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4章 章 半夜烽火

    傅远德发了半日呆,派人叫了几个军中亲信来家中议事。

    很快,被传唤的五个亲信,陆陆续续到了傅府。

    傅远德做了多年润州将军,润州城这三千守军,可以说大半将领都是他提拔的。而今晚叫过来的,却是亲信中的亲信。这些人,有的是校尉,有的是总旗,都是一起打过仗、同桌喝过酒、坐一起分过金银的人。

    他这些年赚到的银钱,这些人都分到不少,大家算是荣辱与共的。

    傅远德也不怕他们知道自己未受重伤。

    他其实有些后悔,早知道今日在城门前,他就不该出马车露面。听人说虎贲细作无所不在,万一他未受伤的消息被上报武帝呢?

    现在唯一的指望,就是守住润州城。等援军来了后,他再出去玩把命,让朝廷看到他的忠心和英勇。

    五个亲信进了厅中,看到厅中灯火通明,傅远德坐在正座上,穿着深色家常长袍,手脚上都没见绑着伤口。脸上有倦容,可看那血色,一点不像是受重伤的。

    他们各自寻了位置坐下,毕竟是自己人,也没假装问候伤势。再说武人到底直率些,一眼看去没伤,一放心也就不多话了。

    只是,往日来这厅中,都是歌舞美酒。今夜却是格外安静。

    厅中伺候的奴仆都被远远遣开了,只有两个小厮待众人落座后,给每人倒了茶后,然后也远远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傅远德的几个亲兵,站到厅外守候。

    这五个人互相看了一眼,看这架势,是有棘手的大事啊。

    “大哥,叫我们来,是出什么大事了?”一个性子急的,刚一落座就问道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不瞒你们说,这次青州之战,战事不顺,鲁辛阵亡了。叫大家来,是想商议守城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叛军有五十万大军?”另一个问道。

    “青州城外,看着不到十万,或许叛军有所虚报……”

    武帝除了命他带兵驰援青州外,还将附近的兵将派了不少,零零总总算下来,近三万人守卫青州。

    如果他和鲁辛不是脑子一热,觉得叛军人少有机可乘,想带兵应战,趁机擒拿洪天锡。他们两人若只闭门坚守的话,撑个几日不是什么难题。

    可惜,世上从来没有后悔药。他在心中斟酌着守城之事。

    润州城里,现在还有一千多守军,若将民夫等都算上,就有五千来人。

    朝廷援军从京城开拔。从京城到润州,日夜兼程的话,再过三天,现在应该快到了吧?他们能不能凭着五千来人,守上三天?

    就算叛军只有十万,要守三天,也是异想天开。

    他想了半天,张嘴刚想说话,就听到远远的喊杀声,还有冲天火光映红了半边天。仔细一看,分明是烽火!

    “大哥,那里……那里好像是戚石头驻扎的松城……”有人到院子里看看方向,有些惊讶地说道。

    松城,距离润州只有十里路,是润州的辅城。两者互为犄角,可守望互助。

    傅远德逃回来后,忙着休息,没有派人去松城知会那边的守军……

    “快,派人上城楼去看看,是不是松城出事了?”傅远德连忙叫了个亲兵出府去看看。

    这大半夜的,松城若是传来喊杀声,那就是叛军乘夜偷袭松城了?

    傅远德不禁再出一身冷汗。这些年他耽于安乐,竟然忘了通知松城防备,这实在……太大意了!

    亲兵领命匆匆跑出去,厅中六个人面面相觑,一时没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将军……将军……松城来人了……不是,不是来人……”派出的亲兵慌张地跑回来,越急话越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你奶奶的,到底来没来人,话都不会说了?”坐得最近一个总旗不耐烦,一脚踢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亲兵挨打,痛得跪倒在地,连忙忍痛回道,“松城被叛军攻破了,戚指挥带人退到城下,正在叫门!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戚石头在城外?”傅远德追问道。

    戚石头,人如其名,脾气硬得像块石头。以他的性子,不像是会弃城而退的人。

    “外面的人说叛军夜里忽然偷袭,松城那没防备,戚指挥带人抗击,受了重伤。现在人正昏迷着,他们将人抬了,退出来的。叛军还没追过来。”

    亲兵这么一说,傅远德等人明白了。

    戚石头受了重伤,他的亲兵和底下将士们乘着他昏迷不醒、不能做主时,硬将他抬了逃出来的。叛军没有追过来,那松城看来还没丢失了?

    “来了多少叛军?”

    “据说有二三万人……将军,守城的问,这城门,开还是不开?”

    城门开还是不开?

    傅远德与戚石头往日并不对付,若是平时,必然是不开的。可现在这时候……想到白日里那张靖王府的名帖,他犹豫一下,下令道,“先看准人,再放他们进来。把人安排到其他军营里去安顿下来。”

    那亲兵领命后,连忙又跑出去传令。

    “大哥,松城也才五千来号人,只怕是守不住。”

    松城一丢,润州城,就是一座孤城了!

    傅远德再坐不住,“走,我们看看去!”

    润州城的人,想着就算青州丢了,叛军要从青州到润州,也得几日路程。那些逃难进城的百姓,白天逃了一条命,现在正想着今晚总能睡个安稳觉。如今,都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傅远德一行人往城楼跑去,走到街上,街头不少人家都亮了灯。还有人听到马蹄声,探头到窗边张望。

    松城离润州,到底还有些路。喊杀声传到这边来,听着也没那么吓人了。大多数人,倒是被那冲天的火光惊醒的。

    若不是有宵禁,这时候街头可能都站满人了。

    玉栋兄妹四个也被惊动了,玉秀叫醒玉淑和玉梁,让人到前院来询问出了何事。

    陆校尉自己穿戴好之后,赶到城楼那边打听,很快让人回来报信,说是松城被袭之事。

    “松城失守了吗?”玉栋急的问那士兵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他们从松城退出来时,还没失守。可叛军有几万人呢,松城才五千人。”回来报信的士兵嘟囔着,显然觉得松城失守是迟早的事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