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8章 章 顷刻之间

    傅远德赶到一看,眼前泾渭分明两拨人,分了左右对峙着。

    城门上下的大火把,将这一块地方照得如同白昼。

    右边的是他派来接管城门防务的,约莫二十来人,左边的却是其他人,人数居然有百来人。

    两边人一边要接管城门,一边不让,僵持不下。

    “陆峰,你过去跟他们说一下,都是自己人,闹什么!若传到城外,不是笑话吗?”傅远德也不下马,颇有威势地抬了抬下巴,跟陆校尉交代道。

    就算要降,好歹矜持些,这么着急忙慌的,不是太失颜面?

    估计他们以为自己是要死守润州的。所以自己派人接管城门,是打算看住了不让人出城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在下属眼里的忠正形象,等会说要降时,自己可得跟他们说明,自己是被他们逼的,不忍见下属没命。

    陆校尉答应一声,纵马往前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怎么过来了?”傅远德亲信听到这声音,转头查看,看到他过来了,惊讶地问道。

    就在他这转头的功夫,对面忽然窜出一人,这人动作迅疾,一手掐住他喉咙,扭住他手腕,转到身后在他膝盖上踹了两脚。

    右边的士兵们都还未明白过来怎么回事,片刻之间,这人就被押着跪在地上,双手反剪到身后。

    动手的人,正是钟有行。他把人制住后,有小兵递上一根绳索,他接过很利落地打了个绳结,将人给五花大绑了。

    “大胆,你们……呜呜呜!”这人想呵斥两句,嘴里马上被塞了臭布头。

    “大爷,小的好久没干这活,手都有点生了。”钟有行拍拍这人脑袋,懊恼地摇了摇头,转头跟玉栋请罪了一句,显然觉得自己拿人不够利索。

    傅远德正盘算着说辞,看到这变故,心中觉得怪异,他转头想质问陆校尉和玉栋出了何事。

    这一转头,却看到玉栋手里的刀正指着他,“傅远德,你不思忠君报国,竟然想要附逆,还不束手就擒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们……”傅远德看看玉栋,再看陆校尉那也拿了刀在手。

    “不要相信他们,他们想要开城门降敌,快点拿下这些人!这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傅远德倒还挺有急智的,一看情形不好,陆校尉和玉栋显然是打算对自己不利。

    他暗自懊悔自己那一百亲兵丢在府里没带出来,嘴上却是不慢,伸手一指玉栋,“这人和滕王的人有勾结!”

    “我们大爷可不会去勾结,倒是你傅将军府上,却真找到一个人证!这人自称是滕王密使,身上还带着滕王的信物。”

    长街尽头,又一行人走过来,领头的却是钱昌和赵全生,他们身后跟着一队人,当中也五花大绑地押解着一人,原来是那个滕王密使。

    钱昌一边说着,一边托起滕王密使的下巴,让大家看清那张脸。

    滕王密使嘴里也塞了布团,不让他喊叫。看那张脸上,青紫肿胀,嘴角开裂,显然是被胖揍过一顿。

    傅远德还想再说,背后传来风声。他直觉地低头,趴到马鞍上想躲开玉栋的刀。可惜,傅将军养尊处优了这些年,那大肚腩实在有点碍事。

    他反应很快,趴得也挺及时,只是,当他肚腩碰到马鞍时,他人却还只是微微弯腰。

    玉栋的一刀,结结实实地砍在他的背上。

    傅远德发出“啊”一声渗人的惨叫,这一吃痛,倒激出点血性,转身提刀跟玉栋拼命。

    玉栋死死看着面前这人,眼睛通红,手下刀刀都是要命的招式。

    就是这人,为了荣华富贵,害得师傅家破人亡!

    昨日为了自己逃命,纵容手下杀害百姓,不管百姓死活!

    为了活命,还想献城降敌,将润州拱手献出!

    陆校尉本来想上前帮忙,可看玉栋一刀快似一刀,明显占着上风,他要是过去压根接不上手。

    有傅远德的亲兵也想要上前帮手,一个响亮的声音喝道,“你们是永定的兵,还是他傅远德的兵?一个没骨头的软蛋,你们还去帮他!”

    戚石头因为胸口伤势颇重,没让他骑马,用一辆马车把他给拉过来了。

    他胸口有伤,可说话声音还是挺宏亮的。

    戚石头爱兵如子,嫉恶如仇,在松城、润州的口碑都很好。

    傅远德那几个亲兵被他这么一喝骂,有人犹豫地停步,也有人还是想上前助拳。

    钱昌和钟有行带着人一左一右看着,几下就也将这些人拿下了。

    这是,傅远德又发出“啊”的痛叫,他惊疑不定地看着玉栋,厉声喝问,“你这刀法,是跟谁学的?”

    “跟我师傅学的。”玉栋回了一句,抿紧唇又是猛攻,再没给傅远德说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傅远德格开一刀,指着玉栋说,“这人和叛军有勾结,他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想说“他是洪典的徒弟”,可是,玉栋一刀插入他胸口,他来不及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傅远德看着自己胸前的刀,有些不敢置信,再抬眼想看玉栋时,只觉得自己眼前一片血雾弥漫,然后,什么也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众人只看到玉栋一刀刺中傅远德,反手一刀割下了首级,等大家回过神,钟有行已经提起傅远德的首级,“傅远德伏诛,再有想要降敌的,跟他一个下场!”

    “这个密使怎么处置?”钱昌指指绑在一边的那个滕王密使。

    玉栋看向戚石头,“戚将军,您看如何处置才好?”

    戚石头大手一挥,一锤定音,“绑到城楼上,明天蜀军攻城的时候,直接砍脑袋祭旗!”

    那密使呜呜地想要说话,可嘴被堵住了,就算他舌灿莲花,也没施展的空间啊。

    这是玉秀的主意。

    傅远德这些人,厚颜无耻,说话之间倒打一耙的话,戚石头、陆校尉、玉栋等人,都不是口才很好的人。到时两边争议,耗时耗力。

    前世,玉秀在后院学到的一招,就是怕争辩不过的话,就不要给对手开口说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戚石头这么说,赵全生马上拎起那密使往城楼上推,兴冲冲地张罗绑人的事去了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