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2章 章 润州停留

    陆校尉今日本来就不当值,只是听到城外动静,才跑到城楼来看看的。

    现在城门也关了,他和同僚们打声招呼,带着玉栋一行人往自己家去。

    玉秀叫过阿胜低声吩咐了几句,自己也坐回马车里。

    陆校尉看玉秀上了马车,想到刚才玉秀跟傅远德说的话,跟玉栋笑着说,“令妹年纪不大,倒是很聪慧,看你们兄妹感情也好。”

    玉秀当时那举着圣旨高叫的

    玉栋听人夸自己妹妹,那是最愿意听的,点点头,“我大妹妹是很聪明……”

    玉秀看玉栋还打算说,在马车里踢踢玉梁,朝车外努努嘴。

    玉梁倒是一下就会意了,探头到马车外,叫了一声,“哥,你没事吧?刚才吓死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玉栋看玉梁那脸色还有点苍白,有点内疚,“没事了,没事了,吓坏了吧?淑儿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哥,我没事,我们都很担心你。”玉淑听玉栋问起自己,隔着车帘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事,你们别担心,这不都没事嘛。”玉栋想起刚才自己冒险救人。

    眼见着追兵追杀无辜百姓,他又有能力搭救一二,那种时候不去救人,他觉得良心过不去。

    可现在平安无事了,想起自己就把弟弟妹妹们丢到城里,万一自己出事,就留下他们,自己岂不是对不起爹娘的嘱咐?

    这种矛盾心情下,他说话张口结舌起来,自然也忘了还要夸奖玉秀。

    陆校尉看他窘迫的神情,又感慨地说了一句,“大郎真是个好兄长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四个是相依为命的。”玉栋低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玉栋中武解元后,其他武举们自然也会关心他的身世。他这么一说,陆校尉想起听到的传言,他们兄妹四个父母双亡、相依为命,倒是有些同情。

    他已经年近三十,子女都比玉梁大了。嘴上与玉栋平辈论交,看他们的年纪,心里却是不由自主将他们当小辈看。

    陆校尉能做这校尉,多亏有亲戚认识润州这边的守军。那人为他举荐,谋了差事。他做事勤勉,家里又舍得让他上下打点。所以,他没多久就做了这校尉。

    他倒是直性子,这一路过来,将自己的事说了,还跟玉栋说了不少润州城中的事。

    润州城里,政事上是润州知府做主,武备上则是润州将军傅远德说了算。

    “他这个将军,人家说他是刚来时求升官,后来求生子,如今一心求生财。”提起傅远德,陆校尉不屑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说话之间,马车拐到了陆宅所在的大街上。

    往前走了几步,远远地就看到钱昌和钟有行两个人,人高马大的,正杵在一处宅子大门前台阶下。

    虽然看不到匾额,但应该就是陆宅了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心中担忧,两人都黑着脸,跟黑脸门神一样。陆宅的门房看两人凶恶,只敢站在大门口怒瞪着,却没敢赶人。

    一看到玉栋一行人过来,两人急忙走上来,先上下打量,看玉栋无恙后,才舒了口气,安心地行礼。

    一直起腰,钟有行忍不住后悔“大爷,您太冒险了。我们惭愧,这种关头竟然没护在大爷和大娘子边上。”

    钱昌虽然没有说话,但看他拖着跛脚,也不顾难看,一瘸一拐地很快跑过来,就知道他的担忧。

    “不怪你们,谁也想不到路上就遇到叛军了。再说也是我让你们先过来的。”玉栋看两人面有愧色,连忙安慰道。

    陆校尉看着两人一身短打,身上凶悍之气扑面而来,一看就不是寻常武夫,不由问道,“这两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陆年兄,这两位是我家的护院,这位是钱昌,他叫钟有行。因为我们怕城里没地方住,让他们先进城来了。”玉栋介绍了两人名字。

    陆校尉疑惑地看看两人,刚才看钱昌走路那腿是瘸的,再看钟有行,他眼尖地发现钟有行少了一个手指头。

    看那样子,应该不是天生的残疾。但要说是江湖人,却又不像。

    两人站在那里,不自觉地就腰背挺直,双脚直立,身形不动如山,让他总觉得有点眼熟。

    到底和颜家兄妹不熟,他也不好深问,看大家还站着,连忙招呼,“走吧,先进屋,先进屋,我们别在大门口站着了。”说着又叫了门房过来帮忙和带路。

    玉秀三个下了马车,走进大门,入目是两株参天大树,站到树荫下,只觉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陆校尉家的这处宅院,是一座两进的院子,看那花木,有些疏于打理。果然是像他说的,家里就没几个人。

    “我家眷没接过来,这里也只有几个老仆。若是照顾不周,可多包涵啊。”陆校尉一边引路一边客气。

    “这样就已经很打扰了,感激不尽。”玉栋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陆校尉自己住在前院,他让个婆子过来带路,问过玉栋后,安排玉秀等女眷们住到后院,玉栋、玉梁等人和他一起,住在前院。

    陆家的女眷们都不在这,据陆校尉所说,他当上这校尉也没多久,原打算到年底将妻儿接过来,“幸好没接过来,看今天这样,只怕叛军很快就要攻到润州城下了,到时还不知道如何呢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润州只有一千多守军,朝廷援兵不知几日才到。要是明日后日叛军就到城下,唉!能不能守住还真是不好说。”想到这个,陆校尉有些沮丧。

    “对了,明日估计北门不会关的,你们尽快动身,最好明日城门一开就快点走吧?万一打起来,城门一关,你们也走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……在润州还有点事,还得留几天。”玉栋不能说心悬洪天锡的消息,只好含糊的说。

    “这都要打仗了,有什么事比平安更重要的?”陆校尉不以为然地说了一句,“实话跟你说,城里这点兵力,压根不够看。”

    青州和润州都有三千守军。前几日傅远德带了两千到青州,协助鲁辛守城。结果,今天就带了一百多个残兵败将回来。这城里,满打满算也只有一千多人。叛军可号称有五十万大军。[.]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