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7章 章 钦差又上门

    柳絮这么一叹,其他几个也从惊讶中回神了。

    “当年我家的药铺子,到年底要能有个一二百两,我爹娘都觉得是了不得的喜事了。看如今,这银子,要堆一起,有我们这半间屋子了吧?”郑氏指指他们所在的这间花厅,比划着八万多两银子要堆起来,该是多大的一堆。

    郑氏平时不多话,只埋头在作坊里做事,大家都说她跟个泥人似的。如今露出这财迷样,让大家都笑起来。

    柳絮正喝茶,看郑氏在那正儿八经地比划,一口茶水差点喷出来,“郑姐姐,往常觉得你除了做脂粉啥都不管,如今才知道,你还是个财迷啊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她,我一想到八万多两,这脚都有点发软。”九娘也笑。

    玉秀和玉淑也高兴,玉秀笑着说,“我们这点银子,明州府有家底的只怕都比我们多呢。不跟人家比,今年赚的不错,都是你们辛苦的功劳。你们几个也快合计一下,正月怎么给大家发利是红包吧。”

    玉秀放下算盘,提醒他们奖赏的时候到了。

    这话说出来,众人更是高兴。颜家兄妹厚道,每月的月钱不少,赚钱了这分红更厚实。他们这几个大掌柜,拿了分红,估计都赶得上差不多的小财主了。

    算完账,也到晚膳时候。洪伯招呼赵全生等人到前院先吃些酒菜,再安排住宿之处。郑氏和柳絮到作坊那边,跟其他女掌柜们一起用饭。

    颜家兄妹和颜庆江、九娘六个人,就在内院摆饭。颜庆江现在在建昌县待得多,好久没见玉梁,伸手将玉梁揽到自己边上坐了。

    他如今有九娘天天提点着,感觉说话做事又明白几分。

    席上说起家中今年的银子,玉栋惊得都合不拢嘴,“怎么会这么多!”

    今年外面的田庄佃户的事,是他带着玉梁,腊月头上就算账结清了,那次就把他吓了一跳。那次结完,发现家里田地出产居然有几千两银子。

    现在,听说生意上赚的竟然有几万两,玉栋只觉得自己那颗心都要跳出来了。他知道自家生意肯定赚钱,可几万两,会不会算错了?

    “哥,刚才我怕姐算错了,还偷偷又打了一遍数呢。”玉淑吐吐舌头,她过了这么些时候,才缓过神了。

    要说最淡定的,就是颜庆江和玉梁了。

    “哥,大姐,二姐,你们太大惊小怪了,以后我们银子肯定更多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九娘说,有秀秀那聪明脑袋,银子肯定越来越多。”

    这两人一副其他人没见识的样子,让人都不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玉秀也是一脸笑意,富足的日子,总是让人安心。他们家如今,在内玉栋和玉梁眼看着越来越有出息,在外有能干可靠的管事和掌柜,这样的日子,真是得天厚赐。

    几人高兴地吃完饭,做了美美的一个梦。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,腊月二十三,灶王爷上天言事的日子。

    玉秀和玉淑看着山青媳妇带人贡麦芽糖,烧纸银纸马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,不论有钱没钱,都是这么操办的。因为传说这一天,灶王爷上天跟玉帝汇报自己所管那一家人家的大小事情。纸银纸马是盘缠和代步,贡点麦芽糖,甜甜灶王爷的嘴,上天多言好事,据说顺便还能让他黏牙少说话。

    玉秀和玉淑如今不用自己动手了,可还是喜欢亲眼看着。

    山青媳妇带人祭完灶王爷,“大娘子,二娘子,这里怪冷的,你们快回去,早饭一会儿就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玉秀和玉淑站了半天,也感觉有点冷,就提了新加炭火的火笼回院子去。

    玉栋和玉梁两个在外院,带着大家打扫院落除尘扫灰,又带人去清扫河堤路。

    从石桥头到河堤路,这一段如今就像是颜家专属的跑马道一样。

    这段路,颜家掏钱铺了石板,像腊月这种下雪天,颜家的下人还会每日去扫雪。

    现在家里下人多了,玉栋却觉得不能什么事都不干,这天换上粗布衣裳,拉着玉梁去扫门口这段路。

    对玉栋这做法,玉秀很赞成。富贵不忘出身,才不会迷失于富贵里。

    玉栋和玉梁正扫着,看到石桥头那边跑来两个人,看着穿着差役衣裳,远远对他们喊,“快点,你们家颜举人在家吗?”

    那两个差役都是认识玉栋和玉梁的,走近才发现这两个穿粗布衣裳在扫地的,竟然就是颜举人和他弟弟,连忙停下脚,“看我们这眼拙的,到跟前才认出您二位。”

    玉栋放下扫帚,“你们二位来是有什么公干吗?”

    腊月里都准备过年,衙门里也是要放假的。这两个差役大冷天跑东屏村来,又穿着差役皂衣,肯定不是来闲逛的。

    “对对,可不就是来找您的嘛。”其中一个差役擦擦额头的汗,也不管这是在门外了,“下午要有钦差来宣读圣旨,您快准备准备。”

    腊月二十三钦差上门?

    院子里洪伯、富贵等人听到门外动静,早跑出来了。

    玉梁问那差役,“知道是什么事不?”

    “我们知县老爷说是好事,让您二位快点准备呢。小的传完话,得赶着回家去。”

    富贵连忙走上来,“这大冷天跑一趟,辛苦二位了,我送二位走走。”嘴里说着,手里塞了两个红包过去。

    那两差役一掂量,高兴地连说“分内事分内事”。这到东屏村传话的好差事,大家可都是抢着来的。要不是他们今天在县衙值守,还不一定抢得到。

    颜家给的红包,一向不薄。

    玉栋和玉梁把扫帚交给别人,连忙跑到后院来找玉秀玉淑商量。

    他们家今年迎了一次钦差,现在又要迎第二次了?

    “秀秀,又有钦差,不喜欢。”颜庆江想起上次来的钦差,听到“钦差”两字就头痛。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呢,钦差可是大官。”九娘连忙把他往后拉。

    “衙役说,武知县说是好事,让我们快点准备。”玉栋将那差役的话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玉秀也想不出这种时候,钦差上门来干什么,不过该做的准备还是得做的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