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1章 章 等待攻城

    玉秀本来是放心不下,听说城里百姓争相到南门来,也带了阿胜和一个护院出来看。

    现在看南门这里,玉栋振臂一呼,募兵热火朝天,自己没什么好担心的。

    她想自己还是在别的地方帮玉栋吧。

    看玉栋想过来,又不断被人拦住说话,她遥遥向玉栋挥手,自己带人离开南门。

    “大娘子,大爷刚才可真厉害,被他一说话,那些人都抢着要留下守城了。”阿胜一路不住口地夸玉栋,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。

    自己哥哥被人夸,玉秀还是高兴的,所以也附和地点头。

    三人和来时一样,护院在前开路,后面阿胜跟随,挤了一段路,才算走出这段人流涌动的南街。

    这城里人不会都挤到南街了吧?玉秀想起那年元宵节,街头也是这么拥挤。

    想到分龙肉时周明去抢了一段龙身,片刻间被人抢了,那副目瞪口呆的样子,她不由笑起来。

    随即笑容一收,如今被围困润州,也不知还能不能见到。

    她回到陆府,玉淑和玉梁两个正坐在院子里。

    洪伯柳絮几个陪着他们,显然都没睡过。

    玉梁到底年纪小,坐在椅子上,跟小鸡啄米一样点头,玉秀看他那头都要撞到石桌上了,连忙上前几步伸手挡在他额头上。

    玉淑眼睛都有点熬红了,看到玉秀回来,松了口气,小声说,“姐,你回来啦?小四不肯去睡觉,一定要等你们回来,我只好陪他等着。哥那边,怎么样了!”

    玉梁被玉秀的手一碰,惊醒了,听到玉淑的话,反驳说,“大姐,明明二姐自己很担心要等你们,我陪她等的。”

    洪伯柳絮也担心地看着玉秀,等她说说。

    玉秀一手一个,将玉淑和玉梁拉了起来,“不是让你们睡吗?熬夜对身子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大姐,到底怎么样啦?傅远德那个坏蛋,有没有抓起来?”

    “那些坏蛋全都抓起来了。”玉秀不想当着玉淑和玉梁的面说血腥的事,含糊应了一句,“好了,哥那边很顺利。很多人要当兵,明天会有很多人守城了。你们两个别管了,快点去睡会儿,熬夜对身子不好。不是让你们早点睡的吗?”

    “大姐,你说话的口气,和娘好像哦。你自己也是小孩,熬夜也不好。”玉梁嘀咕着。

    玉淑赞同道,“就是,大姐,你熬夜也不好,我准备了点心,你吃两口再睡。”

    玉秀应了,将玉梁送到房间里,怕他害怕,让随砚守在一边。

    她自己带着玉淑出来,洪伯正和阿胜站一起,显然刚才在说话。

    “大娘子,阿胜说,傅远德那个老贼……”

    玉秀点头“洪伯,是真的,师傅的仇报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太好了!老爷要是知道,肯定高兴。”洪伯想到洪天锡,不由想起他现在可是在蜀军做大将军,又为他辩解,“那些屠城什么的,肯定不是老爷下令的。老爷带兵,以前都是约束士兵不能扰民的。”

    他生怕玉秀误会,絮絮叨叨说了几件洪天锡的事。

    柳絮刚知道洪天锡就是蜀军大将军洪典时,很生气,尤其看到沿路那些追兵追杀百姓。

    现在听洪伯絮絮叨叨辩解,笑着说,“洪伯,我们知道了,都快天亮了,您也快睡吧,让大娘子和二娘子也早点歇息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,我真是糊涂了,高兴糊涂了,睡吧,大家都早点歇息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往外院去,柳絮送玉秀和玉淑到门口,也告退下去了。

    玉秀和玉淑这一天一直绷着,躺下来觉得比以前干了一天农活还累,头一沾上枕头,就睡了。

    一夜之间,城中青壮争相入伍。陆校尉写字写得手都抽筋了。

    最后,竟然募集了上万人。

    戚石头看着陆校尉捧着的那叠纸,笑得合不拢嘴,“奶奶的,有人了。这下老子可不怕了,等滕王来打,老子让他好看。”

    有一万多守军,他摩拳擦掌,恨不得马上和蜀军再决一死战。

    “戚将军,这些人都只是百姓,没打过仗……”玉栋看这些人,有点担心。

    这些百姓只是一时激愤,在家时有人可能连只鸡都没杀过。这要是上沙场,能行吗?

    自己昨日刚对敌时,可还有点荒神。后来才敢放手对敌的。

    戚石头一点儿也不在乎,“大郎不用担心。你看我们,谁不是小老百姓做起的?如今还不是能打仗能杀敌?”

    你们如武汉偶可是练兵练了好久,玉栋心里想着,张了张嘴,到底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再说他们要是不守城,真被屠城杀了,不是白死?”

    戚石头看玉栋还是有点不以为然,笑道,“大郎放心,上了沙场,武功高身手好的未必能活下来。要想活命,还得胆大眼亮敢拼命。”

    玉栋点点头,敢拼命的人,谁都害怕。

    眼看天色快亮了,陆校尉走过来,“戚将军,大郎,现在,我们可是有一万二千多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先拉三千人到城楼上,其余人快点歇着。”戚石头安排着,靠在马车上的身子却晃了一下。

    玉栋伸手去扶,触手一片滚烫,戚石头居然发热了,“戚将军,你发热了!”

    “没事,一点发热算什么,老子还能拿刀杀敌。”戚石头不在乎地说,可惜他那身体,不像他嘴这么硬,怎么都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钱昌就在边上,连忙帮着扶住,“快点回去躺着,伤口要是再绷开,可不是好玩的。”

    几人也不顾戚石头反对,将他送回去歇息。

    天渐渐亮了。玉栋站到城楼上,看到远处松城那片黑影,那些,可能就是蜀军吧?

    “恩公,他们什么时候来打啊?”昨夜说要为家人报仇的那个男子,已经换上军服,走到玉栋身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这么快,他们肯定得吃完早饭。”边上有人接口。

    “别管他们,我们先吃早饭,快点快点,先吃点。”

    有人抬了几筐白馒头,一人两个馒头发下来。

    玉栋也拿了两个馒头吃完,站起来时,看到松城那边黑压压一片人影移动。

    “大家小心,蜀军要攻城啦!”玉栋大喊道。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