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8章 章 求你别去

    “快,快,他们追上来了!”赵全生头也不回地大喊。

    其实,不用回头,大家都听到叛军的马蹄,由远及近,得得得的声音,就像敲在人的心上。

    追兵穿着黑色蜀军服饰,人数并不多,可能是先头追来的散兵,约莫一二十个。个个都骑着马,手上拿着弓箭。

    而在追兵后面,居然还有百来个穿着永定军中服饰的兵丁。这些人有骑马的也有走路的,看那衣裳破烂发髻松散,形容狼狈。

    这些人护着一辆马车往前跑,马车里显然有重要的人。

    而这些永定士兵的后面,又有十来个叛军在追赶。

    叛军虽然是追着他们,估计因为人数不占优,倒不忙着对付这伙官兵,而是忙着追杀沿途的百姓,抢掠财物。

    看样子,应该是叛军派出探路的士兵,遇上了这伙逃出的永定残兵。

    两伙人倒是各不相扰,一伙忙着逃命,一伙忙着抢掠,看着都是齐心协力往润州城跑。

    百姓们看到那些官兵,以为有救星了,还有想往官兵那边靠的。没想到,他们躲过叛军的刀剑,快到官兵那边时,被官兵给杀了。

    “快点,能看到城门了!”洪伯看到润州城的城门口,门前人头涌动,逃得快的百姓们正蜂拥而入。

    “快点,不好,看那样子,他们要关城门了!”眼看着离城门还有二三里远,可看城门楼上,正有官兵在动绞架。

    若是城门吊桥收起,城门就关了。

    在路上跑的百姓,也有眼见看到的,“快跑啊,城门要收吊桥了!”

    “这群天杀的,不管我们的命啊!”

    “这可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“娘,我害怕!我害怕!”

    绝望的百姓们有人叫骂有人哭喊,还有无助的孩童嘤嘤哭泣。

    那种声音传到人耳里,只觉身处无边地狱中,却不知该如何爬出。

    城门要是关上,他们这些人,都只能在外面等死了。

    而触手可及的永定官兵,原本该是救星的,却比叛军还像催命符。他们急着逃命进城,凡是挡在前头的,都被他们杀了。

    现在距离润州城门大概一里多路,玉秀他们一群人坐着马车,想来还是来得及跑进去的。可这些人这么一路跑下来,早就筋疲力尽,哪还有力气跑呢。

    玉梁死死拉着玉秀的衣袖,“大姐,我怕!”他那张白净的小脸上,没了往日的笑,满是仓皇。到底还只是七岁的孩子,往日再像个大人,这种时候,还是害怕。

    玉淑听到玉梁的话,伸手将他揽在怀里,颤抖着安慰,“小四,别怕,别怕!我们在呢!”

    她嘴里说着不怕,可那手,明明也在发抖,还冰凉冰凉的。

    玉秀将两人揽得更紧些,“淑儿,小四,我们会没事的!马车一定能跑过去的!”她说着探头对外面吩咐,“东西都丢了,人要紧!”

    转头之间,她看到玉栋脸上不忍之色,她颤抖着声音说了一声,“哥,淑儿和小四很害怕……”

    玉栋听到她的话,透过马车车帘的空隙,看到玉秀怀里,紧紧搂着淑儿和小四,而淑儿又把小四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别怕,哥在呢!”他连忙沉声安慰道。

    赵全生听到玉秀这吩咐,明白过来,跑到柳絮等人坐的马车,“快,把东西丢下去,跑快点!”

    玉秀他们此次上京,为了京中人情往来,带了不少好东西。柳絮看那上好的丝绸往外丢,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了,命重要还是东西重要!”赵全生看她拉着丝绸不放,大声骂了一句,气得脸上的刀疤都红了。

    柳絮被他吼得一惊,手一松包袱就掉了下去,不由回了一句,“那都是大家的心血!”

    “有命,什么都能挣!”赵全生吼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们往车下丢东西,马车轻了,跑得更快了。那后面的追兵看到一个个包裹得很好的包袱,有贪心的不由勒马,看到好东西忍不住捡。

    这么一阻,他们离城门又近了,甚至能听到城门上拉绞架的咯吱声。

    “等一等!让我们进去!”赵全生大喊着,又连连催促。

    玉栋一直在最后殿后,看着玉秀三人的马车走上吊桥,他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等等我们,等等!”有后面的百姓哭喊,还有一个孩子跑不动,手一松坐在地上,叛军的马蹄就从他身上踏过。

    孩子的娘亲哭喊着要回去看孩子,被丈夫死命拉着跑,挣扎之间速度慢了,被追上了,叛军手起刀落,将两人砍倒。

    “等等,不要关城门,傅将军在马车里!”后面那伙残兵里,有人对着城楼大喊。

    城门楼上的人也看到了这伙人,又听他们喊傅将军在马车上,倒是没再继续收吊桥,有人往城楼另一边跑去,显然是要请命。

    玉栋看身后,大概还有一二百人没进城,叛军只忙着杀人抢掠,看那样子并没妄想进城。

    “洪伯,你护着秀秀他们进城!”玉栋勒住马头,大声吩咐。

    “大爷,您快进来!”洪伯转头大声喊道,“他们人多!”

    “哥——”玉秀听到玉栋这话,拉开车帘大声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从听到外面的惨呼时,她心里就一直怕玉栋要去救人。

    重生一世,玉秀比任何时候都怕死,尤其是怕看到哥和淑儿、小四会再次离开自己。

    “哥,不要去!不要去!我求你,我求你了!”她脸色苍白,恨不得扑出去将玉栋拉回来,只是身在马车里,她根本拉不到玉栋。

    “秀秀,我去阻一下追兵,很快就回来,你别怕!”玉栋丢下一句话,捏了捏手里的朴刀,调转马头,就往追兵那边赶去。

    这样眼睁睁看着无辜百姓惨死,他于心不忍。只是,刚才他不敢耽搁,生怕耽搁一会儿,弟弟妹妹们就走不了。现在,秀秀三个进了城,他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只要他稍微阻拦一下,这些人就能进城了!

    赵全生看玉栋毫不犹豫地往叛军那边跑去,看看自己手里的刀,再看看又被叛军砍杀的百姓,“奶奶的,老赵今儿也做回英雄!”说着也拨转马头,“大爷,等等我!”[.]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