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8章 章 武帝有召

    有过一次接待钦差和接旨的经验,如今颜家操持这事熟门熟路。

    一家子匆匆吃完早饭,洪伯带人将河堤路一直到家中厅堂的路洒水清扫,主人家又有喜事,当差的更加尽兴,几番清扫,那些石板干净得都可照人了。

    颜家大门前准备了大红毡子等物,厅堂里桌椅收拾整齐,摆放了香案香炉。

    为了接旨,一家人都将过年准备的新衣先穿上了。

    等人的时间最难过,尤其又不知道这圣旨为了何事。

    来报信的差役只管恭喜,也没说明是什么事。玉秀难得有些没底,自家那点忠心,武帝已经奖赏过了,如今又是为何而赏?武知县是不知道,还是想卖关子啊?都让人来报信了,也不说清楚。

    玉秀猜不出,玉栋几个更猜不到,最后,还是玉梁想得穿,“都说是好事了,我们干嘛还担心啊?等钦差来不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玉栋和玉秀一想,还真是这样,两人放下心,也不再心焦了。

    一直快到午饭时分,富贵带着人匆匆跑进来,“来了来了,已经在官道上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不用他喊,钦差出行的仪仗清道声,一阵阵传来,在屋里都能听到。

    玉栋拉了玉梁出门迎接,玉秀和玉淑就在厅堂这边等候。颜庆江夫妻俩也陪在一边。

    “秀秀,淑儿,我……我也能在这接旨?”九娘觉得手心里都是汗,自己那出身,真能站这里接旨?她觉得自己跟做梦一样。

    玉秀看她脸僵直地都不会笑了,“婶娘,你可是家里的长辈,当然要带着我和淑儿接旨啦。”

    “长辈?哦,对,对。”九娘想起自己可是婶娘,可不能给孩子们丢脸,连忙给自己又给颜庆江整理仪容,然后又帮玉秀和玉淑理理衣裙。手里有活干,这心好像安定了点。

    玉秀也不阻止,让九娘忙活,还配合地转身让她看自己衣裙。

    玉栋和玉梁江远远迎了出去,那钦差听武知县说玉栋是今年明州府的武解元,看到玉栋两人迎上来,倒是不托大,下轿客气地跟二人寒暄说话。

    “颜解元,这就是令弟颜玉梁吗?”那钦差说了两句,看玉栋边上一个小男孩,总角之龄,穿着一身宝蓝色棉衣,一双大眼好奇地看过来,十分可爱。

    玉梁被问到了,也不慌张,大方地上前作揖,“颜玉梁叩见大人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出门会客、在家待客,各种场面也见多了,面对钦差也不怯场。

    “请起请起,这真是英雄出少年啊。”那钦差看玉栋也才十三岁,就中了解元,玉梁虽然才六岁,可一点没忸怩之态,赞了一句。

    武知县又夸了玉梁勤奋好学、聪明伶俐。

    两人一搭一档,玉梁被夸得有点莫名。

    玉栋看玉梁有些不好意思,连忙出言说两人谬赞了,又请钦差和武知县上轿,自己带着玉梁在前引路。

    这钦差却没上轿,拉了玉梁笑着说,“我离京时,靖王大公子还托我传话向唐先生问好呢,颜小郎君是大公子的小师弟?”

    唐赫章回青州的事,李承允是知道的。现在还托钦差向先生问好,应该只是托词,主要还是告诉钦差玉梁是他师弟,请钦差大人照顾一二吧。

    “是啊,大公子拜唐先生为师,舍弟机缘巧合,也在唐先生门下求学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难怪。”那钦差客气地边走边说,自然也不上轿了。

    这次是武知县陪着钦差来的,钦差不上轿,他自然也不上轿了。

    一行人走到家门口,洪伯和富贵带人红毡铺地,点上香案。

    那钦差看东西都齐全,点点头,脸上露出赞叹之色,“既然都准备好了,那就先宣读圣旨吧?”说着走到香案前,准备宣读圣旨。

    玉栋当先跪下,身后跪了颜庆江和玉梁,隔开一些的后面,九娘带着玉秀、玉淑跪着,其他家中的下人们在洪伯带领也,也在边上跪了。

    钦差拿出圣旨,朗声宣读,这旨意,竟然是给玉梁的,赞他童稚幼龄求学上进,所创花鸟字不拘一格得了圣心,赏赐了笔墨纸砚、金玉如意各一对,还命玉梁明年中秋入京面圣。

    这圣旨内容太让人意外,一时无人说话。

    本来读完后,应该玉梁磕头接旨,可他瞪大了一双眼睛,还傻着。

    那钦差笑着又说了一句,“颜玉梁接旨!”

    玉栋微微转头对玉梁使了眼色,幸好玉梁对这礼仪还是知道的,连忙磕头大声说“草民接旨,谢谢圣上”。

    这前一句说得一副大人腔,后一句却说得太奶声奶气,钦差忍不住笑着将圣旨递到玉梁手中,“恭喜颜小郎君”。

    玉梁高举双手接过圣旨捧着,钦差又将武帝称赞的话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九娘有上次的教训,这次是心有余悸,趁机以女眷长辈身份谢恩后,跟钦差行礼告退。玉秀和玉淑低眉顺眼跟着她退下。三人连头都没抬起。

    接完旨,刚好也是午饭时分了,玉栋自然挽留钦差和武知县在家用饭。腊月里家里荤素菜肴皆有,山青媳妇知道钦差要来就已经准备了。

    除了钦差,跟着钦差来的人还有武知县县衙的差役,也都在另一边备下饭菜,洪伯带着富贵招呼大家吃,赵全生带了几个人来帮忙招待。

    大冬天里吃上一顿丰盛的热乎乎的饭菜,让众人非常高兴。颜家对他们的客气,自然也让这些人感念。

    这钦差家在明州府不远,还急着回家过年。所以,这顿酒席散得很快。

    等到酒足饭饱,玉栋又让人将准备的礼物送上。

    这钦差是礼部出来的,他在礼部也不受看重,要不也不会快过年了还派出来传旨。所以,他也难得有机会收礼。颜家这一份厚礼,让他喜出望外,自然又更客气几分。

    玉秀几个在内院等得着急,好不容易听说酒席散了,想让人将玉栋请过来时,玉栋带着玉梁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哥,圣上怎么忽然想起赏赐小四了?”玉秀连忙问玉栋。

    玉栋在前院已经跟那钦差打听清楚了,看玉秀三个一脸好奇,他连忙仔细说了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