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9章 章 小四扬名

    原来是今年有西藩属国的国主,携女眷进京朝见。

    帝后赏赐时,皇后娘娘赏了国主女眷一些女子饰物,除了珠宝首饰,还有几盒胭脂花粉。

    这胭脂花粉,就是拿上次颜家进贡的露华香。

    西藩脂粉一向是进贡之物,那国主听说皇后娘娘竟然赏赐胭脂花粉下来,自然要看看是否比本国的好。他未看出脂粉好坏,可一看装脂粉的瓷盒上,那三个粗看是花草间鸟飞蝶舞,细看却是“露华香”三字。这字画相容的书法,竟是前所未见。

    这国主也是好风雅的,在武帝所办的皇家酒宴上谢恩后,说天朝人杰地灵,竟然能想出花鸟入字,打听是出自哪位名家手笔。

    一个脂粉盒,又只是寻常白瓷做的,武帝压根没看过一眼。

    武帝从未关注这种小事,其他大臣们没福气见过那瓷盒。在明州受文人追捧的花鸟字,京城这些大人们却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眼看场面要冷时,刚好李承允也随靖王在宴上,出言解围,说这花鸟字是儿童游戏之作,露华香这字是颜家小东家、年仅六岁的颜玉梁所写。

    玉梁跟着唐赫章读书习字。

    唐赫章既然是才子,琴棋书画造诣都不俗,自然也教导玉梁书画。

    玉梁写字时淘气,觉得一个个字看着单调,就在字上画了一圈花鸟。

    唐赫章一看,这字里有画、画里有字,很是别致。他是好钻研的,与玉梁一起琢磨,倒是创出了花鸟字。这字利用鸟羽、草叶衔接,鸟蝶飞花点缀,粗看是画,细看是字,趣味盎然。

    玉秀准备贡品时,看装脂粉的瓷盒千篇一律全是要么几行字,要么是仕女图。她灵机一动,让玉梁用花鸟字写了“露华香”三个字,送到瓷窑烧制出来。

    花鸟字姹紫嫣红,在白色瓷盒上看着更是漂亮。玉秀让瓷窑烧了一批,专门做贡品盒子,也能显示露华香与众不同之处。

    现在,这批瓷盒,果然受人瞩目。

    那国主听说想出这字画融合法子的,竟然是个才六岁的孩子,更是赞叹不已,只恨不能一见。

    送走西藩国主,武帝想到这次,靠着六岁孩童的花鸟字,扬了国威,自然高兴。

    他宣了李承允细细询问,得知玉梁不仅是颜家小东家,竟然还是大儒唐赫章的关门弟子,难怪小小年纪有如此巧思,不禁起了爱才之心。

    再一想,明年中秋万寿节。因为是自己五十岁整寿,届时举国庆贺、万邦来朝,自己登基以来,永定国力更胜从前。何不趁这机会,让世人看看永定的文治武功?

    可惜玉梁年纪小又未进学,无法官职封赏,就下旨褒奖,并宣他中秋进京。

    “我听钦差大人那意思,明年中秋是万寿节,圣上有意让小四当众写一副花鸟字呢。”玉栋跟钦差打听得很详尽。

    在御前写字,可是难得的荣耀,何况还有外国友邦,这可是为国争光的大事呢。

    玉梁想到要御前写字,有点紧张,“哥,大姐,我要是写不好……会不会被砍头啊?”他看戏文里,皇帝都是一言不合就砍头。

    “呸呸呸,胡说什么。”九娘一听玉梁说这话,嫌不吉利,连着呸了几口。她想起自己在青楼见过的所谓的能书会画的才子,“那些什么书画一绝的才子,跟我们家小四比就差远了。小四的字画,都能被皇帝拿着赏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小四,你画的好看极了。我让你帮我描的花样子,很多人家的娘子都打听我这些花样子哪来的呢。”玉淑听玉梁说的那话,也着急起来。

    她拿出自己的手绢,手绢一角是绣着一个小小的“淑”字,正是玉梁帮她描的花样子,她绣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是啊,小四,我也听很多人打听花鸟字呢,连王彬都说想跟你请教。”玉栋也给玉梁打气。

    大家这些话自然不是胡说。

    这个花鸟字,因为金元宗那事,被人瞩目。后来金元宗之事了结后,明州文人们以为是唐赫章所创,还有人上门求教。

    唐赫章不肯居功,凡是有人来问,都说是自己的小弟子颜玉梁所创。

    后来看上门的人太多,玉秀怕影响玉梁学业,就一律推辞不见。

    玉秀看玉梁又得意又害怕的样子,给玉梁整了整衣裳,“小四,你的这字,真的很好,不用妄自菲薄。不过,既然是要御前书写,练还是要练的,离明年中秋还有好久呢,你多练练,练熟了就好了。再说,到时御前还有大公子他们,你都认识的,不用怕。”

    玉梁被众人一顿夸,又高兴起来,“哥,那今年的春联我来写!”

    “这么值钱的字,怎么能拿来写春联呢?”九娘觉得太暴殄天物了。

    玉秀一想,物以稀为贵,还真不能拿来到处挂,“小四,回头你写一副供到寺里去。对了,哥,圣旨有没有供到爹娘面前去啊?”

    “供进去了……”玉栋还未说话,洪伯匆匆跑进来,不知有何事。

    洪伯满脸红光,“郎君,娘子,外面贺喜的上门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村里人听说玉梁被皇帝褒奖还赏赐了,都上门道喜,其他外村住得近的有交情的也都来了,像武举人一家,自己今日没空,派了管事过来。

    洪伯还未说完,郑氏、柳絮等几个来了内院,他们一进屋就走到玉梁面前蹲身行礼,“给小郎君贺喜,等小郎君发赏钱。”

    玉秀笑起来,“这还真是疏忽了,这可是小四的功劳,小四,你说要怎么赏?”

    她笑吟吟地看着玉梁,等他发话。

    玉梁看大家在看着他,大声说,“今晚家里加菜,每人的月钱翻倍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小四都这么说了,就这么办。洪伯,您到前院告诉大家去。双喜,你通知后院其他人。”玉秀笑着一口答应,又对郑氏几个说,“你们这些掌柜的,每人一对富贵如意银裸子。”

    这银裸子,是今年玉秀和玉淑特意选了几个花样,让外面熔铸了当正月里赏钱用,现在倒是先用上了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