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8章 章 学无止境

    石秀才听到玉秀的声音,却呆愣愣不知动弹了。

    他压根没听到玉秀说的什么,只觉得那声音清脆如黄莺出谷,带着一丝怒意,让那清亮的声音染上了一丝沙哑,居然别样诱人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转头,想要看一眼说话的是谁。

    钟有行说了一声请,看这人竟然呆站着不动。他行伍出身,又是周家军里的,对一个酸秀才也没看在眼里,伸手一拉。

    石秀才手无缚鸡之力,一下被他拖得离地几步,差点摔了,才总算回过神。

    他一看,一个护院打扮的壮汉正凶狠地拉着自己,又怕又羞,“你……你们,简直有辱斯文!”

    他恨恨丢下一句话,转身走了,他怕再不走,自己要被丢出门去。

    厅中众人还没回神,玉秀在堂屋后说道,“小女子今日无状,望各位海涵。实在是舍弟被辱,心中一时激愤。诸位若不见怪,千万留下,容家中备薄酒待客。”

    玉栋和玉梁听到玉秀这话,也连忙吩咐人准备酒菜。

    虽然没露脸,但一个女子软声道歉留客,这些秀才们先就心软了。

    也有人想到颜家,和武知县、学政乃至靖王府的大公子,都是有交情的,他们不像石秀才,灌了几杯酒就得意忘形了。

    所以,玉栋玉梁殷切挽留下,众人也就顺势留下了。

    家里现做酒菜自然来不及,玉秀让人去五味酒楼叫了一桌上等席面。玉栋和玉梁作陪,众人推杯换盏,吃得很尽心。

    酒足饭饱后,五味茶楼送了一桌茶点来,玉秀又让人送出纸笔,说今日难得有众多才俊,邀请大家留下墨宝。

    秀才的墨宝不值钱,所以,秀才们被人这么敬着,难免更高兴几分。尤其是玉栋和玉梁说这些墨宝,是五味茶楼求的,他们得了后要装裱了挂在茶楼厅堂中。

    五味茶楼,如今是文人汇聚的地方。就算是建昌县的五味茶楼里,也不乏名家手笔。

    这几个秀才嘴上谦逊几句,心里却是跃跃欲试的。

    罗秀才是案首,第一个提笔写了一首诗。

    第二名今日未在,众人就请玉梁这个第三名题字,这既是论排名的意思,也有想看看玉梁肚中有几分墨水。

    玉梁走到桌前,提笔写了四个字“学无止境”,这四个字,内容平平。可那笔字,却正是他被人所知的花鸟字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颜贤弟的花鸟字?难怪圣上要召你进京,这字画相融,不同凡响啊。”一个秀才看着这四字,夸了一句。

    被他一提,其他人好像如梦初醒,是啊,颜玉梁可是圣上下旨要召到京城的人,圣上亲口称赞天资过人,这样的人,得个第三名岂不是应该?

    原本心里还有不服气的,一下醒悟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其他人依次题字,又互相点评恭维了一番,终于是宾主融洽、其乐融融的气氛。

    略坐一会儿后,罗秀才带头告辞,约定稍候大家一起去拜见学政和武知县,大家当然不会反对。

    等众人离开后,玉秀和玉淑从堂屋后走过来,两人上上下下打量着玉梁,倒把玉梁看得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大姐,二姐,你们干嘛这样看我?”

    “小四,你可太聪明了。”玉淑大大赞了一句。

    玉秀点头,“遇到这种人,就该给他点颜色。”

    “大姐,我得罪石秀才,要不要紧?”

    “一个自取其辱的酸秀才,你要是不回那些话,他就该咬着你不放了。”玉秀摸着玉梁的头,“小四,你记着,待人客气,可碰上这种挑衅的,就不能退,也不能软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小四,好样的。”玉栋在边上赞成。

    这时,钟有行带着随砚走进来,随砚手里拿了几张纸,“大娘子,今日几个秀才的文章,都抄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刚才将那石秀才赶走后,玉秀就吩咐钟有行吩咐随砚,到张榜处将几个秀才的文章誊抄回来。她这也是知己知彼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快就誊抄来了?”玉秀没想到,钟有行和随砚这速度这么快。

    随砚嘻嘻一笑,“大娘子,小的拿了您给的银子,到那榜下打听,刚好有落榜的童生已经抄了几篇文章了。小的怕您等急了,二文钱一篇,从那人手里买过来了。”他说着,拿出剩下的十文钱,又有点忐忑地说,“小的怕大娘子等急了,就取巧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错,遇事就该多动动脑子。”玉秀夸了一句,“这十文钱奖你买糖吃。”

    随砚一听剩下的十文钱都赏给他了,高兴地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玉秀接过那几张纸,找到石秀才那篇文章,仔细看了片刻,又拿了玉梁的文章看了片刻,随后将几篇文章递给玉梁,“那石秀才,眼界太小,只怕也就止步于此了。”

    玉秀前世跟着唐赫章,一直受他教导,虽然不能做文,可文章好坏高下却是一眼可判。

    玉梁和玉栋接过石秀才的文章看了几眼,两人没看文先看字,那笔字看着只是清秀,没什么风骨。

    “小四,这种人心胸狭隘,你以后离这种人远些。”玉栋怕玉梁吃亏,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玉淑不看文章,反正她心里,自家弟弟自然是最有才的。

    家里大半事务,现在都是玉淑料理安排的,她想着玉栋中武秀才的时候,“姐,以前哥中秀才的时候,我们在家摆酒了。小四这次,是不是也要摆几桌酒啊?”

    “一定要大摆几桌,小四这个得好好庆贺一下。”玉栋没等玉秀说话,就先赞成了。

    玉秀当然也觉得要庆贺一下,“等小四去拜见了武知县和学政大人后,明日我们回村里去,到时再摆酒庆贺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请个小四爱看的杂耍班回去。小四,要看什么,这次你说了算。”玉淑想到玉栋中秀才时,玉梁觉得不够热闹的事,趁着现在在县城,请杂耍班也容易。

    玉梁嘿嘿笑着,“我听哥和姐的。”可那晶亮的眼神,一看就是知道很期盼的。

    玉梁收拾一番后,带上钟有行和随砚,坐着马车出门,汇同众人一起去拜见了武知县和学政大人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