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2章 章 一腔热血无良策

    陆校尉将蜀军飞书送到将军府后,忧心忡忡地赶回来。

    玉栋正在前院,戚石头有些清醒了,知道松城被屠的消息,想到死在松城的那些兄弟们,还有无辜的松城百姓。

    他动弹不了,正躺在床头大骂蜀军不是人、滕王暴虐无道。

    从松城护送他到润州的士兵们,有一脸怒容的,也有开口跟着唾骂的。

    钱昌和钟有行在边上劝说,让他收着点脾气,不要刚缝好的伤口又裂开了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来,奶奶的,我们兄弟,何时怕过死了?他们来打润州,刚好,老子跟他们报这一刀之仇。”戚石头指着胸前的伤口,大声嚷嚷。

    陆校尉走进房内,戚石头问他,“傅远德那个脓包,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陆校尉苦笑着摇头,“我没见到傅将军,听傅将军身边的人说,他今日在城门拦人,牵动伤势。我将信给他,让他代呈。”

    “姓傅的只怕胆都吓破了吧?”戚石头不屑地评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早就看傅远德不顺眼了,没见有什么军功,倒是酒色财权样样都爱。让他支援个青州,竟然一路马车逃回来了,哪里像个行伍之人?

    “陆大哥,傅将军没安排守城防务吗?还有,蜀军的消息、朝廷援军的消息,有没有啊?”

    陆校尉再次苦笑,他倒是问过城防,人家一个字没说就关门了。

    “不能靠姓傅的,那老小子靠不住。”戚石头一摆手,“陆老弟,以前咱们不认识,这次你让我到你家养伤,我戚石头承你的情。我知道,傅远德这里能当总旗以上的,都得孝敬他银子。”

    戚石头,人如其名,脾气又臭又硬,还不留情面。

    他话说到一半,钱昌怕他得罪人,在边上咳了几声。

    戚石头却一瞪眼,“钱瘸子你别这副作态,有话不说我憋得慌。陆老弟,我觉得你这人不错,就算你这校尉是花钱买的,人品还是要得,我就问你一声:你如今是怎么打算的?”

    他倒真是直率,陆校尉想客套都不知该如何客套了,他咳了一声,正想着怎么说才好。

    戚石头已经不耐烦了,“咱当兵的,婆婆妈妈干什么?你就说说你是想守城,还是想逃啊?你要是想逃,冲着你对我的恩情,我也得帮你。”

    陆校尉听戚石头这么说,有些生气,“戚将军,我虽然不像您军功加身,是科举出身的。但我自问一腔热血不输你们。”他一直都是温和的样子,如今脸色一沉,倒是多了几分煞气,“蜀军残杀百姓,滕王谋反害国。陆某不才,也是领朝廷俸禄穿着这身军衣的,自当与润州共存亡。”

    “好,痛快!”戚石头喊了一声好,一用力,脸色白了一下,显然是挣动伤口了。他又看向玉栋,“颜大郎,我听瘸子说你和世子爷有故。你们兄妹年纪也小,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“戚将军,我年纪虽小,但好歹也是朝廷武举,危急之时,自然应该尽力。”玉栋正了脸色,也郑重说道。

    “再说青州被攻破,这消息朝廷肯定知道了。润州可是北面门户,再被攻破,叛军就可直捣京城了,朝廷必定要尽快派援军来的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完,众人有些难掩讶异。他们都知道玉栋只有十四岁,心中难免还当他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可玉栋这几句话,看事明白,说得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玉栋经洪天锡教导,对于这种事自然也是想过的。他说完这些话,看众人都盯着自己,有些不好意思起来,“我所学的都是纸上谈兵,若有不妥之处……”

    “颜大郎不用谦虚了,你说的很是。而且,润州城高墙坚,护城河又宽又深,别看我们人不多,蜀军一时半刻还真攻不进来。”戚石头对玉栋的态度又好了几分,“不管傅远德怎么想,我们还得做守城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就我们这点人?”一万人守润州,仗着城池坚固城墙高耸,阻挡蜀军还有可能,就他们这点人,要守住有些扯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守住都得守。”戚石头躺在床上,大手一挥,表示这无需讨论了。

    众人明白他的意思,转而说起如何守城的打算。

    没想到,大家空有一腔热血,一身武勇,却都不是善谋之人。在座的除了玉栋和陆校尉算读过兵书,其他几个都是只打过仗,压根不管什么兵法的。

    戚石头这几年身为松城守军将军,带兵练兵,打仗上却还是只讲究血气搏命。

    “戚石头,王爷当年让你多读点兵书,你这几年都读狗肚子里去了?”钱昌听戚石头说了半天,都是如何拼命,忍不住刺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老子大字不识一筐,还兵书?”戚石头却不以为耻。

    “戚将军,我们要不先拿润州城的城防图看看吧?”玉栋怕他们吵起来,连忙岔开话,“我师傅当年说过,兵者不外乎五事,道、天、地、将和法。我们好歹得把地利给占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该看看。可城防图在傅将军那,怎么拿过来?要不我再去一趟将军府,请傅将军指示如何布防?”陆校尉为难地问道。

    如今已是下午,傅远德还未召将议事,看着对布防是毫不在意了。陆校尉过去问,只怕也是白问。

    可不问,要怎么办?

    众人不由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要不,我带人去抢?”戚石头瞪了半天眼睛,只想到这主意。

    “这主意好,将军,我们几个去就成。”戚石头的亲兵听后,异口同声叫好。

    玉栋和陆校尉愕然,这算什么好主意?

    “好个屁,你们脑子呢?都忘松城没带出来啊。”钱昌听不下去了,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傅远德的将军府,外有亲兵,内有家丁,他这主意压根就是个笑话。城防图这样重要的东西,傅远德会正大光明扔桌上,随便让人拿?

    戚石头对钱昌张嘴,末了悻悻然地说,“那你有什么主意?”

    他贵为四品将军,被钱昌这个无品无级的侍卫骂,居然也没生气。

    “要不,我们把大娘子也请来听听?”钟有行犹豫地提议。

    [.]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