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0章 章 婚嫁之事

    颜家这个年,过得格外热闹。

    本来因为柳絮、赵全生等掌柜们在东屏村过年,上上下下几十口人,一起过年的人多,一片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现在,有了武帝奖赏和玉梁受召入京的喜事,就更热闹了。

    正月初一,一家人去寺庙烧香拜年,回家时,洪伯手里已经捧了十几张拜帖。

    正月初二起,家里四个人就没听过,要么外面有吃请,要么是有人上门拜年。

    这些来拜年的,或是来道贺,或来找玉栋、玉梁请教,还有生意上有往来的掌柜们上门拜访。

    东屏村那条河堤路上,天一亮就人来人往,一直要到天黑时才人声渐消。

    玉秀是一刻不得空闲,天天在家中后院坐镇。

    上门拜访的,居然还有各家的夫人奶奶们。

    原来,有那眼光长远的,眼看着颜家日渐兴旺,颜家两兄弟均非池中物。两人有才干,上头没有父母长辈,家里虽然有个据说能干厉害的妹妹,但这妹妹今年十二岁了,再过个两三年就应该嫁人了。

    家里还住着的颜庆江和九娘,名义上是叔婶,可这不是父母,隔了一层,还是依附颜家兄妹过日子的,没分门别居也就是亲戚情分。

    不论是真心为女儿好,还是看重颜家如今的兴旺之象,这么一盘算,颜家兄弟都是佳婿的不二之选啊。

    姑娘一嫁进门,不用伺候公婆,家里奴仆伺候,还有万贯家财……只要拿捏住夫君,压服小姑子,日子想怎么过就怎么过。

    这些夫人奶奶们,就是抱着这种目的上门来拜访的。

    玉梁年纪还小,这玉栋今年十四岁,正是定亲的好时候。

    只是,这些妇人们上门后,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来时盘算得很好,觉得没有父母长辈,女儿嫁过来不用立规矩。可这上门了,才想到一件事:没父母长辈,这亲事要跟谁提呢?

    颜家出面待客的是九娘和玉秀,有人想跟九娘说道,九娘头摇成拨浪鼓,“这事我哪知道啊。您不知道,我们家栋儿,也只有秀秀敢帮他拿个一二分主意。”

    有性急的,想起玉秀可是颜家的当家娘子,就想在她面前露个口风。

    偏偏玉秀谈起梳妆打扮、琴棋书画甚至是生意经,样样通透,唯有这件事,却是少根筋。这些人明试暗探,人家压根不接话。

    到底是嫁女儿,总不能直接问“家有好女,敢问能看上否”,末了没有结果,只能暗自懊恼地回家去。

    有豁出脸面让媒婆上门说和的,玉栋亲自接待,玉梁好奇地坐在一边,听媒婆天花乱坠吹了一通。

    玉栋愣头愣脑地问一句,“能下地干活不?”

    “那是秀才家的小娘子,哪用得上下地啊……”媒婆傻眼,再说颜家这家财,还用自己下地干活?

    “那会洗衣做饭吗?”

    “那小娘子,琴棋书画都是上佳的,长得还好看……”媒婆笑得有点僵,幸好,还可以说说小娘子的才艺。

    “比我大姐、二姐还好看?”玉梁吃着红枣糕,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“就差……差那么一点点……”媒婆简直是咬着牙说出这一句,玉秀和玉淑,如今很少出门露面,但见过她们的,谁不知道这姐妹俩容貌超群?

    “差一点是多少点?”玉梁还不放过。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……眼睛小了一点点,嘴唇厚了一点点,鼻梁塌了一点点……”媒婆说不下去了,本来挺好看的小娘子,这么一比,怎么好像完全不好看了?

    “我大姐二姐这么好看,她们还会下地,会洗衣做饭,会绣花做衣裳,脾气好,还懂做生意……”

    在玉栋和玉梁挑剔的目送下,媒婆简直是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玉秀听到双喜学的话,只能抚额长叹。她不接那些夫人奶奶们的话,一来是觉得哥年纪不大,还可等三年考过武进士后再考量,二来是觉得那些人家的小娘子,和哥哥不相配。

    可是,她只是装傻赶人,她哥和小四这样子,是想把所有小娘子都吓跑吗?

    也有人家,没有适龄的姑娘,但有未娶的小子,看中了玉秀姐妹俩。

    比如武举人家,武老太太原本看不上玉秀。可现在颜家今非昔比,武举人跟老母亲掰开来揉碎了细细分析,武老夫人才发现这是门好亲。

    武夫人下帖子邀请玉秀上门做客,话里话外的意思,自然是当初武季方的心思。他们从颜家兄妹这里,知道武季方在北地做了小旗的消息。

    玉秀听着这些,只是害羞地红脸说,“长兄如父,我们家的事,都是我哥做主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一想这话有理,在玉栋面前探话。

    玉栋两手一摊,“我大妹妹和二妹妹年纪都还小,这两年苦了她们,我和弟弟商量过了,要多留她们几年。”

    对于玉栋的亲事,玉秀曾觉得有几个小娘子不错,问玉栋觉得如何。

    玉栋却是坚定地一摇头,“我要看着你和淑儿嫁出去,再说亲事。”

    “等我和淑儿嫁出去,那还得多少年呢。到时好姑娘都成别人家的了。”玉秀没想到玉栋还有这念头,她今年十二岁,玉淑今年十岁,等淑儿嫁人,少说也要五六年吧。

    玉栋却难得坚定,“你和淑儿过得好,我才放心。要是你们过得不好,就回家来。”

    玉秀又好笑又感动,一时不知该说什么,看哥哥好像是还无心娶妻,暂时放开了这事。他们如今,还有不少事要忙活。

    年后第一件事,就是商量玉梁上京的事。武帝只管出一道圣旨了事,可玉梁到京后如何安置等等,他们却是得考虑周全的。

    跟同龄孩子,比如村里铁蛋他们比,玉梁人情练达虑事周到,可他到底也才七岁,玉秀怎么能放心让他一个人进京呢?

    京城里,权贵遍地,鱼龙混杂。颜家这样毫无根基的人家,在京城要立足可大不易。玉梁又是要去面圣的,这面圣是天下第一等荣耀事,也是天下第一等风险事。

    玉秀不亲自跟在身边,是怎么都不放心的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