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7章 章 引蛇出洞

    “将军息怒,属下……属下实在汗颜!属下只是找相熟的说说这心事。没想到,属下一到营里才开口,大家都有这心思,还有人……跑到南城门去了!”

    陆校尉一脸惭愧地请罪。

    傅远德听说他们跑到南城门去,吃了一惊,“他们想干什么?”这些人难道要无令开启城门?

    陆校尉满脸羞愧地支支吾吾解释,只说是他们急着听消息。可那含糊的话里,明摆着他们这架势,显然颇有逼宫的意思:傅远德若不愿降,他们就打算擅自开门出城。

    玉栋看陆校尉不好开口,在边上圆场,诚恳地劝道,“傅将军,我昨日无知冒犯,今日悔恨莫及,陪陆校尉来,也是想将功补过。您看在这一城百姓的份上,就答应陆校尉所请吧。若是见了我堂哥,我一定会好好跟他说的。”

    傅远德听着这些话,挺耳熟的,今日已经听了几遍了?差别就是原来的是自己妻妾和几个心腹说的,如今换了陆校尉和玉栋说。

    他狐疑地看看玉栋,这小子昨日不是还一脸正气、悍不畏死的样子吗?居然也怕死?

    可若说怀疑,他又找不到理由。他们若打算尽忠守城,见到自己就该说守城的事。

    难道他们说这些话,是试探自己守城的决心?

    可颜锦程是颜玉栋堂兄这事,八成是真的,颜玉栋跟反贼扯上关系,不是自寻死路吗?他们平白无故送自己一个把柄?

    他只觉眼前一幕挺荒诞的。自己本来还打算玩一出先礼后兵,将这些人召过来后,游说他们和自己一起投到滕王账下。若有人不从,就趁机拿下杀了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怎么和自己的打算反过来的?

    自己这个打算劝降的,反而成了被劝降的?

    “颜大郎,你可想仔细了,一旦降敌,你那前程可就没了!”傅远德丢开陆校尉,问了玉栋一声。

    玉栋半天没吭声,末了才说道,“傅将军,我还有弟弟妹妹,我爹娘临终嘱托我要好好照料他们,听说松城被屠城了,我弟弟妹妹们都很害怕……”说着他咬着唇不再开口了。

    玉栋不善作伪,他这些话,也是实情。

    玉秀曾和玉栋说过,最能骗到人的,就是说实话骗人。

    玉栋现在说的句句都是实话,而且,都发自肺腑。

    傅远德听着,挺合情合理的,玉栋有心做个硬骨头,架不住他弟弟妹妹们害怕,自己不就是被妻儿和兄弟们被劝的吗?

    这一刻,傅远德觉得自己能明白玉栋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陆峰啊,你这是陷我于不义啊!”他无奈地叹息了一句,“可谁让你们是我底下的呢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答应的意思了?

    陆校尉和玉栋都低下头,两眼看着脚下,隐藏了自己复杂的神色。他们怕不低头掩饰的话,眼神会有不屑和恨意流出。

    身为守城将军,不能为国尽忠,不能为民尽力,只想苟且偷生!

    走进傅宅这座大厅,傅远德自以为那些伏兵藏得很好,可他们两人有心探查,还是发现有人藏在左右的痕迹。

    他们拼命游说,说了一堆又一堆话,嘴里说着希望傅远德答应,心里,却希望他能怒而拔刀,将自己两个绑起来都行。

    傅远德答应了,陆校尉和玉栋没有开口接话,厅中一时间沉默无声。

    傅宅的总管急匆匆跑了过来,“老爷,老爷,门外有急报!”

    “什么急报?让他进来。”傅远德看看天色,又看陆校尉,“其他人都不过来了?”

    陆校尉张嘴还未来得及回话,傅家的总管带了一个士兵走进来,那士兵看到傅远德,磕头行礼后,禀告道,“启禀将军,南门处快打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傅远德的心腹拿了军令去接管南门城防。到了傍晚时分,却有军中一群人来到南门处,吵嚷着要开城门。

    没有傅远德的将令,那心腹自然不敢开门。

    两边僵持起来,越吵越烈,都快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将军,这肯定是他们怕离城晚了……”陆校尉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刚才他说过,有些心生降意的已经跑到城门处了,显然,就是这群人和自己的心腹起了冲突。

    傅远德想了想,一甩袍袖大步往外走去,“来人,备马。你们两个跟我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陆校尉和玉栋相视一眼,也跟着快步走出去。

    走到厅门处,傅远德忽然停步,有些犹豫地转身。

    陆校尉着急地问,“将军,我们快些去看看吧?若是他们打起来,就让外人看笑话了。再说,这对将军的英名也有损。”

    傅远德原本是犹豫要不要将埋伏在厅内外的亲兵一起带去,陆校尉这么一说,他觉得有理。

    此时叫出这些亲兵,不就显示自己早有埋伏?那陆校尉和玉栋又会怎么想?

    陆校尉也罢了,玉栋若是见了颜锦程抱怨几句,颜锦程再到滕王面前进谗言。自己刚投入滕王麾下,颜锦程却是第一功臣,那自己不就得吃亏吗?

    这样一想,他想起还在客院的滕王密使。这位密使此刻也不宜露面,让陆校尉这些人以为自己是被迫而降的,面子上总是好看些,还更能收服人心。

    片刻之间,傅远德在脑中算好了利弊得失,都到这步了,自己不能让这些人寒心。到了滕王账下,这些人,就是自己手底下的第一拨班底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走吧,我们快去看看。”他转身,又大步往厅外走去了。

    玉栋舒了口气,将扣在手里的柳梢又塞回袖袋里。

    陆校尉紧跟在傅远德身后,到了大门外,玉栋和陆校尉的马就拴在门口,傅远德骑上自己的马,带了守在门口的两个亲兵护卫,匆匆打马往南门处赶去。

    此时天已入夜,街面上空无一人。大街两旁的人家,连盏灯都没亮起。偶有小孩哭闹声,在暗夜里听得格外清晰。

    五人骑着马,马蹄落在街道石板上,发出清脆的得得得的声响。

    越靠近南城门处,灯火越盛,还能听到人声嘈杂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