的猜测,无法对外言说。但是我们还是得小心在意。大家想想,先是粮草被烧,接着就阵前出了事,还第一次有士兵敢无令溃逃,这些事连一起,必然有鬼。”

    在座的将领们,对于成王府是忠心无二的。但是,军中也论资历,有些人服周定康,却未必服周明。

    可周明刚才那找人的主意一出,众人发现世子爷不仅作战勇猛,还是多智善谋的。原本有些轻视的,也收了几分轻视之心。

    现在,再听周明的话,他们背后竟然伏着一只伺机而动的饿狼,众人心中不安。

    外敌当前时,人才会更加团结。

    周明甩出了如今的危机,让大家知道,他们的敌人不只是北方的北蛮,身边还有内奸。

    将领们警惕之下,对自己的号令才能更重视,只要人心齐,自己就能将这城关给稳住。

    大家还在议论时,左军将军秦安很快回来了,他拿了十几块腰牌进门,放到议事厅的案几上,“世子,这十几个人,查了一下,分散在左右军各营,今日都有扰乱军心之举。这些人都是蜀中或青州、润州那一带招来的兵。”

    青州和润州虽然不属蜀中,却是靠近蜀中的。

    周明咬牙,这事,跟滕王必定逃不开干系。可恨现在他还在北地,不能去找滕王算账。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军中凡是蜀中、青州、润州户籍的士兵,都先逐步调出来,将这批人分散放到守城卫队中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是分散的,他就偏要集中在一起。

    至于让他们去守城会不会丢命,那就看北蛮人会不会攻城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若是奋勇杀敌,那守城就给了他们立功机会,多少士兵沙场浴血,求的不过是军功而已。

    这些人若是有问题,那他们面对北蛮时稍有手软,就是自己找死。

    那些将领们听说出问题的竟然都是蜀中、青州和润州的士兵,狐疑地互相打量。

    终于有性子直的,忍不住问周明,“世子,这些人……是不是滕王那王八蛋捣鬼?”

    有人带头,其他人也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周明看看大家,郑重点头,“我去南方押粮时,听说有北蛮在蜀中出没。只是,这事没有证据,我们也不能上报朝廷。大家回去后,再清点一下,凡是和蜀中附近有关联的,都先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世子放心,回去后就查,有敢生二心的,非将他们脑袋给拧下来。”秦安大声保证。

    “秦将军,你营下有个小旗叫武季方的,我想将这人调来用……”

    “武季方?哦,行,这小子年纪不大,打仗倒不错,今天还是他护住王爷的。”秦安一口答应了。

    周明又安排了其他守城和巡逻事务,才让众人散了,自己慢慢走回行辕。

    洛平跟着成王走了,跟在他边上的是其他的王府侍卫。周明走进院子,阴云密布了一下午却未下的雪,此时开始下了。[.]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