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6章 章 驿站闻讯

    滕王这边打算带着大军从蜀中杀出时,玉栋四个正在从青州往润州的路上。

    四个人从未来过北地,玉秀前世倒是走过这条路,只是那时她被金元宗带着,心境哪有现在的愉悦。

    越往北走,地势越平坦。从砚山到青州时,路上还能看到群山,从青州到润州,路上只能远远看到砚山的影子,就跟地面上的土堆一样。

    这一路没城镇,路上遇到过南下的商队,往南的居然就他们这一行人。

    赵全生来过北边,跟玉栋四个提过,这一路往北,只有青州和润州就在官道边,过了润州后,官道边就没什么大城,只有零星村镇。

    天气炎热,他们四个也不赶时间,索性每天早上和傍晚赶路,白天最热的时候就找地方歇息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四个人倒很像郊游,更加惬意了。

    玉秀三个坐马车里,也没什么事做。玉梁睡一会儿跑出去跳玉栋马上,让玉栋带他骑马玩会儿。

    玉秀和玉淑想做点针线,可马车太颠簸,索性就拿了彩绳出来打络子、盘扭绊,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眼看着离润州越来越近时,路上遇到几队轻车简从、匆匆奔往青州的官兵。

    洪伯说可能是军队在换岗布防,玉栋还没这么近看到官兵往来,觉得很有意思。拉着洪伯问了不少行伍之事。

    玉秀看这些官兵神色凝重,每次遇上时,都是一队队奔跑而行。她有心想打听一下,可一路没遇到什么人,也打听不到什么。

    晚上住宿时,有人听说他们是从青州过来的,反而向他们打听出了何事。

    这天行了大半日后,玉栋高兴地到马车边说,“再走十里路就有驿站了,索性再赶点路,今晚我们就住驿站吧?”

    玉梁忍不住欢呼一声,玉秀和玉淑虽然没欢呼,也是忍不住笑意。

    等到了驿站时,天色都黑了。

    这驿站在青州和润州之间,建了不少房舍,供往来行人住宿。

    这种大热天,出门的人不多,驿站里空得很。

    赵全生拿着李承允给的名帖,驿站的人一看这几个竟然拿着靖王府的名帖,再一问原来是明州奉旨进京的颜二爷,驿卒们殷勤不少。

    颜家可算是大户人家了,伺候好了,赏银肯定不少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一行人进了驿站,马上有驿卒给照料车马,准备热茶热饭,还给了一处干净的单独院落。

    驿卒给他们送上茶饭后,走到院子里,看到洪伯正过来,跟他客气地搭话,“您几位这是前几天从青州出来的?”

    青州到他们这驿站,路上隔着四五天的路程。

    “是啊,路上走了七天了,天热没敢大白天赶路。这不,现在才赶到这儿。”洪伯说着递了点赏银过去,“今晚要辛苦几位了,这一路赶过来,麻烦给多烧点热水。”

    “就说嘛,你们运道正经不错,这要在青州拖几天,保准给困城里,出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出不来?”洪伯有些奇怪,“为何出不来啊?青州城难道有事要关城门?”

    那驿卒一看他全然不知,这几天他获知消息后,憋得都没处说,谈兴起来了,“您几位还不知道?蜀中滕王爷反啦!早几日怕青州守军不够,把润州这边的派过去增防。今天都过去几拨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防细作过来,青州那边戒严,只许往南,不许往北了。”

    难怪这一路除了他们,都没遇上什么行人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要打仗?”

    “肯定要打一仗啊。太平了这些年,那滕王爷听说在蜀中养了几十万大军,这要打过来,哎呦,可不得了。我听说,滕王敢造反,是因为成王爷不能打仗了,这下可没人是他对手啦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没听说啊?”

    “要说这啊,都怪那短命的颜家人……哦,您看我这嘴,我不是说您主人家啊。是蜀中那里,一个姓颜的叫什么颜锦程,祖上做过翰林,献了先帝遗旨……”那驿卒压低声音,絮絮叨叨说了一堆。

    “不过没啥好担心的,我听路过的官兵说了,滕王的人过不了青州城。他们那个大元帅,听说都是老头子了,打仗哪有年轻人勇武?”末了,驿卒信心满满地安慰一句。

    老头子做大元帅?洪伯马上想到了老主人。

    驿卒说完,赏银也拿了,出门去烧热水了。

    洪伯慌忙跑进堂屋,走得太急,差点还被门槛绊倒。

    玉栋四个正在吃饭,看洪伯脸色有点发白,脚步也不稳。

    玉栋放下饭碗,过来扶住他,“洪伯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大郎君,二郎君,大娘子,二娘子,滕王……滕王反啦!”

    洪伯将从驿卒那打听到的都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四月中,颜锦程以颜照后人的名义找到滕王府,拿出先帝遗旨。遗旨中写明先帝本是要传位滕王的,被武帝逼迫,不得已才传位武帝。

    遗旨里先帝要滕王为自己报仇、诛杀李世勋这个逆子。

    滕王知道先帝是被武帝所害,义愤填膺,五日前誓师,发誓要起兵直入京城为先帝报仇。

    他穷尽蜀中青壮,号称有五十万大军。率领大军坐船沿兰江东下,在砚山等岸后,打算直取青州往北。

    “洪伯,这事确实吗?”玉秀对于滕王造反之事,简直有些不可相信。

    前世,滕王就没有造反。今年年初,滕王和前世一样,送了三位公子进京。而这三位公子中,就有前世继位的那位小皇帝——李信。

    怎么忽然之间,就传来滕王造反的消息了?

    而造反的源头,居然是颜锦程献圣旨!

    他们已经以不孝的名头,上书县衙,将颜锦程出族了。

    可乍一听到这名字,还是忍不住心惊,造反,是要诛杀九族的!就算他们做了出族等安排,万一武帝不由分说地迁怒,他们还是要受到牵连。

    “那驿卒说,朝廷已经颁旨,说颜锦程利令智昏、矫诏欺世。”洪伯说完,眼巴巴看着玉栋,压低声音说,“大郎君,听说滕王发兵的统帅,姓洪,叫洪典!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