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7章 章 县衙放人

    “你们虽然是办差,可看看这些人年纪,老的老,小的小,谁家没老人孩子啊?不要再打人了。”唐赫章又对押解的官兵和差役劝说。

    “老太爷真是慈悲心肠。听到没,你们老实点走,不要为难我们,我们也不为难你们。一个个跑山里,跑什么跑。”那小旗说了几句,又转身对唐赫章说,“老太爷,您快上轿吧。”

    唐鹤年与他上司交好,又被上面委以重任,这小旗对唐赫章也不想得罪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兵痞子,唐赫章一时也没法子,只能先坐上轿子。

    轿子前脚走,后面又传来哭闹喧哗,唐赫章急着见到唐鹤年问问怎么回事,催着轿夫快走。

    山阳县衙里,唐鹤年没想到老父亲这时候来。唐管事来报信时,他正在见客。听说老父亲来了,只好先送客,停下手里的事出来迎接。

    唐赫章坐着轿子进了县衙,唐鹤年亲自在大门口迎接,将老父亲接到县衙内室,刚想让夫人带着儿女们出来见礼。

    唐赫章摆着手说,“先不要叙家礼,我有话问你。”

    唐鹤年看他一脸郑重,马上想到了他年前让自己辞官的事,难道是亲自来说这事了?

    他两榜出身,好不容易做了知县。在山阳这穷山恶水的破地方一做就是四年,如今终于得了滕王青眼,眼看着仕途大好。父亲竟然这种时候让自己辞官!

    唐鹤年心里不以为然,面上却不敢露出来,“父亲有什么话请问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来的路上,我看到码头那边有官兵在拉壮丁,抓的还都是老人和孩子,这事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唐鹤年见不是说辞官的事,松了口气,可听到是问拉壮丁的事,又有点为难,“父亲,这事……这是上面的严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严命?”

    “您也知道蜀中去年大水,把道路冲垮了。如今云都那边运粮运不进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往云都运粮,不是可以走水路吗?”唐赫章奇怪地问,“再说我听那些老人说,今年都抓了三次壮丁了。朝廷轻徭薄赋,何时这样征丁过?”

    “蜀中……蜀中和其它地方不一样,滕王爷严命。父亲,我这知县……”

    唐赫章是个讲究正统的人,听到这话,不由怒了,“蜀中?蜀中难道不是永定治下?你拿的是朝廷俸禄,还是滕王的俸禄?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还未说完,听到县衙外传来熟悉的喧哗声,“你自己出去看看,看看都抓了什么丁?六七十岁的老人,十一二岁的孩子,这些人,这些人能去修路吗?”

    唐赫章站起来,就拖着唐鹤年往外走。

    唐鹤年幼承庭训,对唐赫章有几分惧怕,看父亲脸都气红了,怕他气出好歹来,连忙扶住他,“父亲,您听我说……听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唐赫章站住了,“好,我听你说!大郎,我年前让你辞官,你可知道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您说让我回家侍疾……”唐鹤年越说声音越低……

    “大郎,为父原本是想着明哲保身。可看到今日的事,为父惭愧……你可知道,那些官兵连我都要抓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谁这么大胆!”唐鹤年听到有人敢抓自己父亲,不由惊问,“父亲,您还好吗?儿子这就把那冒犯您的抓出来,给您出气。”

    “我出气不出气在其次,”看儿子的关心不是作假,唐赫章心里安慰些,“那些老人和孩子,你看了就知道,境况可怜。他们去修路搬石,只怕都活不了几天,你于心何忍啊?”

    “父亲,可若是交不出一千壮丁,滕王就要治我的罪……”

    “滕王只是藩王,你可是朝廷命官。再说,只要你理正,我写书信进京,找几个说公道话的人,为父还是能找到的。”

    唐鹤年只觉得心里发苦。他不愿违背老父,可滕王交办的差事,他还得办好……“父亲,我去看看,若抓来的真是老人和孩子,您放心,我马上让人放了!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一起去,我要亲眼看着!”

    “您一路舟马劳顿……”

    “歇息也不在这一时半刻,我亲眼看着你办事。怎么,我看一眼都不行?”

    “行,自然行的,我就怕您老累到。”唐鹤年说着,往县衙前面走去,路上遇到师爷,他叫住说了几句话。

    他走到县衙大牢外,差役和官兵们正在将抓来的壮丁赶进牢里。

    老人孩子哭声一片。

    唐赫章跟在唐鹤年身后,看到这些,又去看唐鹤年。

    唐鹤年只觉后背像火烤着似的,知道父亲正在身后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他咳了一声,在赶人打人的官兵停下手,看是县太爷来了,连忙行礼。

    唐鹤年上前几步,“怎么抓老人和孩子?”

    还是刚刚的小旗,回话道,“禀县太爷,这些都是去山里找到的。这些刁民,躲在山里可难找了,幸好您教导小的们盯准那些妇人们,看她们送饭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,我让你们抓壮丁,你们抓这些人凑数?”他厉声呵斥了一句,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那小旗还未明白什么意思,边上的师爷走过来,“糊涂,县太爷是让你们征壮丁,你们偷懒,竟然抓老人孩子凑数!还不快带出去放了?”

    那小旗看师爷一边说话,一边往县太爷身后努嘴,再一看是见过的那老头,只好应了一句“小的明白了”。

    那师爷趁势拉了小旗往外走,又让其他官兵带人跟上。

    那些老人和孩子,又像一串粽子一样往外拖。

    “父亲,我让他们都放了,您别担心了。您快去后堂歇息吧?”

    唐赫章看了他几眼,又看那些老人和孩子被解开绳索,“滕王要是怪罪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爷怪罪下来,我一力承担。就像您说的,儿子到底是知县……”

    唐鹤年看老父怀疑,有些委屈地说,“父亲,您这是信不过自己亲生儿子吗?”

    唐赫章心里有些狐疑,可看大儿子委屈地看着自己。想着这孩子功名心重,但还算孝顺,叹气安抚道,“为父自然是相信你的。”

    唐鹤年听他说相信自己,高兴地亲自扶着到后院,又叫夫人带了儿女出来拜见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