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0章 章 墙角有人

    这次进京只是暂居,可玉秀盘算着,想趁着这次,在京城置办点产业。

    买套宅子,再过两年,玉栋和玉梁进京赶考,到时就可居住。若有合适铺面,也可盘下来。家里的脂粉铺、绸缎行、车马行等,都可开一家。

    对开铺子玉栋倒是赞成,买宅子却有点犹豫,“秀秀,京城房子肯定很贵吧?”玉栋听人说过,有人做了一辈子京官,却只能租房住。

    玉秀拿出账本,又拿了把算盘,算了一下,“哥,放心吧,我问过三爷,他说京城里靠外城的小宅院,也花不了多少银子。”

    玉秀说钱够,玉栋就没顾虑了,他只知道家中应该挺有钱的,可具体有多少,除了年底盘账时知道,其他时候都不管具体账目了。

    玉淑和玉梁听说又要开铺子又要买宅子,都有些兴奋。

    几个人或许都怕了寄人篱下的日子,要到哪里停留,就喜欢在那里买房子。住自己家的房子,那感觉总是很踏实。所以,他们如今在建昌县、明州府还有砚山那边,都有宅院。

    玉秀叫了赵全生、柳絮过来商议。最后定了先派两个能干的管事上京去。他们到京城里先看看有无合适的铺面和宅院,若有事也可找丁三爷或洛安帮忙。

    等管事看好几处,玉秀等人到京,就可定下购买之事。

    “大娘子,既然要开铺子,是不是带个掌柜的一起去?”柳絮想着若是盘下铺子了,就可立即开张了。

    “是这个打算,所以叫你们来商议一下,看看能让谁跟着去。”玉秀也是想着带个掌柜去,铺面要是盘下来,就可让掌柜的就近开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新铺子开张,比在现成铺子里管事难。要不我跟着去吧?”赵全生想来想去,让别人去不放心。

    柳絮想着万一要开脂粉铺或绸缎行,九娘如今走不开,自己两样生意都经手过,也要随行,“绸缎行都没大事了,大娘子也带我去京城开开眼界。”

    玉秀对他们两个是放心的,自然答应了。

    赵全生派了一个当年走单帮的兄弟先去京。玉栋和玉秀拿黄历看了出门的日子,将四个人要带的东西收拾好了,晚了十多天出发。

    这天一早,颜家大门打开,陆陆续续开始忙着搬东西。

    玉秀看着人搬东西,只觉世事真是难料,她又要上京了。

    这次出发到京城,本来想带富贵、随砚、阿胜和双喜双庆五个人伺候,钱昌和钟有行带四个护院随行。可洪伯不放心,觉得家里没什么事,玉栋四个上京他却是要亲眼看着才放心。

    最后,一番商量,就让富贵留下,帮着九娘打理家中事务,洪伯跟着进京。

    一来一回寒暑交替,要带的东西就多了。四个人的衣物,夏天的冬天的都得带上。头次进京,还预备了一车土仪,一车礼品,进京人情往来使用。

    这次进京路上时间充裕,玉栋和玉秀商量着,打算到青州去一趟,看看颜家当年在青州的老宅,也还能顺路拜会唐赫章。

    虽然包袱早就收拾好了,可这装箱装车,还是忙碌了很久,才收拾停当。

    这次还准备了两辆大马车,玉秀和玉淑一辆,玉栋和玉梁一辆,因为两辆马车车身大,转头麻烦,就没停在颜家门前,而是停在门前那条河堤路上。

    村里人来来往往,看到玉栋几个要出远门,都会打个招呼。

    等众人收拾好了,玉秀和玉淑才走出大门准备坐上马车。

    玉秀一走出大门,就觉得有视线盯着自己一样。到了马车边,她忍不住转头查看,看到颜家靠滴水潭那边的围墙角落,一个人影很快缩回去了。那人影看着陌生,她想了片刻,好像不是村里人。

    “秀秀,怎么了?”玉栋站在马车边,打算扶她们上马车,看玉秀转头,以为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玉秀看玉栋有些担心,想想那人的样子,好像还穿着长袍。

    钟有行看玉秀一直看着那边的围墙角落,走过来禀告道,“大娘子,那边那个人,不会武功。我们一出门就看他蹲那了,是不是有什么不妥?”

    因为有玉栋这个武举人,现在又有玉梁这号称神童文曲星的秀才,颜家又是这一带出名的富户。几乎每天都有访客上门,家里人进出也经常有人好奇地张望偷看,大家早就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玉秀听钟有行说那人不会武功,也就不在意了,扶着玉栋的手坐上马车。

    玉栋嫌马车里闷,要骑马,玉梁不肯一个人坐一辆马车,也跟着上了玉秀和玉淑的马车。

    等三人坐好,钟有行吆喝一声,赶马车的车夫是从颜家车马行里来的,赶车是把好手,他一挥鞭子,马车就稳稳跑起来。

    等一行人走到村外,转上官道,颜家那个围墙角落里,走出一个身穿圆领长袍、头戴文士巾的青年男子,竟然就是那个石秀才。

    石秀才一脸怅然若失地走出来,看着官道上那若隐若现的一行人,想着刚才见到的玉秀。

    在建昌县城里听到玉秀的声音,他就念念不忘。后来打听,听人说起颜家大娘子和二娘子,容颜绝世,一双玉人。他就想见一眼。

    那次托人道歉,玉梁表示不在意后,他上门拜访过两次,却都碰上玉栋和玉梁出门访客,没能进门。

    他又辗转打听,听说玉秀以前在家里,也是要下地的,就想守在东屏村。

    可玉秀如今哪里还需要自己下地啊?

    她又想着如今颜家也算是入士了,她若一再抛头露面,会让人看轻颜家。再说又有金元宗和李承恩那次的事。

    所以,玉秀虽然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但却也是很少出门了,偶然要送客,她也只送到大门口就停步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石秀才守了好多天,别说人,连个声音都听不到。

    也亏他有心,愣是打听到颜家今日出门上京。他也不怕晨起微寒,天没亮就蹲在这角落里,终于是让他见到一面了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