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1章 章 欲避无从避

    恋上你看书网630bookla

    北地十月即飘雪,江南此时,应该还是深秋之景吧?

    想到江南,周明不由想起玉秀。她一再让自己小心,可父亲还是被人暗算了。她若是知道了这消息,会为自己担心吗?

    现在,只希望江南先不要下雪,跑马方便,那派去江南报信求医的人,来回也能快些。

    洛平派去江南的人,是曾跟着周明见过李承允和颜家兄妹的护卫。

    洛平想着玉秀曾提过沈莛想将神医接到东屏村的事,就嘱咐那护卫先赶到东屏村。

    他们护着成王的马车离开北地后,那护卫快马一路南下,换马不换人,日夜兼程赶到东屏村。

    江南的十月,天气早晚微寒,白日有太阳时还是很适宜的。

    玉秀带着山青媳妇,两个人忙活着做桔皮蜜饯。

    如今桔子成熟,玉秀家也有桔子树,收了几百斤桔子,家里每天都要吃几个。

    剥下的桔皮可是好东西,又能像八角桂皮一样做香料,又能在咳嗽积食时做药材,庄户人家都不会扔掉。

    大多数人家都是将桔皮在阴凉处阴干保存,要用时拿出来洗洗。

    玉秀看家里桔皮多了,想到前世的桔皮蜜饯,闲来无事,索性来做几罐。

    玉淑今日应邻邀出门做客,九娘和颜庆江如今大半时间待在建昌县的铺子里,玉栋出门办事,玉梁到王府田庄唐赫章处读书。

    玉秀和山青媳妇两人将桔皮洗净,切成细细的细丝。

    随着铺子生意做大,事情也多,家里签了一批长契的长年,又买了几个下人。可很多事情,玉秀还是喜欢亲力亲为。

    两人正在院中忙碌,洪伯来报说北地来人了。

    玉秀看看天色,已经下午了,可能又是周明派来送信的。

    想到那两只没法打开的锦盒,玉秀笑着放下手里的活,让山青媳妇继续做,她整整衣裙,让洪伯将人带到客厅。

    护卫正在客厅焦躁地走动,听到脚步声响,看玉秀进门,抱拳行礼,喊了一声“颜娘子”。

    玉秀看他满脸疲惫、风尘仆仆的样子,这是出了急事?

    她快步走进厅中,“出了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颜娘子,神医……您以前提过的那个神医,在不在?我家王爷重伤,人送回京了!世子爷命小的来明州,将神医请到京城去。”

    成王受了重伤?

    玉秀想起前世,记得就是冬日说成王逝世、举国哀痛的。她一再嘱咐小心,成王周定康,怎么还是重伤了?

    他双手不由绞着,定神说道,“神医不在,还没到明州……我让人送你去明州,直接将神医请到京城去。”

    前些日子,沈莛那边传来消息,说神医已经从南边上路。算算日子,这几天也该到明州了。

    那护卫听说神医不在,答应一声就想要走,可一路在马上颠簸,刚才心急又一直站着,他转身猛了,迈过门槛时脚下打跌,差点绊倒。

    这样子分明是体力快耗尽了,玉秀连忙叫住他,“神医还在路上,你也急不了,先坐下,吃些东西歇息片刻吧。”

    那护卫一路都是啃干粮来的,除了受不了时睡过一觉,其他时候都是待马背上。听玉秀这么说,他答应了,“麻烦娘子了。”

    玉秀叫人去厨房吩咐,做一碗热汤面,又炒盘鸡蛋和素菜送上了,让那护卫吃着。她又叫洪伯派人把玉栋找回来。

    玉秀也顾不得礼节之事,见缝插针向那护卫打听北地之事。

    玉栋到家,那护卫正说到武大勇救了成王,他们奉命送王爷回京。

    武大勇离家这么久,终于有音信了,才一年不到的功夫,居然在军中做了小旗。

    那护卫边吃边说,风卷残云般一大碗热汤面下肚,感觉肚子热烘烘舒服多了,放下碗告辞。

    玉栋叫人准备马,“我跟你一起去明州,找人方便。”

    那护卫也不多客气,救人如救火,两人连忙启程。

    如今从云昌镇到明州,沿路大的城镇都有颜家生意,两人一路过去,不怕沿途没人照顾。

    玉秀送两人离开后,心中乱糟糟的,好像有很多事要想,可又好像什么事都想不起来。茫然踱步,回到房里,看着放在自己梳妆台边大大小小的四只盒子。

    继托李承允送来的盒子后,后来周明又让人送了两个过来,都是一般上锁的,有时附信说些北地风光,有时没有信,只有一个盒子。

    玉秀拿过最上面的盒子,木料只是普通的杨木,盒子上雕刻的花样很简单,一看就知道不是名家手笔。盒子上祥云铜片,挂着一把小巧的黄铜锁。

    若是真想打开,容易得很。叫个锁匠来,或者拿剪子一撬,就能打开了。

    可是,她从未有过强行打开的念头,可能是怕把盒子弄坏吧。

    她每日睡前,都会看着这些锦盒,猜测周明到底在里面放了什么。想着周明故意不给、逼着自己想他的念头,对他的小聪明无奈一笑,然后,安然入梦。

    现在,送她锦盒的人,远在北地,陷入困境了。

    成王会不会死?

    她重生后,每一日每一步都是小心谨慎,才换来兄妹四个如今的平安和富足。赚钱、让兄弟习文练武、赴考入仕,她都只想兄妹四个舒心无忧的过活而已。现在,成王重伤了,若和前世一样,那成王的死讯也会很快传来。

    为了叔祖颜照的关系,他们和朝廷大事有了牵扯,成王若死了,他们会不会跟着遭殃?

    她忽然害怕,自己兄妹几个会不会又陷入前世的泥潭中?

    要不,说服哥哥他们,带着银子,兄妹四个迁到没人认识的地方,避开这一切,重新过日子?

    可是,她能避开吗?

    洪师傅在蜀中,以玉栋的性子,肯定不会丢下他不管的。

    沈莛如今看重自己兄妹,他也不会容自己兄妹抽身远去。

    那她呢?

    她能忘恩负义,不管周明吗?

    若是成王死了,周明是不是又会变成前世那个阴沉的陈大人?

    前世今生,周明都助她良多。想到那个怜惜地对她说“你只是个女子”的开朗世子,玉秀用力摇头,将心中的胆怯甩开。

    滕王,朝廷,靖王府,他们兄妹已经被千丝万缕捆住了。既然丢不开,那就尽力而为吧。

    看清爽的就到

    (天津)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