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3章 章 各有手段

    蜀中知府回去写奏折,留下的蜀中其他各部主官继续留下,一一禀告手中事务。

    所谓秋收冬藏,原本冬日,是各地官衙事情最少的时候。

    可此次水患突然,良田被淹、道路损毁、军帐损坏……各种事务,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现在正是初冬,这过冬之物损毁了一批,要再补上一批,可不容易。今年滕王特别下令,要给军中每位士兵准备一套棉服。为了这批棉服,他们又是派人在外采买,又是从百姓手中征缴,好不容易备了二十万套藏在府库里。

    现在棉服也被大水泡了,就算再从百姓手中征缴,也得费些功夫。

    等所有蜀中官员们告退,厅中只剩下王府的幕僚,滕王原本就阴沉的脸色,更阴沉了几分。

    万事俱备只欠东风,偏偏这种时候,兰江溃堤,也难怪李世冀脸色不好。

    最巧的是溃堤的地点,就在靠近云都的兰江上游一段河道。蜀中地势,西高东低,兰江溃堤之事常有,可从未在这一段出过岔子。

    十几年来,大家都对这里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但也因为这里地势较高,一旦溃堤,大水直接从上往下涌去,水势难挡。

    这一路往下,沿途良田受损,百姓受灾。

    大水过后,云都那几座王府粮仓里,那些粮食,被水一泡毁了大半。蜀中天气本就易潮,这些粮食只怕藏不住了。这些粮食,足可供大军二三十天的吃用啊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蜀中依赖兰江水运,官道也是沿着兰江修建的。

    现在大水一泡,道路泥泞不堪,别说拉车,就是跑马都难。还有一些道路压根不能过人了。

    此次溃堤的时机太蹊跷,他让人查看,没查到什么破绽。

    但是,这段堤坝是成化初年修缮。

    武帝登基后第一件事,就是为蜀中修缮了兰江沿路堤坝。而负责修这段堤坝的,正是武帝的股肱之臣、现任工部尚书魏应星。

    就凭这一条,成王就相信,此次溃堤,与武帝脱不开干系。

    李世勋难道登基之时,就想到如何防备自己了?

    自己经营多年,可武帝不费一兵一卒,就靠一条兰江,就将自己的计划打乱了。

    滕王一想到此,实在心有不甘。

    自己这位皇兄倒真是忍心啊,这是为了警告自己?还是发现蜀中端倪,宁愿水淹千里?都说武帝是位仁君,多年轻徭薄赋,与民休养生息。其实,哪有帝王真是一片慈心的?

    若是是警告之意……滕王暗自咬牙,他多年经营,怎么可能为这点事就罢手?再说,若真是警告,只怕就算自己罢手了,武帝也不会放过自己。现在,他只是被北蛮拖住手脚,腾不开手而已。

    他想得入神,在座的幕僚们知道王爷心情不佳,都不敢开口。

    席先生看无人说话,只好率先开口劝道,“王爷,虽然粮仓有损,但若能趁机从朝廷求来钱粮,反而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只怕朝廷不仅不会拨发钱粮,反而是把主意打到蜀中各地官府粮仓上。”李世冀知道席先生这话,纯属自欺欺人。

    成王话音落下,连席先生也沉默了。若是这大水真和朝廷有关,那朝廷肯定是宁愿让蜀中的人饿死,也不会拨一粒米下来的。

    就在这沉默中,有人拿了密信匆匆送进来。

    李世冀接过密信看了一眼,这下,那阴沉的脸色,直接可以拧出水来。

    难道又有什么坏事发生了?

    几位幕僚心中不安,盯着那密信的背面却不敢发问。

    滕王将密信递席先生,“你们看吧。”

    席先生一目十行看完,又递给边上的人,几个幕僚依次传阅后,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这密信上,是好消息——成王周定康阵前重伤,世子周明命人连夜送回京城求医!

    成王的重伤,本就在滕王的算计中。北地将领都是周家提拔的,对周家忠心不二。他没法说动那些将领,就想到了底下的士卒。北地士卒得从全国征兵戍边,他这几年里陆续送了一些人去北地。

    周定康再精明小心,也防不住这些普通士卒。

    今年北方受灾,朝廷国库空虚,难免民心不稳。

    如此天赐良机,错过可惜。

    滕王想要找人牵制朝廷兵力,刚好北蛮也有心让永定内乱,两边一拍即合,约定合作。

    滕王解决周定康,北蛮可趁机重兵攻打,至于能不能夺取北地这片城关,就凭他们自己的本事了。

    滕王身为李家子孙,当然不是真想将永定的大好河山让给北蛮。他打算时,趁着北地生乱、朝廷无暇他顾时,带兵杀出蜀中,直取青州。再以青州为屯兵之所,挥师北上。

    待他登基后,再顺势挥师带领永定大军将北蛮赶出永定。

    现在,周定康果然重伤了。可现在这当口,这好消息,一点也不让人高兴。反而,像是被狠狠打了一耳光。

    北地的兵力是被北蛮牵制了,可他的蜀中大军,被一场大水牵制,还是被困在蜀中。

    大水过后,粮仓受损,道路泥泞。粮草还可等攻城略地时补足,可这行军道路要修复,再快也得明年春天。

    世事瞬息万变,明年,或许情势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对于起兵之事,你们怎么看?”滕王看看几位幕僚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王爷,不如等洪将军查看军队回来,再商议起兵之事?”

    蜀中大军沿兰江驻扎,洪天锡在云都南边的山中练兵。

    大水过后,洪天锡听说军营也有被大水冲毁之事,一早就带人去驻营查看。他是滕王寄予厚望的领军大帅,起兵之事,自然要听听他的建议。

    “此言有理。”席先生点头赞同,“王爷,若真要起兵,最大的阻碍还是道路损毁。蜀中这些年接连丰收,沿途官仓中粮食满仓,大军也可取用。”

    蜀中每年向朝廷缴纳粮食时,都是缴纳一部分留下一部分。

    “幸好王爷英明,预先从江南买了官仓的粮食运到蜀中。”

    这可是滕王得意之作,这位幕僚一提,滕王也不禁笑容满面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