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4章 章 一家挂心

    建昌县城里,九娘和颜庆江早将那边的宅子收拾好了。

    玉栋四个一到,几个护院和小厮还有店里的伙计来帮忙,将行李等搬进去。

    玉淑和玉梁还是第一次来县城,玉秀带着玉淑进屋去看,玉栋则带着玉梁先到考场那边去看看。

    第二天好好休息了一天,第三天一早,一家子起来送玉梁去考场。

    这次跟上次送玉栋下场不一样。玉秀心里虽然觉得玉梁是必定能考上的,可这真到要下场的时候,心里难免七上八下。

    她又怕最后猜错了,万一玉梁临场紧张,写的文章还不如平时呢?

    上次有洪天锡在,她觉得有了主心骨。可现在,她就得是这个主心骨了。

    玉秀心里的想法,脸上未露一丝一毫,看着镇定平常。

    到了考场外,还是人山人海,玉秀和玉淑两个只能站在马车边,拉着玉梁叮嘱,让他吃穿自己精心些,有什么事及时跟考场中的衙役兵丁说。

    玉淑给准备的食盒里,放了好几样小吃,酸甜咸口味都有,“这里还有包蜜饯,给你吃着提神的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跟武知县打听过,今年天冷,饭菜都会送热的,小四的号子是靠门的,干净也不吵。”玉栋跟玉秀和玉淑说,也是让她们放心。

    这算是他和武知县招呼后的好处了。

    因为吃喝拉撒都在考场里,要是靠最角落的号子,往往边上放着恭桶,臭气冲天。靠门的地方,就是黄金宝地了。

    玉梁年纪小,最大的好处是,对大人来说,号子太小,躺下只能缩着,可他能伸直腿。

    玉秀还准备了一块一块油布和一块毛毡子,“要是下雨,这油布就挂门上挡雨。晚上这毡子铺出来,半床当垫子半床当被子。饿了吃点你二姐准备的点心,就是小心别弄脏卷子。还有,进去后别管认识不认识的人,都少说话。反正你年纪小,这次下场就当历练历练,照着平时写文章的样子写就好,不用想太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点,快点,考生进场啦,时辰快到啦!”玉秀还没嘱咐完,考场大门口的兵丁吆喝起来,催促大家进场。

    玉秀只好停口,匆匆帮玉梁又理了理衣裳,“小四,自己照顾好自己,晚上别害怕。要出恭就叫差役开门。”

    玉梁用力点头,“大姐,我已经七岁了,不是小孩子啦。你放心,哥都打点好了,我自己知道吃穿,很快就回家来。”

    再不放心,玉秀也只能松手。

    唐赫章和李承允都打发人来,让玉梁务必下场去考一场。既有机会难得的缘由,也有玉梁中秋入京时,若顶了少年秀才的名头,会比白身更好点。

    随砚和阿胜接过这些东西,玉栋牵了玉梁。

    钟有行带了一个护院在前面开路,玉栋护着玉梁跟在后头,阿胜和随砚则紧跟在后面,随便挡开后面推挤的人流。

    来赶考的考生里,有人看到玉梁小小年纪,居然也要入场的样子,难免惊异。有认识玉栋兄弟的,指着玉梁耳语,显然是告诉别人,这孩子就是东屏村那个颜玉梁。

    玉梁跟着玉栋往前走,很快就挤到了大门前,钟有行拿了玉梁的文书递过去,随砚把食盒和包袱打开,让门口的兵丁检查。

    那两个兵丁一看食盒,这是来赶考还是郊游啊?有鲤鱼跳龙门图案的干点,有桂花糕,有黄金如意卷,就连普通的葱油薄饼,还剪成了祥云纹的样子。

    阿胜塞了几个钱过去,“两位爷辛苦,我们是东屏村的,这是我家二爷下场,家里给准备的点心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那位神童颜二爷啊。”听说是东屏村的,那两个士兵马上想到是东屏村颜家的颜二爷了。

    随着花鸟字出名,尤其是玉梁写了供奉在玲珑山佛前的花鸟字,正月里上香拜佛的人都看到了,一时之间都说东屏村的颜玉梁是文曲星转世、是神童。

    那两个士兵职责所在,查还是要查的。这些点心实在精致小巧,夹带是不可能的。他们检查的手势和缓,虽然里外还是认真翻看,但是没弄乱。

    “哥,你以前武试是在这里考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在校场考的,和这里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哥,武试看你的,现在看我的。我不会给你们丢脸的,你们等我佳音。”玉梁仰头看着玉栋,好像宣誓一样大声说着,放开玉栋的手,大步往前走,很快就走进了大门后。

    那昂首挺胸的背影,倒是很沉稳的样子。

    文试和武试不同,武试一天就能出来,文试却是要在里面待个三天的。

    这三天里,吃喝拉撒全在里面,有身体不好的,生病饿晕了都有。

    随着大门渐渐关上,人流逐渐散去。

    玉栋等在大门前,看着大门完全关上了,才走回来,玉秀和玉淑还站在马车边。

    “我们回家吧?过几天来接小四。”

    “哥,安排两个人日夜替换守在这门口吧?万一小四提起出来,也不怕接不到人。”若是可以,玉秀恨不得自己抱了铺盖等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安排老钟带人守在这里了。在那边客栈里定了房,他们可以轮流过来。”玉栋也想到了,一早就在客栈定了客房,让钟有行带了两个护院住客房,每天过来门口守着。

    “哥,姐,小四真要在里面待三天啊?”玉淑想到玉梁一个人要被关三天,就有点担心。

    “没事,小四长大了。”玉栋想到刚才那个说“现在看我的”的玉梁,笑着摸摸玉淑的头发。

    玉淑的包包头一下被弄乱了,她不满地嘀咕一声“头发都乱了”,躲开玉栋的手坐上马车。

    玉秀笑着也跟着坐上去。

    玉栋有点无辜,他只是摸玉梁脑袋摸习惯了,看二妹妹那担心的样子,想安慰一下而已,居然还被嫌弃啦?

    回到家里,颜庆江听说玉梁一个人要在那待三天,不放心,每天还要跑过去张望一下。

    一家人也无心做别的事,度日如年一样的等着。玉秀再沉稳,也跟着九娘天天早上烧香白天拜佛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