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9章 章 管事得令牌

    洪天锡匆匆从唐府门前离开,回到街头,再无查看的心思。

    走过一家铺子,“露华香”三个金字招牌挂着,铺子里的女掌柜带了两个伙计正在收拾货柜,开门迎客。

    看到露华香,他想起当初,颜家兄妹的日子,玉秀守着小泥炉忙活。他身边,还放着两罐玉秀做的麻虾酱,一直舍不得吃,那几个孩子,都是心善的好孩子……

    “大将军……”一个亲兵看自家的老将军站在胭脂铺门口,看着那招牌一脸感触,说不出的怪异。

    他看看店铺里那个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女掌柜,再看看自家的老将军,这是……看上了?自家将军居然喜欢这种半老徐娘?

    亲兵正在腹诽,露华香店铺里走出一个男子,身上背了包袱,一副要出门的样子。走到门口,那人刚好和洪天锡打了照面。他仔细看了一下,惊喜地走过来,“小的见过洪老太爷!”

    洪天锡没想到这里还有人认识自己,看这个男子管事打扮,脑中想了一下,依稀有些面熟。

    这人从露华香脂粉铺里走出来,他心里就觉得有些亲切,摆手让两个亲兵后退些,自己带了那男子走到街角,“你是何人?“

    “小的是颜家管事,以前在云昌镇时见过老太爷。”那男子高兴地说,“大爷他们说您出远门访友了,一直很惦念。居然在青州遇上您了。您也是前几天被困在青州吗?几时回云昌啊?大爷他们若知道您回家,必定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这管事一连问了几个问题,颇有他乡见故知的兴奋感。

    出远门访友?

    洪天锡转念一想,明白这是玉栋他们的托辞了,这么说,云昌那边没人知道自己在蜀中?他想到这,说不清自己心中是喜还是悲,含糊地“唔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那男子却只管自己高兴,压根没管洪天锡没回自己的话,自顾自又说,“这真是不巧,您还不知道吧?我们二爷被圣上褒奖,奉旨进京,大爷他们都陪着去。现在还在润州。”

    “您老这几天住在哪?是客栈吗?青州城被破,这些日子大家都提心吊胆的,幸好这领军的洪典洪老将军还算好人,没让扰民。我听说,滕王带兵去攻打润州了。”

    管事压低声音,将自己听到的小道分享了,“趁着现在青州城可以出入了,您快回云昌去,小的回头跟大爷他们禀告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栋儿他们都在润州?”洪天锡看这管事显然知道消息,连忙追问。

    “是啊,小的本来赶到青州,想要见大爷他们。没想到到了这儿,才知道他们去润州了。咱家车马行消息灵便,听说大爷要在润州待几天。我现在正收拾东西赶到北边去。现在一打仗,到处乱糟糟的。对了,您老不知道吧,广生记车马行都是咱们家的,青州就有一家,要不我带您过去,让他们安排辆马车,送您回云昌去?”

    “我不急,不急。”洪天锡摆了摆手,“你到这边来见栋儿他们,是家里出了急事?”

    那管事犹豫一下,想着洪天锡不是外人,又压低点声音,凑近了说道,“不是家里的事,是小的在蜀中遇上点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蜀中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小的是大爷和大娘子派到蜀中,管那边生意的。在山阳县,遇上唐老先生了。唐老先生跟您一样,小的们都是见过的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,这管事就是山阳县那个押送粮船的管事。

    那夜,他带伙计找到唐鹤年的妻儿,又带上那几个虎贲士兵,连夜开船。幸好这一路顺风顺水,一点没耽搁。

    船到了砚山码头,那几个士兵不肯多留,找他要了几套百姓衣裳换上就要走。这管事连忙送上银钱给他们做盘缠,只说东家曾交代遇到人有难处得帮。

    那几个虎贲士兵听后,郑重道谢:“我们职责在身,不能多留。多谢贵管事,也请贵管事转告令东家,我们多谢了。”说完赶着北上报信去。

    这管事想着唐老先生的嘱托,打算将粮食送到砚山田庄后,就送唐鹤年妻儿一行到青州。

    可那位大夫人却打定主意要南下。

    这位管事没法子,去田庄找颜锦鹏商议后,就从颜家车马行派车辆,送他们南下了。

    他揣着唐赫章写给玉栋的书信,又想着蜀中战事将临,他还是快点找到玉栋几个,将这些事说一遍。

    所以,粮食上岸交差后,这管事就收拾收拾,赶到青州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前脚进了青州城,后脚蜀军就杀过来了。这几日困在城内提心吊胆,今日听说城门允许进出了,他就收拾包袱要到润州报信。

    洪天锡听这管事只说唐赫章留在山阳县衙,显然对于唐赫章跳江而死是一无所知的。他沉吟着说,“润州那边一时应该不会开战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更好,小的赶去报信,让大爷他们快点走。”这管事也是个倔强性子,认准了要去报信,压根没想过打仗危险的事。

    “也好,你路上小心。到了润州,若是还未开战,让栋儿他们速速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老太爷,那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还有些事,你先走吧。”洪天锡想了想,又让亲兵去取了块令牌,“若是碰上蜀军,就把这个给他们,就说你是有重任在身的。”

    那管事看那令牌雕了乱七八糟的花纹,还有看不懂的字,听洪天锡说得肯定,想着老太爷肯定不会骗自己,感慨地说,“老太爷好本事,连这里都能有熟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你快走吧!”洪天锡苦笑着赶人。

    那管事也是急着赶路,行礼后将包袱背好,赶紧走了。反正老太爷在蜀军里有熟人,也不用自己操心了。

    洪天锡看他匆匆离开,却再待不住了,他转身跟亲兵说道,“你马上赶回军营,让众人收拾行李,大军今日就开拔!”

    “大将军,不是说明日吗?”亲兵奇怪地问,现在都快中午了,这时候开拔,晚上不得露宿啊?

    “带足干粮,午饭不用埋锅造饭了,让大家吃干粮,立即开拔!”洪天锡不容分说地下令道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