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7章 章 欲走难走

    玉栋心事重重地回到陆宅,润州守军兵力不足,城池被破是迟早的事。他得让秀秀他们三个离开。

    原本,他留在这,是想等师傅的消息。

    现在,更应该留在这了。

    想到身受重伤还念叨着守城的戚石头,说起周家军中事就双眼发亮的钱昌和钟有行,还有为人热心仗义的陆校尉。

    赵全生昨日跟他城外救人回来时,拍着胸脯说,“大爷,老赵跟着你做这回救人的事,真是痛快!”

    为这润州百姓,再痛快地出一回力!

    玉栋想要留在润州,帮着守城。只是秀秀他们三个,得让他们快点走才行。

    他一走进内院,看到玉秀和玉淑正带着柳絮等几个人,在房中整理行李,玉梁由随砚陪着,在边上的厢房看书。

    听到他进门,玉梁先丢下书本,“哥,蜀军是不是要打过来了?我去前院,听到戚将军的亲兵们都说润州肯定要打大仗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看书,跑前院去了?”

    “大姐说前院那些人是英雄,让我带人给他们送些补品过去。”玉梁连忙解释,自己可不是擅自乱跑的,“大姐和二姐正在收拾我们的东西,说得把山参什么的都摆外面。”

    玉梁指指在房中忙碌的几个人,有点委屈地说,“嫌我碍事,让我出来读书了。”

    玉秀和玉淑听到两人的说话声,叫了声“哥”,玉秀放下手里的东西,走到院子里,看到玉栋满脸愁容、担忧地看着自己几个。

    “小四,你书读完了,就进去帮淑儿理东西。里面有不少都是你当初要买的。”

    玉梁本来还想缠着玉栋,听听城楼上的事。玉秀一说,他嘟嘟嘴跑到屋里去帮忙,走到房门口,不放心地转头嘱咐,“哥,城楼高不高?我还没上过城楼呢,等会你跟我说啊。”

    玉栋点头说好,他才跑屋子里去。

    “哥,出什么事了?”玉秀压低声音问道。

    玉栋犹豫一下,到底还是直说了。他就算想骗,在秀秀面前,他好像也什么都瞒不住。

    “城楼上,我们看到……看到,蜀军把松城百姓拉到城楼上杀。陆大哥说他们在屠城!”玉栋斟酌着说,看玉秀没露出害怕的神情,“后来,蜀军来送信,是来招降的。”

    “招降?是让傅远德开城吗?”

    “是,他们说,要是……不开城投降,城破的时候,就跟松城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哥,陆校尉,有没有说过援军什么时候到?”玉秀左手紧紧捏住右手的手指,让自己的声音能平稳些。

    玉栋摇了摇头,陆校尉,只怕也不知道吧,“秀秀,要不你带……”

    “让淑儿和小四先走,我不走。”玉秀却压根不听他说完,“让老赵护送淑儿和小四先走,柳絮跟着照顾,到京城等我们。我在这里,等你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“秀秀,淑儿和小四都小,你不跟着去,我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你也一起走,哥,你护着我们三个一起走,好不好?”玉秀眼圈有些发红,看玉栋刚才的神情,她猜想玉栋是想留在这里出力。

    润州只有一千多守军,就算玉栋留下,哪怕颜家的护卫男仆都留下,又能抵得上什么?还不是白白送了性命?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走,就让淑儿和小四先走,我得留下。”玉秀抿紧嘴唇,一脸倔强,“爹娘说要你照顾我们的,我要是死了,我就跟爹娘哭,说你只想着当英雄,不管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秀秀,我不是……不是不照顾你们,只是,你看昨天,那些叛军老幼妇孺都不放过,我怎么能看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哥,那你是管我们,还是管那些外人?”玉秀哭着问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当然先管你们……”玉栋为难地低声说着,亲疏有别,扪心自问,其他人和弟弟妹妹们比,他终究,还是想先顾弟弟妹妹们。

    “那好。哥,你看,我和淑儿刚才把我们带的东西,老山参、黄精还有何首乌,都找出来了,这些留给这些守军们,我们走吧?”

    玉秀拖了玉栋的衣袖,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你快收拾一下,我们好走。”玉栋答应着,心里却已经拿定主意,等把秀秀他们三个送出城,送得远些,他再一个人骑马回来。只能跟昨天一样,来个先斩后奏了。

    玉秀不知道玉栋的打算,听他答应了,心里放心了些。

    她知道百姓们可怜,守军们英勇。玉梁从前院回来,跟她说过前院那松城退来的士兵,人人带伤却毫不畏惧。

    可是,她不是圣人,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哥和淑儿、小四送命。她自己的命可以不要,哥哥他们三个,她一定要照顾好,这是老天爷给她的机会啊!

    就算她知道,玉栋若是走了,可能想到今日心里都会内疚,她也顾不上了。就算玉栋会一辈子内疚,那好歹也是活着,有命才能内疚。

    她忽然想起周明曾经说“你只是一个弱女子”,是的,她只是一个弱女子,她只想让自己在乎的人都平平安安的。

    玉秀抬头看着头上的蓝天,心里不由祝祷道:若不救人是罪过,老天爷,那这罪过是我的,我哥是被我逼着走的!

    出钱出力都行,可她不能让家里人送命。

    玉秀咬咬牙,心里盘算着要如何才能离城。如今润州四门紧闭,出城只怕还得有傅远德的命令。

    玉秀正琢磨如何才能让傅远德放自己几个走,阿胜跑了回来。

    她让阿胜去打听城里的消息,看他一脸慌张的样子,显然是出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大娘子,不好了,北城门那边,出事了!”阿胜喘了几口大气,才吐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屋里玉栋几个听到这话,都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阿胜又喘了几口,“小的……小的跑到北城门那边,那里居然围了很多人,都是吵着出城的百姓。官兵不肯开城门,百姓们就吵嚷,还跟守门的官兵打起来了。后来,眼看着官兵们拦不住,就放开北门让人出城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人出城后,走了没多久,就听到城楼上的官兵叫大家别出去了。后来……后来……有几个叛军骑马跑过来,丢下很多人头……小的没看到,站在前面的,很多人吓晕过去了。”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