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0章 章 老叟稚儿

    洪天锡一想到润州城只有一千守军,而滕王已经带了三万人马先行。

    玉栋几个若还在润州,兵荒马乱的,万一有个损伤可怎么好?

    他恨不得插翅飞到润州去。

    所以,他自己带了十万兵马轻装简行先往润州赶,让别人带上粮草辎重慢点走。

    中午从青州开拔,一直行军到近午夜,他有心再赶路,士卒兵马吃不消了,只好先扎营。这一路,路边稻田稗草丛生,一看就是多日无人打理了

    他当年带兵在西南打仗,路边厮杀地里都有血迹。当地百姓们虽然害怕,可眼看着良田里长杂草,还是有人大着胆子出来拔草除虫。

    民以食为天,就算偶有大军过境,也不至于连着几日不敢打理啊。

    蜀军离开蜀中时,他已经严令不许扰民了,难道百姓们不知这禁令?

    想到百姓,他又想起官道再往北,就是润州了。也不知玉栋四个现在,还在不在润州。这么久未见,栋儿还考上了武解元,连小四都是秀才了,四个孩子一定出落得更出息了。

    洪天锡走到军营外,看着北面方向,有些忧心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,最晚到明日晚间,就能赶到润州附近了。”跟在一边的亲兵安慰道,“王爷他们必定安然无恙的,您也不用太忧心。”

    滕王越安然无恙,我才越忧心!洪天锡心里想着,嘴上却只能含糊地应声。

    第二日起身,沿路看到破败的房子,洪天锡看着觉得有些怪异,叫了个斥候吩咐,“你去找百姓打听一下,这些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那斥候领命退下,过了好久才回来,脸上神情犹豫,一副不知如何说话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可打听到了?”

    “回大将军,没找到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从青州到润州,沿路人口不算稠密,但村子应该有几个的,怎么可能没找到人?“你找到村子了吗?”

    “找到了,可村子里,没人。”那斥候想到自己走过的两个村子,房屋都是新毁的模样,大声叫喊别说人,连只鸡连只狗都没见着,倒是见到老鼠招摇过境,“村里房屋损坏,还有血迹,都不见人。”

    这听着,是满村被屠?洪天锡心中一沉,不再开口,只带军快些赶路。

    终于,见到了润州城外的驿站。这驿站,就是玉栋他们借宿过的地方。

    洪天锡见到的,已经不是房舍整齐的模样,断壁残垣,墙上还有火烧的痕迹。整个驿站,也是不见人影。

    洪天锡下马走到驿站门口,伸手一推,那门咯吱一声,摇摇晃晃地打开,然后,“嘭”的一声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门后,想起一个孩子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“大将军,有人!”洪天锡身后的亲兵听到这喊叫,连忙左右散开护卫,还有两个往里冲。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杀我!爷爷,我怕!”门后的孩子看到这些蜀军,哭叫起来,声音颤抖。

    洪天锡让士兵们退开些,自己走进门里。

    驿站的墙夯筑得很厚,门后的墙壁有个内凹的破洞,那孩子和一个老人就躲在破洞里。老人背对着外面,那孩子被他护在怀里,只露出一个脑袋。

    看到洪天锡,那孩子又尖叫一声,两手捂住眼睛,抖得如风中落叶,死死地往身后的墙壁靠去,好像恨不得缩进墙壁里,“爷爷,他们,是他们!”

    那老人听孩子说“他们”,转身看到洪天锡一行人,尤其是看到他们身上穿的是黑色蜀军服饰,叫了一声“宝儿,快跑!我跟你们拼了!”

    他恍如一只被逼到尽头的困兽,发出一声绝望的惨叫后,低着头就往洪天锡身上撞过来。

    可是,到底年纪大了,他以为自己很拼命很迅速的一撞,落在洪天锡等人眼里,却不过是可笑地踉跄的脚步而已。

    洪天锡闪身想避开,看老人那架势,略一犹豫,双手撑住老人肩膀,“老人家,莫怕。”

    那个叫宝儿的孩子,听到爷爷让他快跑的话,却压根不知道跑,只是瞪大了一双眼,死死地看着老人,不哭也不闹了。

    看到老人被洪天锡抓住后,他扑了过来,“不要杀我爷爷,不许杀我爷爷!”说着就扑到洪天锡边上,对着洪天锡抓人的手一口狠狠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边上的亲兵们压根没把这一老一小放在心上,一看这孩子竟然咬人,两个士兵连忙上前拉他,“你这小鬼,快松口!”说着一人伸手去捏他下巴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洪天锡手上吃痛,可看那士兵去捏人的手势,怕他们伤了孩子,忍痛喝止道。

    他说着另一只托住孩子头,柔声说,“你爷爷没事,你看!”

    那孩子听说爷爷没事,松口转头,看到老人蹲坐在地上,又扑到老人怀里,脑袋死死埋进老人怀里,呜咽的哭声慢慢渗透出来,却比放声大哭更让人心酸。

    “天啊,为什么不劈死这些畜生反贼啊!”老人绝望地搂住孩子,仰天哭叫。

    “你这老头不识好歹,我们没打你骂你,你竟然骂人!”有士兵听他叫自己是“畜生反贼”,忍不住怒骂了一声,“要不是看你年纪大了,嘴里这么不干净,牙都敲掉你的。”

    几个士兵心里窝火,说他们是反贼他们倒是认了,竟然骂他们是畜生。有人抬手,可看着那花白头发,加上洪天锡哼了一声,到底还是没下手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你们这是,遇到什么事了?”洪天锡蹲下身,看着老人,声音更柔和几分。

    那老人看眼前几个人竟然没打没杀,刚才那股绝望拼命的气势没了后,看洪天锡说话和气,样子也不凶恶,忍不住求道,“军爷,求您饶了孩子吧,求您饶命啊!”说着他就想起来磕头。

    可孩子在他怀里,一时他拉脱不开,看他年纪也得有七八十岁了,手脚不如年轻人灵便。

    “老人家,不要怕,没人要杀你们啊,不要怕。”洪天锡连忙又安抚,“你们遇到什么事了?可是有军中人欺负你们?你告诉我,我给你做主!”[.]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