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4章 章 为何相邀

    戚石头连忙摆手,“大娘子请起,请起。我这伤没说的,谁让我是当兵的呢。倒是大娘子兄妹的大义,让我钦佩。刚才您没来时,我言辞多有不敬,实在失礼。”

    戚石头没读过多少书,但行事却挺磊落的,不因背人闲话就不认账。

    玉秀落落大方地笑着谦辞几句。

    女子长得好看本就得人好感,何况是长得好看还这么明事理的?

    玉栋若是上了城楼,就得靠这些人了,玉秀更存了几分拉拢的心思。几句言谈下来,戚石头和那帮亲兵都觉得若不能护好玉栋,实在愧对玉秀的信任。

    戚石头来到陆府,还未见过玉秀时,先得了颜家兄妹的恩惠。玉栋身为明州武解元,放着大好前程不管,要跟大家一起守城搏命,让他心生好感。

    他刚才听到玉秀和陆校尉说的话。那些话要是个当兵的说出来,他只认为理所应当。若是一个普通男子说出来,他会认为这男人像个男人。可玉秀这么一个弱女子说出来,他却是钦佩不已。

    再一看玉秀的品貌,虽然一身素净装束,可举止沉稳,面容秀丽,现在这样火烧眉毛的时候,看着玉秀,只觉大夏天里带来一束清凉。就算他不好色,也不得不承认,这小娘子长得真是好看。

    这样好看的小娘子,难怪钱昌说世子爷好像挺上心的。

    戚石头是典型的武人,脑子没太多拐弯,脑中滑过这念头,嘴上就感慨地说,“当初我们都说没什么人匹配得上世子爷。看到大娘子,别的不说,相貌上,却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!”

    “戚将军!”

    戚石头还没感慨完,钱昌和钟有行不约而同猛咳了几声,玉栋声音有些严厉。

    钟有行狠狠瞪了他一眼,“戚将军!你病糊涂了?”

    戚石头才想起,这可是当着人姑娘的面,还有这么多外人在,自己这话实在太造次。

    他只是有点鲁莽,并不是完全没脑子,连忙想找些话来圆场,可又不是很有急智,低头看身前裹着的伤口,“咳咳,我这一受伤,脑子就不好使了。”

    屋里的人有些无语地看着他,戚将军,您伤的是胸口,不是脑子。

    戚石头又装作若无其事,看到陆校尉,急中生智岔开话题,“傅远德找过来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他这问题倒问在点子上,众人一下都看着陆校尉,等他开口。

    “傅将军派人召我晚间过府去商议。对了,还邀请大郎和戚将军一同前去呢。”

    玉秀听到戚石头那些话,饶是她落落大方,还是难免害羞。一时发呆,听到陆校尉忽然提起哥哥,再仔细一听,竟然是邀请哥哥也一同过府议事。

    玉秀心中感觉有些怪异,“他还找家兄过去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傅将军说,他昨日看令兄的身手很是欣赏。如今城中情势危急,令兄这样的人才,若愿意为守城出力,也是一大助力。”

    “傅远德这是,脑袋清醒想到要布置防务了?”戚石头有些狐疑地自语。

    “傅将军到底是身负守卫润州之责,对润州城防总是不敢大意的。”陆校尉觉得傅远德此时着急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戚石头觉得有理。他身上带伤,一走动伤口就疼,失血多了脸色也不好。可关系到守城之事,还是站起来要和陆校尉一起过去。

    玉栋既然被邀了,自然也得一起去。

    “陆校尉,这议事都是到将军府吗?”玉秀不禁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将军府衙在城东,傅将军不愿待在府衙时,有时就会召集大家到他家中议事。”这样的议事,以往也是有过的。

    可玉秀还是觉得怪异,傅远德可不像是礼贤下士的人啊。

    “秀秀,怎么了?”玉栋了解自己妹妹,听她一问再问,这是有什么不对劲吗?

    “陆校尉,若说傅将军召您去议事,自然是应该的,召戚将军也说得过去。可召我哥哥过去,我哥哥与他素无交情,他怎么知道我哥哥有意留下守城?难道您向他举荐过吗?”

    “而且,傅将军对我哥,只怕还是有些不喜的。”

    昨日玉栋在城下救人,傅远德下令关城门,当时多少百姓对他不满?后来碍于玉秀拿圣旨一阻,才让玉栋进了城门。

    若傅远德素日是个胸怀宽广的也就算了,可他明显不是这样的人,反而有几分刚愎自用。

    只怕昨日那事后,他心里对玉栋兄妹是怀恨的。要不是军情紧急、蜀军兵临城下,他也未必会这么容易放过玉秀兄妹。

    而玉栋又从未跟他说过愿意参与守城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下,傅远德为何要找玉栋过去?

    玉秀的话说得含蓄,但大家还是明白她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他知道颜大郎的威名……”

    “戚将军,若说我哥在明州武举中有几分薄名,还有几分可能。可在润州……我哥从未来过。不止是我哥,其实,戚将军,往日傅将军对您,可是礼待有加?”

    “对我?傅远德心里恨我恨得紧,以前来润州,哪次不是来找他吵架拍桌子的……咦,对啊,按傅远德那脾性,居然还用了请?”戚石头说着说着,也觉得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玉秀一笑,既然大家都觉得不对劲,那就肯定是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“颜娘子,您这么一说,是不对劲。可傅远德想干什么?拿下我们耍个威风?”

    “这时候耍什么威风,保命才要紧!”钱昌沉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房中一阵沉寂,傅远德要想保命,不就得卖力守城吗?

    “要不……要不大郎和戚将军先不去,我先过去看看?若是有不对劲的,你们就别来了。”陆校尉想自己先去看情形再说。

    “陆校尉,还是派个人过去看看吧。”玉秀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对,陆老弟你别去,我让人去看看。”戚石头点了一个亲兵想吩咐。

    玉秀连忙拦住了,“戚将军,我家在这边有铺子,城中也熟,让我家铺子里的伙计去打听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戚将军,还是让我家的伙计去打听。”玉栋附和了一句,连忙让阿胜去后院找赵全生,让他安排人去打听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