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5章 章 好好入梦

    第三天傍晚,一家人就去考场外接玉梁,颜庆江也不肯待在家里,一定要跟着来接人。

    考场外,人比入场那天少了很多,也有人家和颜家一样,派了马车来接的。

    一个个考生从考场里出来,大部分都形容狼狈。或胡茬拉碴,或双眼无神,还有体力不支走不动、互相搀扶着。往日翩翩书生,这时候一个个就算比街头臭烘烘的乞丐强点,也是好得有限。

    马车不能停在靠近大门处,就停在大门外对面的街上,几个人伸长脖子看着门口,生怕漏看一眼,就错过人影了。

    终于,玉梁那小小的身影出现在大门口。

    玉秀和玉淑探头到马车外,喊了一声“小四,这里,在这里”,玉栋和颜庆江已经跑过去。

    玉梁明显也瘦了一圈,原来白净圆润的脸,有些瘦削了,下巴都能看出尖来。玉淑给他赶做的那身宝蓝色衣裳,沾上了墨迹,还有菜汤印子。衣裳还有些褶子,衣襟也还整齐。

    玉梁脚步轻便地走出来,看着精神很好,没其他人的狼狈。

    他一只手拎着食盒和包袱,一只手反背在身后,慢吞吞走出来,颇有几分闲庭信步的意思。

    那故作老成的小大人样,让人看着又好笑又窝心。

    玉梁听到喊声,脸上没绷住,绽出一抹笑抬头看过来,还没看到玉秀几个,颜庆江已经一把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钟有行等护院们还是跟在后面,玉梁提出来的食盒和包袱,阿胜和随砚上前接过来。

    玉梁猝不及防吓了一跳,然后反应过来,看到是颜庆江,不好意思的连忙蹬腿想下地,“小叔,我长大了,我自己走,自己走!”

    有其他考生出来看到了,发出善意的笑声。

    可惜颜庆江压根不听他的,把玉梁抱起来,还在手里掂了掂,嘀咕了一句,“轻了,瘦了。”转身就往马车这边走。

    玉梁挣脱不开,只好把头埋在颜庆江的颈窝里,就当自己什么都听不见。

    玉栋紧跟在边上,不停打量玉梁的身上,好像想看出来弟弟瘦了几斤。

    等回到马车这边,玉淑掀开车帘,颜庆江直接将玉梁放到了马车上。

    玉梁脚一沾马车,哧溜一下就滚到马车里,“二姐,快放帘子。大姐,你看小叔啊,好丢脸!”

    看他还这么有精神,玉秀只觉心里一块大石头落地,“快过来,让我们好好看看。真的瘦了,回家去好好补补,婶娘在家里炖了一锅鸡汤呢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就听到一阵咕噜噜的叫声,玉梁摸摸肚子,“大姐真是的,你不说鸡汤,我还没觉得饿呢。”

    在考场这三天,饭菜自然不能指望好吃,玉梁这号子靠近门,送进来的饭菜还算热乎。靠近角落的号子,拿到饭菜估计都冰了。

    而且,那饭菜味道也不好,就算味道原本还行,闻着周围难闻的味道,饭菜香味也没了。

    玉淑听他肚子叫,心疼地忙从身后拿了一包点心出来,“快点,先吃几口。我听冯秀才家的三娘子说过,她爹从考场一出来,饿坏了,一口气吃了九个大肉包,第二天还撑着了。”

    玉梁接过点心,玉淑还准备了一壶温热的茶,让他先喝几口。

    玉秀在县城里还要跟掌柜们商议事情,玉淑一手将这些琐事都包揽了。

    “考了三天,累不累?”

    “不累,你们别担心。我才不像他们那么没用呢。”玉梁对被抬出来的嗤之以鼻的样子。

    等玉梁吃了两块点心喝了一杯茶,玉秀和玉淑从刚才的激动中恢复过来,就闻到了一股怪味。

    “小四,你怎么这么臭啊!”玉淑吸吸鼻子,嫌弃地问。

    玉梁嘿嘿坏笑着,猴到玉淑边上,“真的臭吗?二姐,你闻闻,我闻不到呢。”被玉淑推开,他又凑到玉秀边上,抬起袖子,“大姐,你闻闻,臭不臭?”

    玉秀笑着推开他,“臭死了,回家快点洗洗。”

    三个人在马车里闹成一团,玉梁走出考场时那点稳重,一下丢到爪哇国去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九娘一看玉梁,也叫着“瘦了,瘦了”,就要张罗着摆饭。

    玉秀让随砚快点打了洗澡水,伺候着先洗个澡再吃。

    玉梁路上吃了一包点心,不是太饿了,到房里好好洗个澡,换了衣裳,神清气爽地出来了。

    一家人早坐在饭厅里等他,他走进饭厅里刚坐下,玉秀和九娘一人拿碗一人拿汤勺,抢着给他盛汤。

    玉淑帮他盛了满满的一碗饭。

    颜庆江和玉栋不约而同地各夹起一只鸡大腿,又不约而同地放他碗里。

    玉梁连叫着够了够了,才止住大家再给他夹菜,看大家齐刷刷盯着他吃饭,他小小得意地抬了抬下巴,“平时不对我好点,想我了吧?”

    那副小人得志的样子,玉秀止不住笑,“别显摆了,快点吃,吃完再好好睡一觉,眼睛都抠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玉梁低头喝了一大口汤,扒了一口饭,又咬了一口鸡大腿,满足地叹了口气,“家里真好啊,家里最舒服了!”

    那副感慨的样子,好像离家不是三天,是三年了。

    吃着吃着,他忍不住打了个哈欠,露出了几丝疲惫。

    玉秀看玉梁那样子,知道他怕大家担心,有些强撑着。

    他虽然跟着玉栋练武,在家里也下地干活,比起四体不勤的书生来,身体底子要好。但是到底才七岁,三天考下来,怎么会不累呢?

    玉梁一顿饭吃了一碗饭,玉秀拉着他送他进屋,帮他脱了衣裳和鞋袜,再转头,看他已经闭上眼睡着了。

    夕阳还未完全坠下,风里隐隐送来花香。

    玉梁睡梦里哼哼了一声,翻了个身。

    “小四,好好睡吧。”玉秀轻轻拍了拍他的背,拉过被子,给他盖上。

    玉秀走到房外,玉栋、玉淑、颜庆江和九娘居然就还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小四累坏了,让他好好睡一觉,别管考的什么了。反正三天后就知道了。”玉栋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大家都点头,考完就好了,考得如何,现在问什么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