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8章 章 天伦之乐

    唐赫章三个儿子相继在外为官,唐赫章经常带着发妻出外游历。发妻过世后,他大部分时间守在青州家中,和儿子们见面不错。孙子孙女们就更见得少了。

    这次到了山阳县,唐鹤年叫儿女务必好好陪陪祖父。

    唐鹤年养了二子三女,其中小儿子是妾室所生,其他四个子女都是正室赵氏所生。

    拜见祖父后,唐鹤年说起赵氏曾说要带着女儿们去寺里住几天,因为赵氏的父母过世,赵氏想着到寺庙里为父母做场法事。赵氏怕耽误儿子功课,只让儿子在府中读书。

    这事早些时候就定了,现在公公远道而来,觉得自己出门,于理不合。

    唐鹤年劝说赵氏只管去,又在唐赫章面前为赵氏说情。唐赫章本来就不是迂腐之人,儿媳又是出于孝道,就让她只管带着孩子们去,将两个孙子留在府里就是。

    唐鹤年两个儿子,大的十一岁,小的才五岁。

    这两个孩子现在上了私塾。唐鹤年为他们在学堂里告假,每日让两人到前院陪伴祖父。

    唐赫章看两个孙子都是聪明可爱,欢喜得紧,倒是享受了儿孙承欢膝下的天伦之乐。

    唐鹤年倒是更忙碌了,每日请安后就不见人。县衙里也没听见鸣冤鼓响,唐鹤年只说是因为放走了那批壮丁后王爷怪罪,忙着善后。

    唐赫章听说是这事,有心想细问。可唐鹤年说不了几句就走了,他也找不到机会多问。唐管事也被留在府里伺候。媳妇不在家,两个孙子跟在他身前,他一时也不能出门。

    在县衙带了三天,大孙子要去寺里接赵氏。唐赫章看这天天气不错,就带了小孙子,叫上唐管事和两个小厮,从县衙后门出门去逛逛。

    走在街上,人好像更少了。

    他刚出门几步,看到有老妇有些眼熟,再一看正是来到山阳县第一天时,那个哭诉说儿子们都被拉壮丁的事。

    想着老妇的儿子们不能回来,老伴应该回家了。唐赫章走到边上,跟她招呼道,“老人家,您丈夫回家了吧?”

    那老妇听到这话愣了一下,然后也认出唐赫章了。

    唐赫章含笑看着,想着这老妇为何还在街上不回家,“老人家不认识我了?我就是那天在码头上见到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老太爷,是你们知县老爷的父亲啊。”一个小厮在边上说。

    那老妇原本神色麻木,好像失魂落魄的样子,这一认出来,整个人忽然有生气了,怒目圆睁地扑过来。

    唐管事在边上看她神色不对,连忙上前几步拦了。

    那老妇被拦住后却形如疯癫地伸长指甲抓挠,想要扑过来抓唐赫章,“不让我们活,我跟你们拼了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这人不识好歹啊,我们老太爷让老爷放人……”一个小厮听她这话,不由训斥道。

    那老妇听到他这话,更是疯狂,“我呸!你们害死人,天怎么不打雷打死你们啊!”她到底年纪大了,力气不足,这抓挠一阵后力尽了,坐到地上后,绝望地哭喊,“你们这些丧尽天良的,害死我老伴,还抓了我儿媳妇去,你们不得好死啊!”

    街上有人探头,又很快缩回去,一时之间,这街面上,好像就只剩下他们这几个人。

    唐赫章听老妇的话有些不对,问道,“老人家,那天明明放了人,你这话,是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“你们假仁假义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人家,你仔细说说,到底是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官兵那天把人拉到船上要送到云都去,路上船翻了,死了几百人啊!都是活活淹死的啊!昨天,又来人拉壮丁,我们家没男丁了,就把我儿媳妇给抓走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那老妇跟到县里来,想要找回儿媳妇,她本来恨极了唐赫章,可想到被抓走的儿媳妇,她又忍不住哭求道,“我求求你,求求你,你把我儿媳妇放回来,我替她去修路吧……”

    唐赫章听到她的话,只觉一阵血气上涌,自己的儿子,竟然骗了自己?

    “是官兵抓人,那你们怎么……怎么不去县衙鸣冤?”他含了一丝希冀问道。

    “鸣冤?就是知县下令的,各村还贴了公文呢。这是不让我们活了啊!”老妇说着又对唐赫章磕头,只求他救救自己儿媳妇。

    唐赫章看她磕得额头出血,就觉得那不是磕头,是一下下在打自己脸,“老人家,你……你起来,我,我帮你去问……”

    小孙子听祖父说要去问,忽然插嘴道,“人都上船运走了,今天运走的!”

    那老妇听说人运走了,也不管是谁说的,气怒伤心交加,一下仰倒在大街上。

    唐赫章听到小孙子的话,低头问道,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父亲和姨娘昨晚说的,说要快点运走,王爷会高兴的。”小孙子说完,又说了一句,“父亲还说,要把大姐姐送到云都去,以后大姐姐就可以做贵妃啦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是的啊,母亲不愿意,跟父亲吵,带着姐姐们到寺里住了。父亲说,今天接回来。”小孙子虽然才五岁,说话倒是口齿清晰。

    贵妃?

    什么贵妃?

    他的大孙女今年才十五岁,竟然要被送去藤王府做妾?

    难怪赵氏见到自己强颜欢笑,三个孙女见到自己才问了一声安,就被赶回内院了。

    唐赫章没想到唐鹤年骗了自己,为虎作伥,还打算将女儿送到滕王府。

    他只觉胸口一闷,眼前一阵发黑,一股血气上涌就想咳嗽,才咳了一声就哇一下吐出一口血。

    唐管事和两个小厮吓得连忙扶住他,“老太爷,您别急,孙少爷……孙少爷可能没听清……”

    小孙子看到唐赫章吐血,也吓到了,哇一下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宝,小宝不哭,你告诉祖父,刚才那些话,都是真的吗?”唐赫章吐完一口血后,倒是能说话了,拉着小孙子问。

    小孙子抹着眼泪,“我……我偷听的……”

    看来是真的啊!

    唐赫章只觉撑着自己的力气全都没了,身子发软,一下就往后倒去,耳边听到唐管事大喊“老太爷”,随后,就人事不知了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