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2章 章 砚山产业

    玉秀出门时,和玉栋商量过,难得出门,家里如今也打算多置些产业。他们索性趁这次出门,将家里几处产业、铺子都查看一下,也好心中有数。

    砚山这片田庄,是玉秀此次最着紧要看的地方。

    颜锦鹏夫妻俩来到砚山后,日子过得舒心,他们做事也尽心尽力。

    如今,砚山脚下,已经起了一幢大宅院,前后三进,前院一片宽敞的地方可停马车,也可堆放粮食等,门口还有拴马桩。

    前院除了正对大门的三间正房和左右抱厦外,还起了两座院落。

    后院西边是庄子里的粮仓和圈养牲口的地方,牛羊鸡鸭尽有,还空了一个马圈,显然是专门备着玉栋玉梁骑马来时用。

    西边靠院墙的一溜房屋,现在住的都是家里的长年和雇来的短工。

    这边有两扇门,一扇通到前院,一扇通到东院。

    东院这里,有五个小院落,房子一色都是三间正房左右厢房。

    东院西院之间,还空了一片地,现在只种了些果树。

    玉秀是打算着,将来兄妹几个若是住到砚山来,就把这一片建成小花园,花园后就是砚山,也算是借山景入园了。

    因为一直没打算好,这块地也就先空着了。

    韩氏看玉秀看那几棵果树,想着这是自己自作主张定的,“秀秀,这果树,是我想着这地空着也白空着,种点果树还能长些果子吃,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堂嫂想得很周到,就种着吧。”玉秀笑着回应。

    韩氏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曾听颜家的管事们聊天说,大娘子说话声音好听待人和气,可在大娘子面前总是不敢放肆。她是深有同感的。

    越和玉栋四个接触,她对玉秀就越敬佩,因敬而生惧,她对玉秀的话可不敢含糊。

    玉秀看韩氏有些拘谨,笑着说了些别的,不再看这些果树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韩氏也好,颜锦鹏也好,对自己有些畏惧。可她没打算安抚他们。

    她安顿颜锦鹏一家,是因为兄妹四个回村时,颜锦鹏表示出了善意。可是,有颜庆洪的例子摆在那,大家还是得分个主次你我才行。

    玉栋也好,淑儿也好,都是性子温和的人。当年祖父对颜庆洪,肯定也是温和善意的,还不是养出来一头白眼狼?

    她愿意报答颜锦鹏的善意,也愿意对其他人好。但是,她也要让人记着,他们愿意给是一回事,别人若想予取予求,那就是逾矩了。

    升米恩斗米仇,她不会让人觉得从自己兄妹四个手里拿到东西,是理所当然的事。

    这宅院,是当初打算盖庄子时,玉栋兄妹四个过来看过定下的。后来一直是颜锦鹏夫妻俩和韩氏大哥在这边监工建造。

    现在,看到宅院造得这么好,玉栋和玉秀俩相视一笑,都很满意。

    颜锦鹏一家和韩氏大哥家原本是住在离田庄有段路的山脚,这宅院盖好后,玉栋和玉秀就让他们住了前院的一套小院。

    玉淑和玉梁还是第一次看造好的宅院,看这些新房子,玉梁看没个院落都没名字,商量着应该给这些院落题名啥的。

    “现在急什么,等以后哥和小四功名上再进一步,到时再给这些院落题名。”玉秀希望,以后玉栋和玉梁中了进士,再来题名,那才更荣耀呢。

    玉淑一想也是,“小四,等这次京里回来,你用花鸟字来题名,让大家都见识一下才好呢。”

    大姐二姐都这么说,玉梁当然也觉得好。

    四个人在田庄歇下后,玉淑和玉梁在田庄里玩,玉栋和玉秀特意到放粮食的粮仓那里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砚山这边的粮仓分了两处地方,田庄西院的粮仓是放自家田里出产的粮食的。还有一处粮仓,却是和沈家合做粮食生意而建的。

    这处粮仓建在砚山上,地方隐蔽,通风防潮。最妙的是,这处山坳狭窄,山路只容一辆马车跑动。只要让人在山路口守着,就不怕有人偷粮食。

    玉秀干过农活上山下地都干过,所以,颜锦鹏带路,她和玉栋一样,步行走过来。

    三人看了粮仓,又爬到砚山上看。

    现在,站在砚山上往西北方看就能看到兰江,而这中间隔着的几十里路,触目所及,几乎都是颜家的田地了。

    这边地光人稀,玉秀又让颜锦鹏不要吝惜银子。所以,这地买起来很顺利。

    有些人家,卖了地后,索性还签了身契,就托庇在颜家门下。尤其是去年玉栋中了武解元,今年玉梁接到圣旨后,签身契的人家更多了。

    这附近还有村子,大半村人都是颜家的佃户或长年。

    靠近兰江那边,现在有个简易码头,只用木板搭了停船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地方,如今没打算开工,玉秀和沈莛都觉得,等蜀中局势稳定后再开建才好。

    颜锦鹏满脸自豪地说完田地,指着脚下的砚山说,“栋儿,秀秀,这里的田好歹有些出产。这山就差远了,山地太瘦土太松,种果树都不行。现在养些松树、樟树,回头卖木料。”

    他对这么一片山却没多少出产,觉得很惭愧,叫了很多人商量过,大家都没啥法子。

    他一直觉得玉秀买这地,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,贪便宜被人骗了。这山都是石头,只能长长灌木矮树,连养草放牛羊都不行。

    玉栋看砚山这土质,也想不出办法,“只能先养着吧,也是奇怪了,你看那边的几个山头,怎么就这山,地这么瘦呢。”

    玉秀看着脚下的石头,只觉得自己透过石头看到了满地金银,没两眼放光都是她压抑住了。

    她不能说脚下踩着的可是宝地,只好安慰颜锦鹏,“二堂哥,没事。这些田地有出产就好了,这山就看好了,不要让别人动,我们先种树养上两年,兴许过两年土质好了,还有别的法子呢。”

    颜锦鹏点点头,也只能这样了。

    晚上,韩氏亲自下厨做饭,玉栋四个和颜锦鹏一家一起,吃了一顿饭。

    在砚山住了一晚,他们换船顺兰江而上,再到官道换马车到青州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