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7章 章 路遇追兵

    洪典?

    洪天锡!

    玉栋马上想到了师傅。他到蜀中后,只得到零星消息说他化名洪典,在滕王府中客居。现在,统帅正是洪典!

    “是师傅他老人家?”玉栋声音有点干涩。

    洪伯点点头,有些激动,“老爷他肯定会带兵攻打青州和润州的。在青州,我看到鲁辛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了。老爷一定会杀了他,给夫人和公子报仇!”

    青州将军鲁辛,润州将军傅远德,这两个名字,玉栋几个都听洪伯说过。

    洪天锡会去蜀中,就是为了报杀了这两个人,现在正是报仇时机。

    洪伯又犹豫地说道,“大郎君,我……我想留在这里,等老爷带兵过来。他年纪大了,我……老奴……我……有点放心不下。”

    他这一辈子,从十多岁起,就跟着洪天锡。

    当初洪天锡想让他安然终老,不想连累他,将他交给颜家兄妹。现在听到洪天锡消息,洪伯就想留在驿站这里,等洪天锡带兵过来,他还跟着伺候。

    玉秀听出洪伯的意思,断然摇头,“洪伯,您不能留在这。”

    “洪师傅让您留下,就是为了不牵连您。这种时候,您要是到军中找他,不是白费了他一片苦心?”

    “可老爷……老爷身边没别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算要见他,我们也不能在这。还是先到润州,我们在润州等消息吧?”

    青州要是不许人进出了,待在驿站也没什么消息。

    如果官兵将滕王的军马阻在青州外,他们在驿站也等不到洪天锡。

    要是青州城被攻破,蜀中大军开拔过来,他们这些人还没见到洪天锡,就先被其他蜀中兵杀了可怎么办?

    玉秀没有见过滕王,可在东屏村和滕王派来的人打过交道,尤其是韩家村被屠,她觉得滕王不是什么仁善之人。

    玉栋觉得玉秀说的话有理,不论哪种情况,待在驿站都不是好主意。润州城里,打听消息也方便。

    洪伯被两人劝说着答应了,第二日一早,一行人就匆匆出发往润州。

    从驿站到润州,路上要是赶快点,也就是一天的工夫。

    玉栋几个挂念青州的消息,这时也顾不上炎热了,一行人出发后,除了停下来喂马吃点干粮,就没停过。

    玉秀看着马车窗外,越往前走她心里越不安。前些日子路上都没遇上什么事,只看到有南下的官兵。

    现在,路边多了行人,尤其是有不少百姓往北而行。

    “快点走,青州被叛军攻破了,快点走!”有人仓皇地说道。

    昨日驿卒才说青州城无忧,一夜功夫,就攻破了?

    “这位大叔,青州城真的攻破了?不是说朝廷派官兵过去了吗?”赵全生过去打听。

    那大叔看他脸上有疤,有些害怕,倒是一点没敢耽搁地回话,“听说前天就守不住了,我也不知道几时被攻破的。就听说那些叛军,在青州烧杀抢掠,沿路村子都遭灾了。我媳妇娘家的那个村子,要不是人跑得快,都要没命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玉栋在边上听说后,吓了一跳,“叛军的统帅,不管吗?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哪知道啊。做了叛军了,肯定不是好人。”那大叔恨恨说了一句,不敢再停留,看玉栋他们这一行人不少,“你们也快走吧,保不齐叛军正从后面追上来呢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招呼自己一家子赶紧收拾收拾,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玉栋听到他说“做了叛军了,肯定不是好人”,很想反驳。可是,师傅真的放任叛军烧杀抢掠,祸害百姓?

    他在那发愣,玉秀走过来,看他脸色很不好,“哥,我们也快点走,先到润州吧。你别多想,洪师傅虽说是统帅,只怕很多事也做不了主。”

    “对,师傅肯定也管不了。秀秀,还是你想得明白。我们快走,先到润州去。”玉栋被玉秀这么一劝,醒过神来。

    他想到两个妹妹都是女眷,万一叛军真追上来可不好。

    他让人套车,自己拿了朴刀,和赵全生一人一匹马护在马车两边。

    “大爷,能看到润州城了。”又走了一段,赵全生指着前面官道边的黑影子说,“我们再快点,城门关之前进城。到了城里,什么叛军乱匪都不怕了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后面忽然传来哭喊吵闹声。

    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远远地听到后面有百姓哭喊快跑,还有隐隐的马蹄声。

    叛军真的追上来了!

    洪伯先是一惊,随后又有点喜色。可是,眼看着后面哭喊声越来越大,他也急了,“大爷,我们快点进城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快,快,让马跑起来。”赵全生到底是在外闯荡过的,看这情形,高声大叫,让赶车的车夫快点。

    “快点,他们放箭了!”玉栋在马上转头看后面远远有人倒在路边,显然是被叛军射倒在路边。

    眼看着无辜百姓倒地,他捏了捏手中的朴刀,看到身旁的马车,他一咬牙踢了胯下的马一下,让马跟在马车旁快跑起来。

    秀秀、淑儿和小四,都在马车里,他得照顾好他们!

    马车里,玉秀听到说“放箭”后,连忙将马车里的几个靠枕和薄被都塞到马车的后车壁上。玉淑和玉梁不知道她为何这么做,也不多问,就在边上帮忙。

    可马车颠簸,又没东西绑着。这些东西软趴趴的,靠到后车壁上就往下滑。

    玉秀将东西靠到后车壁后,自己往后一靠,用背将这些东西压住,又一手一个,将玉淑和玉梁拢到自己身前,紧紧按着,生怕他们露出一点。

    自家的马车只是普通的薄木板,要真是放箭过来,那箭肯定能射穿马车壁板的。

    前世,她见过官兵射箭,厚厚的一块木板都能射穿。

    她死死按着玉淑和玉梁,马车快跑起来后前后颠簸不定,她愣是稳住了自己身子。

    马车外面,还听到有人在呼喊。

    “快跑啊!快跑啊!”

    “追上来了!”

    “救命——啊!”恍惚间,听到有人发出惨叫。

    玉栋回身,看到有跑得慢的百姓,被叛军硬生生从身后一刀砍下。[.]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