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5章 章 广生记

    第二天,玉栋四个想着青州也是颜家祖上所居之地,找了唐管事带路,找到颜家的老宅去看看。

    颜家在青州城的老宅已经卖掉了,他们四个也只能站在门口看上一眼。

    倒是城外有颜家的几座老坟,这么多年无人祭扫。

    玉栋四个买了香烛纸钱,一路打听着找到城外,在那边祭扫一番,也算是后人的一点心意。

    随后,四个人在青州城里逛了一圈。

    青州城里的闺秀们出门,都会戴着幕篱遮掩容颜。

    玉秀前世在唐府时,逛过很多次青州城。听着唐管事一边引路一边介绍,倒觉得有几分亲切。

    她和玉淑两个也戴着幕篱,边走边逛着街上的铺子,玉梁走前走后,看到好玩的小玩意就要去看几眼。

    玉栋跟在他们三个后面,也不看东西,只小心着不让玉秀姐妹俩被人冲撞,又要看好玉梁别摔了碰了。

    等逛到一家酒楼,玉栋提议上去吃顿饭。

    赵全生和柳絮一进城,一个忙着到车马行查看,一个忙着去看锦绣绸缎行和露华香脂粉铺的生意。两人看完后,带着这边铺子的掌柜,趁着吃饭的功夫,拜见了玉栋四个。

    玉秀细细问了这边的生意之后,知道青州城里自家这三桩生意还算赚钱,心里挺安慰的,勉励了三个掌柜一番。

    吃完之后,玉栋四个又亲自到三家铺子看了看。

    露华香和锦绣绸缎行都开在青州城内一条小街上,这街上还有银楼、绣坊等,显然是城中女子聚集的地方。

    车马行就在靠近青州城北城门处,交通方便,有些要运送重物的,往往会在经过车马行时就谈好车子了。

    玉秀暗自点头。脂粉铺和绸缎行的选址,当初议定,都要选城镇中女子逛街常去的地方。他们家这些掌柜们,大多是无处可投的女子妇人,做事细致,打理铺子也打理得不错。

    车马行这门生意,玉秀并未接触过,赵全生提出可以做这门生意后,索性就由他全权打理了。

    现在看青州这边的车马行,选址和建昌县那边相似。显然赵全生是花了番功夫来定址的。

    这车马行的掌柜的,一听就是走南闯北有些阅历处事也灵活的。车马行不比其他两样生意,接触的人三教九流、穷人富户都有,一个八面玲珑的好掌柜,才能将生意做起来。

    等三个掌柜走了后,玉秀让赵全生和柳絮坐下来一起用饭。

    席间玉栋与赵全生交谈,对他将车马行这门生意打理得这么好,夸奖了一番。

    赵全生性子直爽,听玉栋的夸奖,件件都夸在他得意处。知道大爷是真的看到他的用心的,更激动起来,只觉自己这一番效力没白费。

    “大爷,柳掌柜她们的铺子都有专门的名字,这车马行,也请大爷给定个名字,以后江南江北开起来,全用一个店招啦。”

    原来赵全生一直觉得这车马行没定名,脂粉铺都叫露华香,绸缎行都叫锦绣,就他管的车马行没定个名字,他觉得有些失颜面。

    玉栋看玉秀对自己微微点头,期待地看着他。知道秀秀的意思是让他当面想个名出来。

    他看着楼下人来人往,沉吟片刻后说道,“老赵,家里这车马行的生意,你劳苦功高,不如取你名字中的生字,就叫广生记吧。这车马行,我们要广通天下、便利众人。”

    赵全生听这铺子里,竟然用了自己名字中的一个字,这心情,又觉起伏。他大口咽下一口酒,“谢谢大爷。大爷,大娘子,以后,老赵我一定让家里的车马行,到处生根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说得好,我们的生意,就得开到哪里,就在哪里生根。”玉栋赞同地说。

    这一顿酒菜,赵全生压根忘了自己吃了什么,就记得车马行以后要叫“广生记”了。等吃完饭,玉栋四个一走,他片刻不留地跑车马行去,让人做店招挂出去。

    四人在青州城逗留了五天,看唐赫章精神渐好,身子也没大碍,才放心地告辞。

    唐赫章亲笔写了几封信让他们带着,从青州往北,一路都有他的故旧。他写信让玉栋四个带着,若有什么事也可求助。最重要的信自然是到京城给谢惠灵的,这信他一早写好后,让他们收好了。

    唐赫章送他们到大门口,嘱咐四个一路小心后,看着四人一路往北而去。

    自己择徒极严,老年居然连着收了三个弟子。

    这三个人里,李承允身份特殊暂且不提,谢惠灵和颜玉梁,都是资质上佳,他想着觉得自己择徒眼光不错,眼看他们也会有一番成就,倒是不负自己的教导了。

    唐管事看颜家兄妹四个的车马都看不见了,老太爷还在门口没回来,不由走近劝道,“老太爷,颜家大爷他们走远了,要不我们回府吧。”

    唐赫章点点头,想到弟子们不负自己教导,就想起蜀中的大儿子,“你让人收拾一下,雇辆马车,明日我们就出发去蜀中。”

    “去蜀中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到蜀中去,去看看你们大老爷这知县,到底在忙什么,舍不得回来。”唐赫章沉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老太爷,这到蜀中……这一路也不近,明日就走会不会太仓促了点?”唐管事没想到老太爷忽然决定要去蜀中,他病了那阵才好,这一路车马劳顿,路上要是累到可不是小事。

    “要不,我们打发人先到蜀中送信,让大老爷那边也收拾一下?若是能派人来接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也不要他来接,我们直接过去。要先送信去,我都怕到时来接的,就不是他那一家子了。”

    想到大儿子转来的滕王的那封信,唐赫章又觉气闷,他就赶到蜀中去,出其不意地到他的县衙,把他揪回家来,再上书谢罪好了。到时朝廷就算有所责难,以自己的名望,保下他一条命总不成问题的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?我的话也不听了?”

    “是,老太爷,小的这就让人收拾东西去。”唐管事看唐赫章有些怒容,也不敢再劝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