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1章 章 润州招降

    那老人听到洪天锡的话,又看了他一眼,哭着说,“我的儿子、媳妇、老伴,还有我的大孙子、大孙女,都被杀了。你们打仗,你们要争天下,我们老百姓,只想有口饭吃啊!都是永定人,你们怎么下得去手啊?”

    他说着情绪激昂起来,“做主?你做什么主?你能让脑袋长回去吗?一城的人啊,都被拉到城楼上杀了!要不是……要不是还有好心的,把我们偷偷放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城的人,都被拉到城楼上杀了?

    这是——屠城?

    洪天锡只觉脑子嗡的一下,有片刻的眩晕。

    “北地有蛮子,南边有蛮夷,你们不去杀他们,就在这里杀百姓吗?”老人怒声喝问。

    洪天锡只觉血气上涌,脸上火辣辣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老头……”有恼羞成怒的士兵,上前怒喝了一声,就想拎起老人衣领。

    洪天锡摆摆手,“老丈,我们刚要赶去松城,你离开时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昨天乘夜跑出来的,跑到这里,实在走不动了……”老人刚才头脑一热,被那士兵一喝,脑子清醒了,不敢再多说什么,只低头,看着怀里的孩子。

    那孩子看着约莫六七岁,跟玉梁差不多年纪。老人说话时也没发声,只藏在老人怀里。

    洪天锡叹了口气,让亲兵拿了点银子和干粮过来,“老丈,你快带着孩子走吧。路上自己小心,过了兰江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那老人看着面前的银子,犹豫半晌才拿过来。他把银子放在一边,打开干粮递给孩子。孩子拿了一块干粮,却没顾着自己吃,先塞给了老人,“爷爷吃。”

    老人嘴里含过干粮,那孩子才接着吃起来。

    几个士兵看着,有一个掏出水袋递过去,那孩子抬头,露出一抹笑容,“谢谢哥哥。”

    这声道谢,却让其他人都觉得羞愧难当。

    杀出蜀中时,他们是为了替先帝报仇,为了替王爷正名!

    可看着面前的一老一小,几个士兵心里滑过一个念头:我们当兵吃饷、背井离乡,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洪天锡转身走了出去,其他几个士兵也跟着离开,有一个离开时,还将半扇木门给带上了。

    “整队,赶赴润州!”洪天锡翻身上马,头也不回地丢下一句话。

    松城有五千守军,滕王既然拿下了松城,会不会直接攻打润州?若是润州被攻下,王爷,是不是也打算血洗润州?

    栋儿他们四个,还在润州吗?

    他捏紧缰绳,脸上神情似愧似悔。

    两军交战,百姓何辜?他一定要快点赶到松城赶到润州去,向滕王谏言。

    洪天锡心中忧急,这一路不再停留,带领大军飞速往润州赶去。

    润州城里,现在是一片愁云惨雾。

    滕王在城外让人喊话,言明限今夜子时开门投降,否则城破之日,就是满城殒命之时。

    傅远德家中,却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。一个普通百姓打扮的黑瘦矮小的男子,正坐在傅远德的客厅中,“傅将军,我家王爷对傅将军很是看重,您可不要自误啊。”

    傅远德看看这个男子,再看看手中的书信。说是书信,还不如说是两张写满字的纸。只是,纸上写的,是他这些年克扣军饷、假公济私的罪行。

    滕王竟然几年前,就已经盯上自己了?

    “这城里的将士,并不是我能说了算的……”他艰难地说道,“城中的一千守军,还有松城跑过来的戚石头,这城里,还有成王的旧部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家王爷说,傅将军在润州经营多年,就算有一两个做耗的,想来对您来说也不是难事。傅将军,您可要想好了,献城投诚,对王爷来说您就是功臣。等我们大军打下润州城,您就什么都不是了。王爷的五十万大军,正在向润州而来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王爷还说,您若是愿意献出润州,那您和洪老将军的恩怨,王爷愿意为你们周旋。”

    傅远德坐在客厅中,听着这人侃侃而谈,只觉如坐针毡。他有心站起来,大声地对这人呵斥“滚,我要与润州共存亡”,可话到喉咙口,喉咙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掐住了,一个字都吐不出。

    他若是死了,滕王再将他这些罪证公诸于世,那他死后,也是要背着骂名的。

    再说,他一家老小都在润州,若是滕王攻破润州城,对百姓或许为了个仁义之名,还会网开一面。对自己的妻儿老小呢?只怕一怒之下,会杀绝了吧?

    “傅将军……”那男子老神在在地喝完一碗茶,催促地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容我……和弟兄们商议片刻?”傅远德惊的跳了一下,额头冒汗,无力地问道。

    那人点头答应,“这自然可以,不知傅将军要多久才能给我回话?我也好离城向王爷复命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城门紧闭,贵使要出城……只怕有所不便。”

    “傅将军是润州将军,不会连这点方便都行不了吧?”

    “那是,那是……要不,贵使先到我家客院歇息片刻?”傅远德肚腩上的肥肉一紧一缩,强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好,等天黑的时候,我就出城复命。”那男子站了起来,跟着傅家的下人往客院走去,眼中闪过一丝轻蔑之色。

    什么将军,就这一瘫肉泥,连他都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王爷也是,在松城屠城玩了一出杀鸡骇猴,到润州想来一出兵不血刃了。

    要依他说,这城里才一千来人,都不用等洪典的大军,就王爷率领的三万人,半个时辰都能拿下润州了。

    傅远德看这男子趾高气扬地离开,心里有些生气,自己堂堂将军,一个无名小卒也敢在自己面前摆谱?可一想到这人身后的滕王,他那点气又散了。

    滕王招降,自己该怎么办?

    当初奉旨支援青州,他将自己的亲信都带去了。如今,大部分都折损在青州,城中这一千守军,他若提议投降,会有多少人响应?

    傅远德想了片刻,又让人将自己的几个心腹亲信招来商议。

    大家志趣相投,很快就主意一致了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