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6章 章 年末盘账

    唐赫章离开后,玉秀接连几日心神不宁。

    到明年,哥哥也才十四岁,朝廷会不会念他年纪尚小,就不让他入伍呢?可是,哥哥是明州府的武解元,多少人看着呢。

    早知道,哥哥不中这武举解元就好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看到明州传来的邸报,有兵部尚书奏报兵源不足的奏折内容,显然朝廷征兵势在必然。

    现在,颜家每月都会有邸报和小抄。

    玉秀从沈莛那里得到启发,不论做官还是经商,都得知道朝廷动向。所以,她让明州的店铺掌柜将邸报小抄买了,定时送过来。

    这些邸报,玉秀自己看,还让玉栋和玉梁都要看。看完之后,几人坐一起琢磨商议,还得说出点门道。

    玉秀还会让他们将所思所得专门誊写下来,拿去请教唐赫章,或者留着待以后看是否如他们所想。

    这法子还挺有用,玉栋那么敦厚的人,如今看邸报上的条陈,都知道不能只看文字,要细思其后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如今说起朝廷之事,家里除了玉淑,玉秀三个都能说个几句。

    玉淑性子温柔和顺,对朝堂这些事是怎么都记不住。

    玉秀一开始还逼着她一起看,后来看玉淑拿着邸报宛如看着仇人,不忍心再逼她了。算了,淑儿以后就做个不愁吃穿的贤妻良母,岂不是更好?

    所以,每逢家里说这些,玉淑是只管旁听的。

    “秀秀,你看这奏折上说朝廷兵力不足,朝廷要是征兵去北地,我过去,刚好能见到师兄了呢。”

    玉栋看到这消息,有些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从那护卫带着神医回京后,终于传来不少好消息。成王没有性命之忧了,周明在北地打了几场胜仗,将北蛮打退了上百里。还有就是武季方升了校尉。

    玉秀听到兵源,猜想武帝或许会如前世一样,将蜀中灾民青壮收编入伍。若和前世一样,哥哥倒不会被召入军中了。

    “哥,等朝廷公文下来再说吧。谁知道这兵源不足会怎么办啊?你正经还是得先想着进京考试的事。”

    玉栋听玉秀这么说,也有道理,“那是三年后的事,急什么。对了,王彬昨日来找我告辞,他要跟随大公子进京去。圣上下旨让靖王、滕王和南边的福王,今年都回京过年。靖王爷已经奉旨,不日就要带着大公子和二公子进京去了。”

    王彬如今,已经算是李承允的幕僚。他在建昌反正也没家人,打着提早进京备考的名义,应该是跟着李承允进京办事。

    玉秀已经让人给李承允那送过送别礼,听说王彬也要走,自然免不了又得备礼相送。

    日子忙碌中,一年又到了尽头。

    腊月开始,作坊里停工。郑氏就带人将作坊里住人的屋子都收拾出来。

    颜家铺子里大部分掌柜们,都是无家可归的女子。过年铺子关门歇业,索性让这些掌柜们都聚到东屏村来,一来大家也可见面认识一下,二来也免得各自守个冷冰冰的铺子过年。

    从腊月十七起,陆陆续续每日都有掌柜们坐车来村里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东屏村里女子骤多。

    这些人,个子有高有低,或容颜娇美或性子爽利,硬生生将东屏村这个山村,变成了女儿国的感觉。

    幸好,除了这些女子,还有赵全生那一群人。

    赵全生跟原来底下那十来个人,除了有两个有家人外,其他也都是孤家寡人,也跟着赵全生投身颜家了。

    赵全生投在颜家后,只觉自己如鱼得水。如今,已不止是颜家运货的管事,而是颜家车马行的大掌柜了。

    因为运货需要车马,颜家置办了不少马车驴车,这些车马若只运送颜家几个铺子的货物,每月运完倒有小半月是空放着。就算运货的时候,那马车里也经常还有空档。

    赵全生就提议开家车马行,他走南闯北,对于车马行这行当也熟悉。开车马行也就是官府文书麻烦点。

    玉秀听他说车马行除了给自家运送货物,还可接生意,帮其他铺子送货带货。人和车都是现成的,觉得不错,就交给赵全生筹办了。

    赵全生卯足劲要干出个样子来,现在,光明州府里,颜家就有了八家车马行。靠近明州,往北青州润州、往南昌州海城也都开了。

    “大娘子,回头我们把车马行一路往北开到京城去。大郎君小郎君上京赴考,一路都可以坐自家车马行的车子。”赵全生带着十多家车马行的账本,走路带风,脸上放光,连那条刀疤都泛红,“您别看家里车马行开的时间短,这钱可不少赚。”

    如今郑氏管着作坊,九娘是颜家脂粉铺的大掌柜,柳絮是颜家绸缎行的大掌柜,赵全生是最后一个回到东屏村的,其他三个都和玉秀对完账了。

    赵全生这话一说,柳絮跟九娘、郑氏说道,“你们听赵大掌柜的这口气,大娘子快点算算今年有多少进账。”

    因为是在家中,他们几个大掌柜日常也经常见面的,说话也熟络了。柳絮做的绸缎行,和车马行生意差不多时候,更存了比较的心思。

    赵全生被柳絮一取笑,刀疤脸不由浮现几丝红意。柳絮所管的绸缎行,开的时间也不长。但绸缎布匹利润不错,加上颜家如今的衣料花样又新鲜,绸缎行的入账也不少。

    车马行再赚,这利润上和绸缎行、脂粉铺还是不能比的。

    “有老赵的车马行,我们如今各家铺子的东西上货又快,卖得又时兴,多少人家羡慕呢。”九娘笑着赞了赵全生一句,她如今是玉秀的小婶娘,往日的泼辣收敛了,在掌柜里头周全,务求大家都能和和美美的。

    玉秀笑着接过账本,“老赵辛苦了,账本放下,先喝口水吧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对完账,脸上都是笑容洋溢。这一年里,零零总总,入账竟然有八万多两。

    这还是明面上的,砚山那边藏着的几仓粮食,这一年置下的田产房产还未算。

    “大娘子,居然有这么多银子。要照这样下去,咱们家不得是江南首富啊。”柳絮赞叹了一声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