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6章 章 山阳拉壮丁

    唐赫章果然没有耽搁,第二日带了唐管事和两个小厮,出发往蜀中去。

    唐大老爷唐鹤年在蜀中的山阳县做县令。

    从青州入蜀中,坐船在兰江上岸后,第一个县就是山阳县。唐鹤年刚来山阳就任时,唐赫章想看看蜀中风光,曾来游历过两次。

    这次刚一在兰江登船,唐赫章就觉得江面冷清不少,越往上走船只越少。难道是兰江溃堤后,民生凋敝若此?偌大的兰江,竟然就他所雇的这条船。

    山阳县上岸后,唐赫章让唐管事去县衙报信,让人来接自己。自己带着两个小厮站在江边等候。

    那船老大收了船钱,说了一句“客人小心”,就匆匆驾船走了,倒好像后面有老虎在撵他一样。

    山阳县这码头是建在山脚下,上岸后一条小道沿着山脚而过,小道那边有个小村子。这里景色清幽怡人,如今春末夏初,正是赏景好时节。

    去年兰江溃堤,听说蜀地受损的地方很多。唐赫章打量了一下,看山阳县没什么变化。想来是因为山阳县有群山阻隔,这里靠近兰江下游水路也多,泄洪更快。

    唐鹤年写家书时也提过这事,说他带领县衙上下及时排水,境内田地没什么损毁,粮食收播如常,受到上司嘉奖。这也是唐鹤年的政绩之一。

    想到大儿子兢兢业业治理县务,县内百姓安居乐业,唐赫章摸着下巴上的一缕胡须,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。为人父母的,看子女有所成就,可比什么都高兴。

    唐赫章年轻时也是想要读书入仕、造福百姓的。后来未能考中进士后,索性弃了仕途之念,游历四方讲学访古,一心教书育人。

    他交游广又急公好义,游历时见到百姓冤枉事,代写状纸、代人鸣冤的佳话,流传不少。

    所谓儒者,学问上遍阅经书,治学上精思践履,为人上铁肩道义。

    唐赫章的大儒之名,既是因为他学问过人,也是大家对他人品的推崇。

    唐赫章看着眼前的好景致欣慰时,前面忽然隐隐传来一片喧闹声,随后那声音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那声音嘈杂不清,好像有人呵斥,还有老人还有妇孺的哭闹求饶。

    “我们看看去!”唐赫章跟两个小厮说了一声,往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他们沿着石板路转了两个弯,就看到了一片慌乱景象。山脚下一群官兵和衙役,手里拿着鞭子或棍棒,正在赶人行走。

    而被官兵呵斥鞭打的那群人,一条绳子将他们像串蚂蚱一样串着,正从山上慢慢走下来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是男子,可居然一个青壮都没有,看那面容年纪,要么是头发花白的老人,要么是年纪尚小的孩子。

    有老人稍微行动迟缓,边上催赶的官兵毫不犹豫就会挥鞭驱赶。

    山脚下围着妇人或年纪幼小的孩子,正看着那群人哭叫着爹或孩子,脸上神情悲痛,想要上前又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“差爷,我家两个儿子已经被你们拉走了,现在连老头子也要去,还是农忙时候啊!”有个老妇人看到一个老人,跪下哭道,“就算是修路,以前拉了这么多人去修,还不够吗?”

    “少罗嗦!我们也是奉命行事,你们别拦着了,快让开。”那差役抬脚将老妇人踢开,拖了绳子像拖牲口一样的赶人走。

    绑了绳子的一个男孩,看到外面人群里的人,喊了一声“娘”,一个妇人手里牵着个四五岁的男孩,怀里抱了个婴儿,听到那喊声,忍不住扑过去喊“大郎”。

    边上的官兵一个推开妇人,另一个对那男孩连连挥鞭,“回去,!快回去!”

    那孩子痛得惨呼起来。

    “别打了,我儿子才十一岁啊,差爷,他只是个子高些,他才十一岁啊……”妇人心痛得抓住鞭子哭求。

    那官兵挣了一下没挣脱,就想抬脚揣。

    唐赫章看不下去了,叫了一声“住手”,快步走过去,“你们为何抓这些老人和孩子?”

    “上面有令,因为兰江溃堤道路损毁,得尽快修复!这些人是去修路的!”那被问到的官兵看唐赫章衣着不凡,气度过人,戴着文士巾,还算客气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修路修路,今年都拉了三次壮丁了,还不够修路吗?”有老人愤怒地喊道。

    “人手不够,当然得快点修好!”一个官兵大声说着,又开始赶人走路。

    “朝堂有令,服劳役得满十五岁,你们拉孩子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我说你这老头,你当自己是钦差啊?”一个差役不耐烦了,过来推人,“走走走,不要耽搁我们办差!”

    唐赫章还想再说。

    另一个小旗服饰的官兵走过来,打量了他们主仆三人一眼,“嘿嘿,今天刚好还缺几个,你们既然要管闲事,就一起进来吧!”说着竟然要把唐赫章和两个小厮一起绑进人群里。

    两个小厮大叫“放肆”,连忙上前拼命护主,可两个小厮也才十来岁的年纪,力气怎么比得过官兵?正缠闹时,唐管事叫着住手,带了几个衙役跑到面前。

    “住手,不得无礼,这是县太爷的老太爷!”带来的衙役大声说着,又走到唐赫章面前行礼问安。

    那些官兵和差役听说是县太爷的老爹,犹豫了一下,那小旗笑着拱手说,“原来是老太爷。您大人不见小人怪,我们也是公务在身,失礼了。”他嘴里赔罪,看那神情却没太多惧意。

    军不管政,政不管军,他毕竟不像那些差役,不受县衙管辖。

    唐管事带来的衙役又请唐赫章上轿。

    被绳子捆绑的还有边上站着的妇人孩子,听说眼前的老人是县太爷的老太爷,有人神情松动就想上来说话。

    那些官兵和差役又是挥鞭,“老实点,谁再闹就让谁多挨几鞭!”

    “不要打人!”唐赫章打量着眼前这些人,问那衙役,“这些人要带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“回老太爷的话,这些人先关到县衙去。”衙役恭敬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跟着这些官兵们到县衙去,莫要再吃眼前亏。”唐赫章熟知人情世故,劝了那些老人孩子一句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