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5章 章 唐赫章提点

    江南管粮仓的官员贪墨,偷卖官仓的粮食,让滕王钻了空子。

    蜀中的官员,却也不都是廉洁奉公的忠直之士,

    玉秀和沈莛合作买粮,沈家管事在蜀中收粮时,有杜大龙牵线,就买到了这些官仓的陈粮。陈粮保存得当,吃起来没什么差别,价钱上却是每斗至少便宜十来文钱。

    崽卖爷田不心疼,这些官仓的陈粮,价格比起市面又便宜几分。

    玉栋从明州回来,沈莛让他带话说了这粮食的事。

    “沈公子说,蜀中这次大水淹了不少地方。那些管粮仓的官,趁机报了被水淹没的损耗,估计也没人查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玉秀愕然,她没想到沈莛手底下的管事,居然这么能钻营,胆子也大,将主意打到官仓去了。她得让人去砚山那边传信,让颜锦鹏将那些粮食藏藏好,可不能让人发现。

    玉秀越想这事越觉得痛快,有点帮周明小小出气的得意感。

    想到周明,又想到成王。

    玉栋说,如今那护卫已经带着那神医上京了,只盼那神医,真如沈莛所说的那么神。

    兄妹两人正说着话,玉梁跑进来,“哥,大姐,先生来啦。”

    玉梁所说的先生,自然是唐赫章无疑。

    李承允回明州去了,唐赫章却还是留在王府田庄,每日为玉梁讲课。

    听到唐赫章来了,玉秀和玉栋连忙将人迎接进来,玉栋和玉梁陪着说话,玉秀拿了茶炉上来,在一边烹茶,又让双喜去装了一碟陈皮蜜饯。

    玉淑在后院裁衣,听说唐赫章来了,连忙出来拜见,随后就留在院中,帮玉秀准备烹茶之物。

    因为唐赫章和颜焘交好,他们兄妹在唐赫章面前,都是执子侄礼。

    双喜送蜜饯进来,玉秀接过,将蜜饯摆到唐赫章面前,“先生,这种陈皮蜜饯,最是祛痰止咳,您尝尝味道如何。若好的话,等会带两罐回去。”

    唐赫章,没到秋末冬初,就会有咳嗽之症。

    这陈皮蜜饯,前世也是他从古书中看到后,让玉秀学着做的。

    “秀秀又琢磨出新吃食啦?让我好好尝尝。”唐赫章笑着拿了一块放进嘴中,“这蜜饯味道不错,吃下去爽口,味道甘中带苦,苦中回甘,好吃,真是好吃。”

    唐赫章喝到两宜茶时,大大惊叹了一下。到了云昌,那两宜茶他天天喝着,玉秀还经常换了花样做出各种吃食点心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这些吃食点心,有些是他曾在书中见过,有些他闻所未闻。可玉秀做出来后,那味道却十分合他口味。

    他一边说着一边又吃了一块,“你这丫头真是跟我有缘,做的吃食我样样爱吃。可惜喽,要有段日子吃不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怎么有段日子要吃不着啊?”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兰江发大水的事吧?唐家在蜀中也有些产业,族里近日来信,说是那些产业也有损,让我回家去商议如何是好。再说要过年了,我这大半年没在家,过年也得回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唐赫章说得含糊。唐家在蜀中的产业有损,找唐赫章有什么用?

    玉秀再一想,唐赫章的大儿子,就在蜀中某县做知县的。

    唐赫章的大儿子,没学到自己父亲的通透,名利心极重。唐赫章是从兰江大水之事里,发现不对劲,想要回家去处置家务吧?

    “先生,那您什么时候回来?”玉梁一听唐赫章要走,有点舍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过完年我就回来。你可不要偷懒,照我说的功课天天做下去。等明年开春,就可下场一试了。”玉梁人小嘴甜,又是故交好友的孙辈,唐赫章对这小弟子格外偏爱。

    “今年建昌县这几个秀才的文章,我都看过了。明年还是这学政,你那文章,保准能入他眼。若是明年能进学,你再踏踏实实学上几年,到十三四岁再去秋闱,料来中举也不难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真的啊?那我明年就去考个头名给您长脸。”玉梁一听这话,来劲了。

    “美得你还头名,你以为这秀才头名是好考的?”唐赫章点了玉梁鼻子一下,“好好用功,别想头名的事,先考上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那您什么时候动身啊?”玉秀算着这里到青州的路程,这路上可不短。

    “明日就动身。”唐赫章听说兰江发大水时,心中就有些不安,后来再知道成王重伤之事,只觉这事不对了。

    正如玉秀所猜的,他几次写信让大儿子想法辞官,偏偏儿子觉得自己前程正好不忍放弃。

    眼前这形势,他那官要是再做下去,只怕要连累家人族人。这次回去,无论如何得让他辞官跟自己回青州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啊。”玉秀本来想安排车马还是路上跟车之人,再快也得有一两日准备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用忙了,田庄里有护卫,马车也有现成的。到时就让他们送我回青州。”

    唐赫章都安排好了,玉秀也不再提安排车马的话,下去装了几样东西,“先生,这罐蜜饯您带着上,这里有几斤茶,花茶两宜茶都有,您带回去自己吃或送人都行。明儿一早我再让人送些点心来,您好带着路上吃。”

    “好,正想说让你给我备这些东西呢。”唐赫章让身边的小童将东西拿了,又转头跟玉秀说,“秀秀,我有几句话得嘱咐你。”

    玉秀知道,唐赫章是有话单独要跟自己说,答应着跟上,“先生,我送您出门,边走边说吧。”

    玉栋本来想送,听唐赫章只叫了玉秀,送到院门口,就拉玉淑和玉梁停步了。

    唐赫章慢慢走出几步,让自己的小童也到大门等自己,才一脸肃然地跟玉秀说,“秀秀,听说滕王身边有洪典为帅,朝廷明年可能要征兵。玉栋那孩子心眼好,你可得看好他,若是征兵入伍,记得到北地去为国效力。”

    洪典,自然就是洪天锡。

    他们兄妹对外都说洪天锡是远游会友去了。唐赫章这话,是担心万一滕王造反,玉栋入伍后若留在江南的话,怕他们这对师徒遇上。

    玉秀恭声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小小年纪真是通透得紧。”唐赫章赞了一句,放心走了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