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2章 章 颜家管事

    很快,几百人散去,院中就只剩下了五六个穿着士兵服饰的人。

    唐赫章看这几人还不走,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位怎么不走?”唐赫章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那个秀才也没走,他倒是毫不隐瞒地说,“唐老先生,滕王反了,我们打算将此消息上报朝廷,您如今作何打算?”

    “我本也有意写信上报朝廷,既然你们几位人去报信,那自然更好。只是,你们要是走陆路,路上倒是耽搁行程。”

    唐赫章沉吟着,陆路耽搁时间,可是走水路的话,就需要船。

    而山阳县这边,一时估计也找不到船只。

    他想到自己来时那冷清的江面,只怕船都被赶走了。

    那几人也是想走水路,“兰江上的船都被看住了,一时之间,也找不到船只。”

    几人正无话时,后面一个声音说道,“你们若是想坐船的话,我们的商船倒是可载你们一程。”

    唐赫章几人回头,看一个穿着夏布短褂、商人模样的人站后面。

    那人看几人看过来,先向唐赫章拱手为礼,“唐先生,小的是颜家在蜀中管布匹生意的管事,以前曾远远见过先生几次。小的斗胆请唐先生跟小的商船走,家里大爷、二爷他们若知道先生在这,必定也是这么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管事,是当初玉秀和沈莛说好合作粮食生意后,派到蜀中来的。

    他在蜀中,一方面帮着跑腿收粮,另一方面为自家购买运送云锦布匹。

    因为沈家管事在云都打开了门路,所以两家合作的生意一直不错。

    这管事是跟着运货商船走,打算将货物运送到砚山码头去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次商船到了山阳县时,自己手里的官凭也不能用,船被暂扣在山阳县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他那官凭,唐鹤年知道这是滕王爱妾家有关联的生意,也不敢为难他。看他运送的是粮食,若其他人肯定立马扔进大牢了,对这管事,唐鹤年倒是没关人,只让他等在山阳县,等他派人回云都请示。

    这管事在山阳县待了几天,正等得心焦,听说唐赫章在这,就想上门求见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还没等他上门,就出了攻打县城的事。他在客栈被惊醒后,就出来跟着士兵和百姓们一路来到县衙。

    他来往过东屏村,知道唐赫章是自家二爷的先生。

    而家里大爷和大娘子,都是出名的仁义厚道的人。

    管事当年跟着赵全生跑过单帮,也有些见识和胆气。

    他归入颜家后日子好过了,知恩图报,很感激大爷一家。

    他想着,若是事情不好,见机行事,好歹也得把二爷先生救回去。

    要是大爷和大娘子知道他救了二爷的先生,必定是高兴的。

    现在看这些人不打算为难唐赫章,唐赫章又说道走水路的事,他连忙站出来说道。

    唐赫章听说这管事是颜家手底下的,有些惊喜。

    想起玉秀曾说过在蜀中有生意。再看眼前的管事,县城一夜慌乱,看他神情还是很镇定。而且还能当机立断决定助人。那几个孩子,生意做得不错,在识人用人上,居然也这么有眼光。

    那几个士兵也高兴,他们中有人其实是虎贲军派在蜀中的,急着回京禀告,就让那管事快点开船。

    “你们跟着他坐船走吧。另外,我还有一事相托,唐鹤年一人为恶,我那大儿媳妇和几个孙儿孙女,却是无辜的。我让家里管事带着他们走了。只是他们几个人,只怕没走远。希望你们能捎带他们一程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吩咐,小的一定做到。您放心,小的这就让人去找他们。”那几个士兵还在犹豫,那颜家的管事可不管他们想什么,一口答应了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唐赫章的吩咐是必定要做到的。

    “我先去安排船开出来,你们几位到码头等吧。”那管事说着,转身忙着现伙计安排。

    那几个士兵也没法子。

    他们几人都不会掌舵撑船,只能靠着人家安排。

    “唐老先生,不如跟我们一起走吧?”那秀才看唐赫章还是不打算走的样子,又劝道。

    唐赫章一笑,“几位稍等。”

    他转身拿了纸笔,匆匆写了几封书信,其中有一封就是给玉栋几个的。

    写完之后,他也不封口,“劳烦几位帮我带信,这两封信就交给颜家那位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老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马上亮了,想来援兵也快到了。我留在这,还能帮你们拖上片刻,几位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那几个士兵看东方露出晨曦,时间真是无法耽搁了,几人对唐赫章抱拳行礼,转身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县衙内外,沉寂得恍如一座空城。

    唐赫章转身,找了一件衣衫给唐鹤年盖住头脸身子,随后,就呆坐在一旁。点了一夜的蜡烛和火把,终于燃尽了。

    火光消尽时,东边露出了一片霞光,长夜,终于尽了。

    天才放亮,外面传来马蹄声和人声,很快,一队蜀军冲进来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偌大的县衙里,只有一个老头和一个死人,不由愣住。

    有眼尖的,认出地上那人穿着的正是知县官服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一个将领模样的人对唐赫章喝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唐鹤年之父,青州唐赫章。”唐赫章起身沉声说道,“滕王多次相召,特来一见。”

    那将领听说是唐赫章,知道他是唐鹤年的父亲,王爷对此人很看重,看了地上一眼,“地上的,可是山阳县令唐县令?”

    “正是犬子,中毒过世了。烦将军找副薄棺,让他入土。”

    山阳县城里现在空得跟座空城一样,唐鹤年又死了,人家父亲发话,那将领挥手让士兵照办,“唐老先生请放心,唐县令忠于职守,王爷必定会厚葬的。”

    “人死债了,能入土就是万幸了,倒不必厚葬。”唐赫章沉声说了一句,起身走到那将领面前。

    那将领躬身做了一个请的姿势,下令让士兵们去城里找棺材,自己陪着唐赫章往外走。没想到唐赫章对于儿子的死如此淡漠,真是奇怪。

    “唐老先生请节哀,王爷派某来,就是捉拿处置那帮乱民的。某一定会为唐知县报仇。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