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3章 章 玉秀的心思

    钟有行原来到颜家来,又被嘱咐要听命几个小孩,心里并不甘愿。

    他和钱昌还有戚石头,原来都是成王的亲兵,受伤后升迁无望,就成了成王府侍卫。戚石头累积军功被调到松城,最后做了松城守城将军。

    他和钱昌在军中也算有些资历,虽然没能升迁,可跟着几个孩子胡闹,还是有点丢面子啊。

    碍于周明严令,他们两个不敢违抗,再看世子爷对颜家大娘子挺上心。所谓美人配英雄,即使这美人年纪还小,可也保不齐自家世子有心思啊,两人做事上不敢懈怠。

    在颜家待得越久,听命办事,冷眼旁观,他们的那点不甘愿倒是没了。

    颜家兄妹四个性子仁善,颜家上下相处融洽。他们两个无家无室,待久了,只觉得颜家就是他们家一样。

    再一个,大娘子虽然是个女子,年纪又不大,但看事明白,处事果决。

    颜家上下,就算如赵全生这样有些草莽性子的人,只要说一句“这是大娘子定的”,众人就都没异议了。

    他和钱昌私下议论,都认为颜家兄妹四个,玉栋为人厚道、是颜家如今的家主,可玉秀却是背后真正掌舵的人。颜家能有如今,大半应该是玉秀的功劳。

    他见过玉秀掌家理事,不论是生意上的,还是家里家外,玉秀总是气定神闲,好像没什么事能难得住。

    日积月累下来,他碰上没主意的时候,不自禁就想要请示大娘子了。

    所以,看厅里大家都拿不出好主意时,他就想着应该让大娘子来。

    “大娘子?颜家的?”戚石头看着钟有行,惊讶地问了句傻话。前几日钱昌来找自己,是提过他们受周明嘱托,离了成王府,在颜家做护卫。

    看钟有行居然点头,戚石头急了,“老钟,打仗的事,你叫个小娘子来掺和什么劲儿?”

    戚石头觉得打仗是男人的事,而这位颜娘子听钱昌那话里意思,可是受世子爷另眼相看的。“我们不能让她们安心在闺阁绣花做饭,还要她们跟着操心打仗,那还算什么男人?”

    “老戚,昨日大爷去城外救百姓,傅远德下令关城门,就是我家大娘子设法让他等着的。”钟有行却反驳道,“大娘子不懂打仗,可论主意,我觉得她比我们这些人加起来都多。”

    “老钟说得对。我家大娘子可不是寻常的弱女子。”钱昌语气尊崇地开口附和。

    两人提起玉秀,不由自主都称呼了“我家娘子”,语气恭敬而甘愿。

    戚石头知道钱昌和钟有行两人的脾气,除了提起成王和世子,倒没见他们如此尊崇过别人。

    陆校尉已经知道钱昌和钟有行都是成王旧属,只是因为受了伤才从军中退出。虽然不知这两个人怎么会到颜府做护卫,但想来总有些原因的。

    现在,他们三个故人在那争,他看看玉栋,提议道,“若颜大娘子愿意,不如也过来听听吧?多个人多个主意,总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戚石头闭嘴不反对了。

    几人还未找玉秀过来,陆校尉的家人来禀告说将军府来人了。

    戚石头在陆家的客院养伤,陆校尉想着还是不让来人到客院的小厅,就让人将将军府的人带到正厅,自己出去见他。

    傅远德所派来的亲兵,是来传令的,站在厅里几句话说完将令,转头就走了。

    陆校尉回来时,玉秀刚好到了客院,两人在客院门口碰上了。

    “大娘子……”陆校尉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陆校尉,您刚忙回来啊?外面的情势怎么样了?”玉秀看他行色匆匆的样子,是城里又出了什么事?

    “蜀军既然说限今夜子时,想来今夜总不会攻城了。”陆校尉安慰了一句,随即想起刚才钱昌和钟有行的话,看玉秀面色沉静不慌不忙的样子,他又说道,“刚才大家在商议如何守城。傅将军派人召我晚间过府去商议。刚才在客厅,令兄也说要跟大家一起杀敌守城。”

    玉秀听玉栋当众说了要杀敌守城,想到哥哥才十四岁,蜀军凶残如狼似虎,心里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陆校尉看玉秀脸色有了几丝愁容,又连忙安慰道,“大娘子莫担心,令兄又未入行伍,没有让他一定要守城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玉秀连忙摇手,“不瞒陆校尉,家兄已经决意要为守卫润州出一份力。我们做弟妹的,心中虽然害怕,但该明了的大义还是懂的。”

    她一脸正色地说道:“国家兴亡匹夫有责,家兄既然是明州武举,得了朝廷恩惠,自然更应该为国出力,为人表率。有兄长如此,是我们全家之荣耀。只是,家兄到底未曾入过行伍,年纪轻经验不足,还望陆校尉多多照应。”

    玉秀这些话,听了让人肃然起敬。她没说不愿玉栋限于险境,只坦诚自己身为妹妹的害怕不安,又凛然大义支持兄长。

    这客院内外,都是一股热血准备死守润州的,听到她这些话,不禁深有好感。

    两人边走边说,说话间已经走到了客院小厅的台阶处。

    “好,这话说得好!”陆校尉还未开口,客院小厅中的戚石头先喝了一声彩。

    玉秀走进厅中,向戚石头行了个礼,“这位就是戚将军吧?您为国负伤,家兄很是钦佩。刚才只是我一时感慨……”

    她是第一次见戚石头,只听玉栋和玉梁说起过。她猜想,这人打仗身先士卒,可开战不久就身负重伤了。这样的人,为人必定是重义气重气节但不通谋略的。

    刚才阿胜来找自己时,说戚石头看不起女子,张口闭口男人的事。

    她那些话,有投其所好的意思。身为弱女子,自然会害怕。可再害怕,为了大义,还是要支持兄长。

    戚石头果然深表钦佩。

    玉秀暗暗舒了口气。有戚石头肯定,她就可一旁参与甚至协助一二。

    已经被困在润州了,她就只能在绝境中求生。让她待在后院听天由命,再眼睁睁看着家人送命,是万万不能的。

    她不懂打仗,可她还是想要听到这些消息,或许,能从中为家人觅到生机呢?[.]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