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1章 章 大义灭亲

    唐鹤年急着要走,压根没听到别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此时也顾不上什么风度仪态,咕咚咕咚两口就喝完了,将茶碗一放,“父亲,快把罗氏放出来,我们快点走。”

    唐赫章看着唐鹤年喝完一杯茶,眼中一酸,两行清泪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想起当年,大儿子刚到山阳县上任,自己送他离开青州。那时,唐鹤年跟他说一定会好好为官、造福一方,“儿子会让上官们看到儿子为百姓谋利”。

    当时自己训斥说不该让上官们看到,应该让百姓们看到。

    如今想来,那时,他已经有些醉心仕途了,自己却还未想到。

    现在再看这儿子,面容竟然有些陌生,这油光满面的人,真是自己那个总是带着温和笑意的大郎?

    外面有差役叫着“老爷,那些匪徒找过来了”。

    “你们去备车!”唐鹤年吩咐了一声,看唐赫章没有动弹,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,“父亲,您怎么还没动,要不儿子先让他们……哎呦……”

    唐鹤年说到一半,忽然觉得腹痛如绞,痛的他说不出话也站不住,扑通一下就跪倒地上。

    “大郎,大郎……”再恨再怨,唐赫章终究哭了。

    唐鹤年此时痛得压根什么都听不见,倒在地上双腿乱踢想打滚。可他喝的拿碗茶里,是两大包耗子药,药性发作得很快。还没等他说什么,他只觉喉咙一紧两只脚蹬了一下就再不动了。

    很快,有黑血从他口鼻流出。

    “大郎……”唐赫章痛呼一声,老泪纵横。长子出生,当年他喜得亲自抱着让亲朋好友观看,现在却又是他亲手断送了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“大郎,你不忠不孝,为家族招祸……你……你好好去吧。”他喃喃说着,想站起来,一时却觉得浑身无力,动惮不得。

    “老太爷,罗氏已经处置了……啊……大老爷……这,大老爷!”奉命处置罗氏的婆子回来复命,看到唐鹤年口鼻流血倒在厅中,吓得惊叫起来,腿一软跪倒在厅门口。

    其他正人心惶惶的仆妇们都到前厅来,没看到厅中情形,听那婆子叫着,大家更不敢上前,只能心里不安着。

    “你找管家,看看家中还有多少银钱,给每人分点。让大家都躲起来,到天亮了就离开山阳县吧。”唐赫章被那婆子的尖叫惊醒了,他一手扶着边上的太师椅坐起来,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老太爷……那您呢?”管家也在厅外,听到这吩咐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自有安排,你们速去。等匪徒找过来,只怕就要没命了。都从后院的角门走!”

    外面的人声越来越近,院中的仆妇们犹豫一下,终究逃命要紧,相互搀扶着往后院跑。

    管家犹豫一下,磕了个头,也转身跟着往后院跑去。倒是唐赫章从青州带来的两个小厮,居然还没跑,哭着劝道,“老太爷,小的们扶着您走吧?”

    唐赫章看了两个小厮一眼,“你们也走,回青州去!以后若是见到二郎三郎,将今日之事告诉他们,就说是我的话,唐家子弟,可无高官厚禄,但不可忘仁心公义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厮还不肯走,唐赫章气得推了一把,两人看唐赫章气红了脸,不敢再待着,才哭着往后院跑。

    外面的差役又回来禀告,“老爷,车备好了!”

    唐赫章走出院外,“你们知县老爷过世了,让人打开大门,将外面的人放进来吧!”

    差役听说唐鹤年竟然死了,不知该听从唐赫章的话,还是该自己快点逃命。

    没容他们多想,外面哐当一声,大门被推开了。很快就有火把冲进后院。

    县衙里,此时就属前厅灯火最亮,那些匪徒们没费工夫就找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唐鹤年那个狗官呢?快找,不要让他跑了!”

    唐赫章听到外面的人叫着“狗官”,苦笑一声,“他的尸身在此,你们不用费工夫了。”

    冲进来的匪徒们,领头的一百来人穿着蜀军士兵的服饰,后面还有穿着百姓服饰的男女老少,显然是住在县城里的百姓们。

    听说唐鹤年死了,那些人还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唐赫章侧身让开几步,让人看到他身后的情景,“我儿他……已经服毒死了!”

    唐鹤年的尸身就躺在厅中。

    众人没有想到,唐鹤年居然就这么死了,互相交头接耳起来。

    “死了?就这么死了,真是便宜他了!”人群里,有人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人死债了,也是便宜他了!”有老人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虽然都觉得唐鹤年这样死太痛快,但老人们总是更宽厚一些。

    “县城里已经有人去其他地方求援了,你们快点走吧,估计不到天亮蜀军就要到了。”唐赫章见众人未动,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听说援兵马上要到,围在县衙里的一群人都有些犹豫,大家不由看向站在前面领头的那几个。

    领头的几人互相看了一眼,其中一人开口问道,“听说唐鹤年是青州唐家的大老爷,敢问老爷子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朽是青州唐赫章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唐老先生!”那个开口的人说话还挺斯文,听说是唐赫章,还抱拳为礼,他看了躺在厅中的尸首一眼,再看桌上两只茶碗,“唐老先生大义灭亲,在下……佩服!”

    唐赫章看他说话行事不像士兵,倒像个读书人,不由仔细看了这人几眼。

    “在下原本是本县的秀才。”那人看唐赫章打量的眼神,坦然说道。

    原来是读书人,唐赫章点点头,“犬子山阳为官,不思造福乡民,反而让大家受苦了……”他说了两句却再说不下去,丧子之痛,终究横亘在心里,“我代他,向众位父老请罪了!”

    唐赫章跪下磕头。

    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,眼含泪水地下跪磕头,身后是他儿子的尸身。

    “老先生高风亮节,快请起来!”前面的几个人上前扶起他。

    原本心有不平的人,一时都无话可说,还是唐赫章沉声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们既然是山阳县人,那快些离开躲避吧,晚了只怕援兵一来,就走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那自称秀才的人点点头,跟其他几人低声商量了几句后,转身大声让大家快点离开进山躲避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