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4章 章 滚滚兰江水

    滕王没有在大帐里等着,而是在那艘即将完工的龙船上接见唐赫章。

    因为如今已经是初夏了,天气炎热,蜀中之热更是湿热闷人。

    今日却刚好是阴天,乌云盖日后,倒是难得凉爽。滕王也就有兴致到龙船上看一眼。

    他登上龙船,听到山阳县来人禀告说唐赫章来求见,不由更是高兴。

    如今他召集了四十万大军整装待发,只待过几日,他就要登上龙舟,带领大军沿着兰江一路东下。到砚山上岸,再挥师北上、攻克京城。

    滕王觉得若说遗憾,就是自己武虽然有了洪天锡这样的大将,文之一途却有些欠缺。

    少年时,李世冀就听闻唐赫章的才名。

    若是自己起兵之日,能让文名传天下的唐赫章,为自己写一篇讨伐武帝李世勋的檄文,那才是称意之事啊!

    而且,有唐赫章为召,或许天下读书人更易归附自己。

    所以,他决定在这艘龙船上召见唐赫章。读书人一辈子都未能见到天颜,他却邀请唐赫章上了龙船,如此礼遇,将来必然是一段佳话。

    这艘龙船,是按照京城里龙船的规制建造的。

    整艘船长三四十丈,宽约三四丈,为了在兰江上开行,是三桅帆船的样子,几百人在船上也稳如磐石。

    这艘龙船一直是山阳县上游这处江面建造,前些日子,底下人报说船体已经完工,船身也已经刷了几道漆,随时可以下水。

    滕王一高兴,带领大军先开拔驻扎到这边,等黄道吉日,将龙船按上龙头后,就可登船出发。

    滕王自恃自己不是武帝那样的多疑之人,身边只带了一列亲兵站在甲板上守护。

    听人禀告说唐赫章上船来了,他笑着转身,看到一面容清瘦的青衣老者,面容沉静,缓步走上台阶。

    唐赫章还是第一次见到滕王李世冀。

    看长相,滕王果然看着颇有文士气,就好像一个饱学之士。穿着一身黄色满绣蟠龙服,显出几分威势。可他那一双眼睛,眼神阴鸷深沉,透出其人心性必定无情。

    “唐老先生,本王期盼多时,终于将您盼到蜀中了。”滕王露出文雅的笑意,高兴地招呼道,“唐老先生快请上船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劳王爷挂念。”唐赫章不卑不亢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众人等着他大礼参拜,可唐赫章居然只是拱手为礼,也未等滕王示意,他就随意地直身而立。

    众人看他这么无礼,不由有些不以为然。这老头子,想来是以为王爷对他求贤若渴,就故意拿乔作势了,未免不识好歹。

    要知道自从颜锦程献上先帝遗旨后,滕王虽然未公开称帝,只说要北上京师,找武帝问个清楚明白。可私底下,大家见到滕王,已经不再行王爷之礼,而是大礼参拜如见君主了。

    滕王有些不虞,随即想起唐鹤年刚死,想来唐赫章心里肯定是悲痛难忍的。

    唐鹤年也算是为自己尽忠而死,自己何必这时候发作?应该让众人见到自己的仁厚以安人心。

    他想到这里,收起笑意,语调带出几分沉痛地说道,“唐县令的事,本王听人说了。唐老先生放心,唐县令尽忠职守、为国殉职。本王已经下令为他厚葬,同时严查凶手,为他报仇。”

    唐赫章行完礼后,随意地走到甲板边观看四周。

    听到滕王的话,他转身哈地冷笑了一声,“多谢王爷厚意!不过,犬子的仇,想来一时半刻,是报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“唐老先生何出此言?难道是不信本王的话?”滕王诚恳地问道,“本王刚才所言,绝无一句虚言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犬子为何会死?他之死,是死于王爷的野心。若王爷您安心做个逍遥王爷,犬子唐鹤年不才,也就是个太平县令。他若做个太平县令,又怎么会死呢?”唐赫章哈哈笑了几声,指着李世冀朗声说道。

    李世冀听他那话里意思,竟然是说自己不该有野心,不由有些怒气。

    席先生站在唐赫章身后,听到他这些话,心里一惊,再看滕王面容有怒气。

    他身为滕王心腹幕僚,生怕王爷一怒之下命人杀了唐赫章。

    他连忙上前几步,走到唐赫章身边,“唐老先生必定是心痛过度,有些糊涂了。当今不仁,王爷行事,顺应天命,唐县令虽然不幸殒命,也算死得其所。虽然匪徒可恶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匪徒?唐鹤年罪有应得,他附逆从逆,不思为国尽忠,置家族于险地,违背我从小教诲,我亲手为民除害!他有什么不幸?”

    唐赫章厉声驳斥了席先生的话,又看着滕王大声说道,“我亲手杀了我的儿子,而李世冀,你就是逼死我儿的刽子手!你不仅害死了我儿子,你还要拖着蜀中千万百姓陪你赴死!你看看这上上下下,都是人命啊,因为你一己私心,他们就要万劫不复了!”

    “大胆老匹夫!”李世冀听到这些话,再克制不住怒意,“来人,给我拿下!”

    唐赫章却是一上船就站到了甲板边,听到李世冀下令拿下自己,他大喊了一声“害民者天不容,你不会得逞的!”说完他纵身一跳,跳下兰江。

    席先生离得最近,下意识伸手去抓他,却只抓到了一片衣袖,刺啦一声,衣袖破裂,那人已经掉下了。

    唐赫章跳下兰江后,众人连忙扑到甲板上去看。大家只看到一个青色身影在水中沉浮几下,一个浪头打过,再也不见身影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龙船上下人数虽多,却都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“快,下去捞人!快!”一个宏亮的声音大喊着冲上甲板。

    众人如梦初醒,转头,看到一身甲衣的洪天锡,一边大声下令,一边冲上甲板。

    滕王看了一眼,倒是未阻止洪天锡的命令。

    龙船下有人马上放了小舢板到江面上找人。

    兰江本就水流不断,而李世冀所选的这处,水面宽阔,更是水流湍急。

    偏偏这时,一直阴云密布的天空,忽然乌云翻滚起来,片刻之间,大雨倾盆而下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