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5章 章 安抚为上

    江边的雨,一旦下起来,就是瓢泼大雨。

    众人护着滕王回到营帐,唯有洪天锡,还站在江边,看着波涛汹涌的江面,直到下水捞人的小船一艘艘回来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,这雨更大了,您快去避避雨吧。”有亲兵为洪天锡打伞。眼看着这伞压根不顶用,不由劝了一句。

    洪天锡只看着水花翻动,耳边,不由响起唐赫章叱责滕王的那句话,“为了你一己私心,他们就要万劫不复了”。

    来到蜀中后,他带兵操练,准备军务,闲时看兵书,除了厉兵秣马,余事都不闻不问。

    玉栋中了解元时,玉梁中了秀才时,滕王都让人给自己送过消息。可他只是一片淡漠地说,“末将与他们不过萍水相逢,除了军务,再无别事。”

    洪天锡不想连累颜家兄妹,不想再见昔日故人。

    唐赫章来到东屏村时,他也是多有接触的。

    两人一文一武,但都是见识卓越之人,相谈甚欢,引为好友。

    听说唐赫章来了蜀中,洪天锡从军营赶过来。到了龙船下,他听到唐赫章呵斥滕王的那些话,不由一阵惭愧。待发现情形不对,上船想救人时,却只看到那清瘦身影掉落江中。

    滕王是为了一己私心,自己,何尝不是为了一己私心?

    面对江面,他不由一阵羞愧涌上。只是,已经到了今日,眼看妻儿之仇有望,他实在是,收不了手了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,这浪太大,要不,让他们先回来吧?”

    没有洪天锡的命令,江面上那些人不敢停止捞人,明知凶险,也只敢在江面上等着。

    洪天锡看小舢板起伏不定,有人失足落下水中,被同船的人捞起,“让他们都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那亲兵听了,连忙让人过去传令打旗语,让江面上的人都返回。

    洪天锡推开亲兵撑在自己头顶的伞,高一脚低一脚往回走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,您可得注意保重身体,何必为那种逆贼伤心呢?”颜锦程在营帐边,看到洪天锡过来,殷勤地举高手中的伞。

    “唐老先生死了,你很高兴?”洪天锡看他那满脸笑容的脸,寒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。”颜锦程讷讷地说着,人就往营帐边缩。他心里是高兴,可是看着洪天锡的脸色,他连忙将脸上的笑容都收了,不敢露出一丝一毫。

    他怕席先生这些文臣,可洪天锡这样的武将他更怕。这些武将提刀在手,一句不对可是会砍人脑袋的。

    洪天锡看他那畏缩的样子,冷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,王爷请您进账议事。”席先生走出营帐,看到洪天锡招呼道。

    蜀中武将中,洪天锡如今是统领全军的大将军,众人对他都很敬重。军营中原本有不服气的将领,经过这些日子相处,大多也敬服得很。

    洪天锡走进营帐,马上有侍卫殷勤地递上干布巾为他擦去雨水。

    他接过布巾,抹了一把脸,刚才在江边的满脸水渍,也就抹干净了。

    走进营帐中,滕王看到洪天锡走进来,叹息地说道,“洪大将军快请坐,本王好意想请唐赫章来做客卿,没想到反而断送了他性命。他若不愿留在蜀中,直说请离就是。”

    显然,李世冀看出洪天锡的悲痛,这话,也算是解释之意。

    洪天锡叹了一声,“唐老先生为人方正。”

    这话却是噎了滕王一下。称赞唐赫章为人方正,不就是说自己所做之事非正义之行?但他看洪天锡叹息说完,再无别话,也就先放下了。

    “洪大将军,山阳县的匪徒跑了,只怕我们陈兵于此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末将回来,也正是想禀告此事。王爷,我们尽快发兵青州吧。”洪天锡沉声说道,“蜀中只有兰江与兰江边的官道通向外边,若等朝廷的大军来到,将我们阻在蜀中,于我军不利。”

    这些话,洪天锡以前也提过。

    当时滕王自信山阳县能拦住往外传的消息,加上又想等龙船修好,就耽搁了几天。现在洪天锡再提,滕王点头,“就依大将军之言,我们明日就率军沿江东下,等岸后直取青州。军队调配之事,就由大将军处置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末将遵令。”洪天锡应了一声,转身出去调兵遣将了。

    滕王又让其他人退下,只留下了席先生。

    “王爷,我看洪典刚才在营帐外,脸色悲痛。唐赫章死了,会不会让他心里有不满?”

    “就算他心有不满,如今箭在弦上,也由不得他了。”李世冀对此倒不担心,“不过你说得对,原本打算趁着发兵之日发文表彰颜家兄妹。如今倒不可逼得太急。待他攻下青州、润州,杀了鲁辛和傅远德后,再论功表彰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是,王爷英明!”席先生恭声赞了一句。

    滕王原本打算,在这边起兵时,既要发布檄文痛斥武帝无视先帝遗旨、篡位登基之事,又要趁着这时候,对己方功臣先表彰一番。

    洪典身为蜀军大将军,滕王打算趁此机会嘉奖颜玉栋和颜玉梁兄弟俩。

    以武帝多疑的心思,颜家兄弟虽然只是蝼蚁样的人,但自有揣摩帝心之人,将这兄弟俩拿了问罪。

    若是这兄弟俩知机,及时逃命的话,除了逃到蜀中来,他们也没其他地方可去了。

    洪天锡妻儿俱丧,如今在世上的挂念和亲人,也只有颜玉栋这个徒弟。

    若是颜玉栋被武帝杀了,那洪天锡与武帝之间又多一道深仇,也不怕他带兵时不尽心。

    若是颜玉栋逃到蜀中来,那洪天锡为了徒弟的性命和前程,也只能卖力攻打。只有他李世冀称帝,颜玉栋才能留下性命,才有锦绣前程。

    可今日唐赫章之死,他分明看到洪天锡的悔恨悲痛之色。

    滕王想过,若唐赫章不是还有两个儿子在外,就只有唐鹤年一个的话,未必会如此决绝。

    若自己此时再将颜家兄弟扯进来,断了洪天锡的后路逼迫他,难保他不会和唐赫章一样。

    正是用人之时,他还是先以拉拢安抚为上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